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三十六回:投喂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水晶房间】

特蕾娅行完礼之后,从冰凉的古老石面上站起来。

此刻,那具白银祭司命令她前往深渊回廊寻找的小男孩尸体,已经冷冰冰地躺在了她面前的地上。尸体上盖着一层厚厚的白布,白布之下,是隆起的小小体型的轮廓。

特蕾娅抬起手掩住鼻子,有点难以忍受小男孩尸体带给自己的恶心感觉。

倒不是因为尸体腐烂发出的臭味——相反,尸体保存得相当完整,没有任何**的臭味,甚至带着一些凛冽的寒气,仿佛是松针在积雪里被冻结之后的气味。在深渊回廊如此潮湿阴暗、遍布菌类的原始丛林,尸体却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这非常不合情理。只能说,这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尸体了,它不再是骨骼血肉搭建的肉身,当特蕾娅走到牵引线的尽头时,她第一时间其实有一点怀疑是否牵引线的指引发生了错误,因为眼前的东西,是的,东西,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根本谈不上是尸体,准确地来说,它更像一个壳。

有点像蝉蜕,又有点像蟒蛇脱皮,它是一个拥有完整人形特征的透明的蛹。它有着清晰的四肢、头部、五官特征,然而,却没有骨骼没有五脏六腑没有血肉筋脉,它像是用水晶雕刻出来的一个空洞容器,材质有点半透明,不硬也不软,有点像是半干涸的凝胶。头部原本眼睛的部分,眼睑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两个茫然的空洞,往外冒着森然的寒气。空壳额头的部分,有一条几乎看不见的细缝,细缝上残留着一些黑色沥青一样的胶质,几乎快要消失不见了——当特蕾娅找到这具尸体的时候,牵引线正笔直地终结在额前的这条细缝上。

“白银祭司,您要我寻找的尸体,我已经带回来了。”特蕾娅抬起头,“不过我有点不是很明白,这具尸体——”

“你退下吧。”没有等特蕾娅说完,白银祭司冰冷的声音就从水晶墙面里透出来,打断了她。

“……是。”特蕾娅有一些意外,但是,她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浅浅地笑了。她瞄了一眼此刻在墙角阴影里等待的白银使者,然后没有停留,转身走出了房间。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十字回廊】

白银祭司房间沉重的石门缓缓开启。

之前一直在房间角落中等待的白银使者,此刻双手托着那具白布包裹的尸体,慢慢地走了出来。他的脚步很快,没有任何迟疑。

白银使者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十字回廊的尽头。

阴暗潮湿的走廊,很快恢复了寂静。

转角的阴影里,特蕾娅控制着脚步,轻轻地走了出来,她眨了眨眼,眸子变成混浊的白雾,周围的高墙、雕像、蓝色火焰、壁龛……全部消失不见,四周只剩下原始而彻底的漆黑,漆黑的深处,远远的,一个金色的光点正在渐渐远去。

特蕾娅扬起嘴角,飞快地跟了过去。

一开始,还是特蕾娅熟悉的格兰尔特王宫之下的地宫,然而,白银使者却一路往下,不断下沉。

周围的士兵和守卫渐渐稀少,很快,只剩下前方白银使者的魂力残留的痕迹,周围已经空无一人。特蕾娅看着越来越斑驳的墙面,年久失修的铜门,走廊角落偶尔甚至会出现青苔,他抱着这具尸体,这是要去哪儿?

一扇又一扇大门开启。

一段又一段台阶不断下沉。

特蕾娅心里渐渐升起一些不安。

一段螺旋而下的楼梯出现在特蕾娅的面前,古老的石阶通往暗无天日的地底。特蕾娅小心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以免在这个仿佛深井般的螺旋梯井里,发出巨大的回响。

台阶终于结束,一扇锈迹斑斑的大门出现在特蕾娅的面前,门没有上锁,刚刚白银使者就是消失在这扇门之后。特蕾娅的双眼白光汹涌,门后是一个走廊,往前不远处就是一个转角,转角处,三个白银使者手持利刃,无声守卫着。如果特蕾娅打开这扇大门,就会在瞬间暴露在三个白银使者的面前。特蕾娅收回感应,低下眼帘,沉默着。

从天而降的白色丝绸,仿佛狂暴的巨蟒,瞬间缠绕住三个白银使者,然后丝绸往屋顶盘旋而去,将他们高高吊起,反复缠绕,很快,屋顶角落上,就结出了三个白色的蚕茧。蚕茧不断地挣扎蠕动,仿佛里面的飞蛾正要破茧而出,但片刻之后,白茧不再涌动挣扎,彻底平静了。

特蕾娅沿着走廊一路往前,走廊里不时还会继续出现一段下沉楼梯,然后再平走一段。几次反复之后,特蕾娅终于到达了尽头。

一扇巨大的双开门矗立在她的面前。

双开门大概有十几米高,像是黑铁锻造般泛着光滑冷冽的色泽,但走近后发现是坚硬的石材完整切割而成,上面雕刻着循环交错的复杂花纹,看起来不太像是亚斯蓝近代的风格,应该是非常古老了。石门没有把手,也没有锁眼,只有两扇石门中间那道几乎不仔细看无法发现的细缝。

特蕾娅伸出手推了推,石门重愈千斤,纹丝不动。

特蕾娅再次发动大范围魂力感知的天赋,沉重的石门背后,白银使者的魂力正在渐渐远去,石门背后,除了白银使者的魂力之外,感应不到其他的异常。

特蕾娅将感知视线收回到眼前的石门上,很快,她发现了像是金色粉末般残留在石门上那些雕刻花纹凹槽中的魂力。看得出来,白银使者在门上留下的魂力极其微弱,几乎难以分辨,就像是数百年前壁画上残余的金漆,金色粉末在其中一些凹槽中延展,编织出了一个看起来仿佛加密的纹路。

特蕾娅伸出手,将掌心的魂力小心翼翼地沿着残留痕迹注入那些凹槽,魂力缓慢地流动着,拼凑出了一个中心对称的复杂花纹,看起来像是一张竖过来的嘴唇,特蕾娅看了一会儿,微微有些意外,她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但很快,就被一种隐隐的瘆人之感所笼罩。

沉重的石门慢慢地朝两边滑动开启,石门和地面接触的部分异常光滑,因此大门开启时无声无息。特蕾娅不由得有些庆幸,如果石门开启时发出沉重的轰隆声响,那么里面的白银使者一定会有所察觉。

特蕾娅悄无声息地潜入进去。

走进石门,光线竟然变得明亮起来。说是明亮,其实有些不准确。光线依然是昏暗的,只是原本的黑暗变得非常殷红,石门内部是一个巨大的地底深洞,庞大的洞穴底部,是一个腥红色的湖泊,洞穴里诡异的红光就是从这个湖泊的水底渗透出来的。湖水非常地黏稠,不像水,像血。洞穴的顶部有很多巨大的钟乳石一样的柱体倒挂而下,仿佛一根一根巨大怪兽的利齿高悬在头顶上方。

一条粗糙的石阶沿着洞穴的边缘朝下螺旋延伸,石阶的尽头,连接着一道石头桥梁,桥梁横在血色的湖泊之上,其实也不能说是桥梁,更应该说是一条从岸边延伸到湖中心的水面石路。

石路大概四五米宽的样子,一直延伸到湖心位置,尽头处是一个圆台,圆台的边缘是弧形的台阶,台阶的底部浸泡在血色的池水里。此刻,白银使者正抱着那具尸体,朝着湖心走去。

洞穴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恶臭里带着一丝黏腻的甜,像是在腐烂已久的内脏里揉进很多玫瑰花瓣后的气味,特蕾娅突然意识到,这是经血的气味,当特蕾娅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忍不住弯下腰,捂住嘴干呕了几下,她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因为在这个地底洞穴里,一点点小小的声音,都足以引起惊天动地的回响。

白银使者已经走到湖心的那个圆台上,他走到圆台边缘,走下两级台阶,把手里的白布打开,然后,将小男孩的尸体轻轻地放到血色的池水里,然后往湖面深处推过去。

小男孩的尸体缓慢地朝着远处漂浮而去,尸体在血浆上面浮浮沉沉,看起来说不出地阴森诡异。这是要干什么呢?是要埋葬这具尸体吗?水葬?但是如果是要埋葬的话,这么大费周章地寻找回来又是干吗呢?

特蕾娅忍不住往前探了探,洞穴太过巨大,湖面在很深的洞穴底部,光线昏暗猩红的视线尽头,特蕾娅似乎发现小男孩尸体前方的水面突然无声隆起,然后,一个小小的黑色尖角从黏稠的血浆里探出来,仿佛水底有什么怪物,正潜伏着朝尸体悄然靠近。

特蕾娅的瞳孔突然放大,她瞬间意识到白银使者究竟在做什么:他在投喂。

小小的黑色尖角仿佛鲨鱼的背鳍,在水面无声地滑行着。只从露出水面的部分来说,很难判断这是什么东西,体积有多大。特蕾娅发动起天赋,然而,却感应不到它的魂力状态,极其微弱,极其极其微弱……

特蕾娅像是被一种无形的诱惑吸引着,忍不住朝前走,她完全没有看到前面几步就已经是悬空的断崖,突然,一枚小小的石子被她踢下了石阶,石子在洞穴岩壁上滚动弹跳着,发出清晰的啪嗒啪嗒的声响。

特蕾娅迅速朝石门外退去。

白银使者回过头,看了看洞穴上方石门入口处,石门紧闭着,没有任何动静。他回过头,继续等待着,黑色的尖角,已经游到了尸体的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