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三十八回:金松藏身

麒零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客房里燃烧了一夜的炉火已经熄灭,此刻,壁炉里只剩下残留的一些暗红色火星,在一堆暖烘烘的灰烬里明明灭灭着。

麒零起身穿好衣服,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一阵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夹杂着一些白色的冰碴儿碎雪。他抬起头,沉甸甸的乌云压得很低,里面像是装满了冰冷的雨水,从天空飘落而下,半空中就凝结成了雪花。

庭院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将之前的漆黑残破掩盖了起来,整个世界像是焕然一新,洁白无瑕。

楼下传来浓郁的麦茶香气,和刚刚烘烤出的面包的芬芳。麒零的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几声,他关上窗户,朝楼下的餐厅跑去。

吃过早餐之后,莲泉把大家叫到了二楼宽阔奢华的会议室里。

会议室的中央有一张巨大的石桌,石材看起来有些斑驳,应该年岁已久。墙壁上挂着天束幽花家的族徽和刺绣着巨鹰图案的三角战旗,墙壁的正中挂着一张亚斯蓝全领域的手绘地图,地图非常巨大,上面的内容极其详尽,精细的工笔画将亚斯蓝的各处地貌都描绘了出来,极北之地的雪原,深渊回廊的茂密丛林,雷恩的沿海高大建筑,都以微缩的形式呈现在地图之上。

麒零仰着头,在地图上寻找着福泽小镇的位置,但是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他有些失落,但过了一会儿,就把这事完全抛到脑后去了。他看了看依然严肃地坐在会议桌两边的银尘、莲泉和幽花,默默地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他看了看自己左边毛茸茸的仿佛一个巨大雪球一样的苍雪之牙;又看了看自己右边因为身高太矮,坐在椅子上只能从桌面上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珠子和一双钳子的雪刺;又看了看离自己非常遥远,坐在主席桌位置正在研究地图的银尘和莲泉,以及他们身边一边听他们讨论,一边用鹅毛笔在羊皮卷宗上记录的天束幽花,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他有点感觉此刻巨大的会议桌两边,仿佛是两个阵营,一个阵营叫作“深谋远虑调兵遣将组”,而自己这边是“头脑简单卖萌为生组”。

麒零、苍雪之牙和雪刺,耸着肩膀耷拉着脑袋,齐刷刷地看着银尘和莲泉,他们仨的表情显得有点凝重和忧伤……

“要抵达囚禁之地,第一层需要突破的关卡,就是上古四大魂兽之一的祝福。祝福在魂塚底部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血色触手的数量也随着它在每一个月圆之夜的自体繁殖、自我分裂而逐渐增大,到目前为止,数量应该已经非常惊人。”鬼山莲泉看着铺展在会议桌上的一张手绘地图,指着魂塚底部的位置说道,“因为自体繁殖会耗损大量魂力,因此,月圆之夜也是祝福力量最薄弱的时候,是我们突破的最佳时期。但即使是这样,它的魂力都远在我之上,我催眠魂兽的天赋没法完全控制它,只能勉强骗过它。而且,如果我们不能在月圆夜结束前救出吉尔伽美什的话,我们将面对比之前数量更加惊人的祝福触手……”

麒零揉揉自己的耳朵,转过头左右看了看苍雪之牙和雪刺:“你们俩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吗?”

苍雪之牙和雪刺同时耸耸肩膀,它俩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惆怅……

“那就好,这样我多少觉得有些欣慰,如果连你们俩都听懂了,我的自尊心会受到严重的伤害,很可能会一蹶不振,英年早逝……”

苍雪之牙伸出毛茸茸的肉垫,在麒零的脑袋上善解人意地拍了拍。

麒零点点头,脸上重新露出微笑,他决定不再浪费精力去听鬼山莲泉和银尘此刻嘴里听起来像是魔法咒语般深奥难懂的对白,他伸出手和苍雪之牙开始猜拳,麒零快速地比画出了“剪刀”的动作,此刻,正平摊着自己毛茸茸的大爪子比画出“布”的苍雪之牙,瞪大了眼睛,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它的舌头从嘴里吐了半截出来,歪到一边,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雪刺吭哧吭哧地奸笑着,从桌上的果盘里用它长长的尖尾巴戳起一个苹果,放到了苍雪之牙的脑袋上顶着,苍雪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平衡,转头和雪刺开始比画。

结局没有任何悬念,苍雪之牙把毛茸茸的肉掌攒成一个拳头,迎面伸向此刻正探出钳子做出剪刀姿势的雪刺。

雪刺点点头,非常自觉地翘起蝎子尾巴,将一个苹果放到自己的头上顶起来。它非常愿赌服输,但是它并没有意识到它的智商有问题,它被套路了,因为它的钳子除了做出剪刀的动作之外,是没办法做出石头和布的……

“可是,现在离月圆之夜还有一段时间,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白银祭司一定会在月圆之夜到来之前,派出更多的人对我们进行追杀……”银尘抬起头,目光里闪动着几丝担忧。

“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在月圆夜到来之前,寻找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躲避白银祭司的追踪,同时进行必要的训练和准备。”鬼山莲泉点点头,她的声音听起来并不轻松,“但是,一旦走出这个大门,整个雷恩城,甚至整个亚斯蓝的国境内,到处遍布着白银使者,以及我们所不知道的专属于白银祭司的情报系统,随便我们去哪儿,都逃不过他们的监视……”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次!”天束幽花突然停下笔,从羊皮卷中抬起头,她从莲泉的话语里,隐约捕捉到了一丝一闪即逝的亮光,但是却仿佛深潜在湖水底部的银鱼,很快就消失了。

“我是说,我们随便去哪儿,都逃不过白银使者的监视。”鬼山莲泉看着幽花认真思考的面容,她感觉到她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她不知道自己刚刚话语里的哪个部分触动了天束幽花,于是她缓慢地重复着自己刚刚的话语,希望能够对她产生更清晰的提示……

“既然整个亚斯蓝到处都是白银使者,我们只要离开这里,就会被全面被监控,不管我们出发去哪儿,都会被跟踪。但如果我们不离开这里,等于是在原地等死……”天束幽花低声重复着,过了几秒钟,她的眼睛突然亮起来,“……如果这样的话,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试一试。”

莲泉看着天束幽花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神色,隐隐明白了天束幽花的打算,她点点头,脸上露出了赞赏的笑容:“我们今晚连夜出发。”

听到莲泉因为兴奋而略微升高的音调,麒零和苍雪、雪刺同时转过头来,头上还都顶着高高的一堆苹果,摇摇欲坠。

“我们要去哪儿?”麒零有点慌张。

“出城。”

麒零、苍雪和雪刺三个一惊,头上的苹果滚落到会议桌上。

暮色渐渐降临,已经快要圆满的皎月升上了寒冷的夜空,它的清辉在郡王府的门前投下了浓郁的树影,树影被风吹得晃动摇曳,扫过门前喧闹集结的车马队伍。

大大小小的精致行李箱被仆人和士兵搬运上马车,马车顶棚都覆盖着深蓝色的郡王府家族旗,鬼山莲泉四人,分别上了两辆最宽大的马车。

车队浩浩荡荡地出发,向着雷恩东面的城门飞快地前进。

十几匹骏马和无数华贵的马车从雷恩城中穿行而过,沿路的行人纷纷避让,所有人都对飞扬旗帜上的巨鹰图腾格外熟悉,他们都知道这是郡主的车队,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前往何方。

黑铁锻造的城门栅栏缓缓上升,穿着沉重铠甲的士兵目送着车马队伍消失在城外主干道的尽头,喧闹的城门恢复了平静。

城墙上的士兵举目望去,车马队伍在主干道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分成了三个方向,飞快前进,飞扬的尘埃很快落定。只剩下皎洁的月光,笼罩着城外葱茏的树野。

当城外近郊恢复宁静之后,路边的黑暗草丛里闪烁着几双明亮的眼睛。四个穿着漆黑斗篷的兜帽人,悄无声息地消逝在了夜色里。

漆黑的郡王府已经人去楼空,没有一盏灯火。巨大的建筑在黑暗里静默着,仿佛一栋早已废弃多年的没落望族的官邸。

巨大橡木上突然有一只夜莺被惊起,很快地飞进了厚厚的云层中。

沉重的铁门缓缓地开启,四个戴着兜帽的人,走进了郡王府空旷而黑暗的大堂里。

他们摘下兜帽,露出熟悉的五官。

“现在,整个雷恩城的百姓、士兵,以及隐藏的白银使者,都目睹了我们出城,我相信,白银祭司很快会派出追击的队伍,因此,郡王府就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麒零半张着嘴,看着莲泉和幽花,竖起了大拇指,嘴里忍不住啧啧啧啧地赞叹着:“搞这么大场面,他们应该会相信吧?而且还兵分三路,追我们的人就算半路追到了,发现马车里没有我们,肯定会以为我们在另外的道路上,等到三路追击猎手一碰头,他们肯定会质疑自己的人生吧,这都能跟丢……哈哈哈”

“虽然如此,但是,我们这段时间待在郡王府,还是要小心隐藏自己的魂力,毕竟四度王爵特蕾娅的天赋是大范围的魂力感知,不排除被她找到的可能。”银尘看着手舞足蹈兴奋不已的麒零,还是忍不住提醒他,天知道这个熊孩子是不是还是依然没事就骑着苍雪之牙在庭院的高空上翱翔……

“小心谨慎是对的,但是也不要太过担心,因为整栋郡王府都是由金松石建筑而成,所以,对我们来说,是最佳的掩护。”天束幽花接过银尘的话。

“为什么啊?因为金松石的香气会掩盖我们的味道吗?”麒零突然恍然大悟,“白银祭司是不是养了猎犬,会闻着味过来?”

“不是。所有皇室居所,大多都采用金松石的原因,一方面就像你说的,这种石材天然的香气高贵而内敛,符合皇室家族的地位和身份,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金松石内部那些金色的脉络,蕴含丰沛的魂力,魂力会随着香气的扩散而弥漫在建筑四周,从而为皇室家族提供巨大的能量补给。如果是普通建筑,在人去楼空之后,是不会有魂力异常变动的,如果出现魂力异常,则必然证明看似空旷的建筑里,一定有魂术师的潜伏。但金松石散发出的强大魂力场,足以将我们的魂力痕迹掩盖得忽略不计。”天束幽花抚摸着大厅光滑的墙面,对麒零解释着。

“所以,我才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鬼山莲泉看着恍然大悟的麒零,默契地接过天束幽花的话语。

“那接下来,我们要干吗?”麒零摩擦着手掌,有些兴奋。

“强化你和幽花的能力。”银尘看着麒零,认真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