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三十二回:镜战

麒零从温泉浴池里起身,拿起浴池边的厚实毛巾将身体擦干,然后拿过刚刚一个仆人送进来的崭新的衣服,他有点犹豫,但是之前的衣服已经被拿去清洗了,所以没办法,也只能换上这身对自己来说,有点过于华贵的衣服了。

于是他站在墙边竖起的铜镜面前,系上领口那枚镶嵌着蓝色宝石的扣子,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茫然。

这套衣服比起之前银尘送给自己的那套皮草披肩的软牛皮铠甲来说,显得更加华贵,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礼服了,感觉像是非常隆重的场合才会用到。衣服的胸口用非常暗的黑色金属丝线刺绣出了一个非常低调的鹰的图案,肩膀和袖口,都密集地装饰着切割精致的黑色宝石,衬着修身的暗蓝色丝绒,像是夏季闪烁着灿烂繁星的夜空。

麒零摇了摇头,心里想着,等银尘送给自己的那套衣服洗好晒干之后,还是换回来吧,这样穿着走在街上,感觉有点过于浮夸了……

突然,从浴室入口处,隐隐传来一声痛苦的尖叫。

那是天束幽花的声音。

麒零立刻往外面冲去。

天束幽花的头发被一只有力的手抓着,朝阳台拖去,被扯紧的头皮和在地面被擦破的膝盖,都传来清晰的剧痛。

“你要带我去哪儿?!你有本事杀了我!”天束幽花用力地挣扎着,喉咙里发出混合着愤怒和恐惧的呐喊。

“你以为我不想?”幽冥弯下腰,伸手掐住幽花的脖子,然后用力提了起来,她的双脚在幽冥巨大的力气之下,渐渐离地,她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来,无法呼吸,双眼的视线渐渐模糊,幽冥那张邪气而嗜血的面容,仿佛被雾气笼罩着,扭曲而疯狂。

幽冥仰头看着被自己单手掐着喉咙高高举起的天束幽花,她太阳穴上的血管在皮肤上跳动着,像是要爆裂一般,她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她的胸膛里发出混浊的窒息声响,眼神散乱而痛苦。他享受着眼前濒死的景象,像是在欣赏一幅精美的画卷。

突然,他朝身后猛地回头,另一只手飞快地在自己眼睛前面用力挥舞,“叮――”的一声锐响打破了空旷院落的寂静。幽冥侧过头,一柄秘银短剑,已经随着自己刚刚的挥手,而钉进了他旁边的那根石头柱子,短剑一半剑身已经没入坚硬的石材,如果自己刚刚动作慢一点,此刻,短剑就不是插在柱子上,而是自己的脸上了。

他收回手掌,看了看自己手背上被划开的刀口,一条非常细的红线,正在手背上渐渐晕开,然后凝聚成血珠。幽冥笑了笑,把手背放到嘴边,轻轻舔了舔,伤口缓慢地愈合起来。

“哟,果然,这么多人来找你,看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重要嘛。”幽冥的视线顺着刚刚激射而来的短剑望去,阳台对面的屋顶上,银尘和莲泉迎风而立。他们两人白色的战袍和铠甲,在黑夜中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他把天束幽花放下来,挡在自己面前,他从天束幽花的身后伸出胳膊,紧紧地将天束幽花勒住,动弹不得,不过至少,天束幽花恢复了呼吸的自由,她猛地吸了几口气,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你有很多的剑吧,再来几把,朝我这里射,别打偏了哦。”幽冥把脸枕在幽花的耳边,看起来像是男子从身后拥抱着自己的恋人,他朝着远处的银尘,充满嘲讽地说。

“堂堂二度王爵,竟然要躲在一个小姑娘背后,你不感到羞耻吗?”鬼山莲泉的声音里,明显地带着愤怒和不耻。

银尘和莲泉从对面屋顶上凌空跳下,穿过庭院,朝着幽冥的位置飞掠而来。

“啧啧啧,你长得这么好看,你说什么都对,我听你的。”幽冥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鲜血,瞳孔里闪烁出金色的光芒,“不过,这么漂亮的庭院,有点可惜了啊……”

天束幽花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就突然听见冰晶密集生长的声音。她抬起视线,看见整个庭院中已经密密麻麻地开始生长出黑色的冰晶来,无数黑色的冰晶从土壤下破土而出,不断簇拥生长,仿佛疯狂的荆棘,沿着地面、墙壁、喷泉、雕塑……朝着一切可以附着攀爬的东西蔓延而去,像是黑色的梦魇企图将一切吞噬。庭院内原本茂密浓郁的树木和花朵,在触碰到这些冰晶的瞬间,都纷纷枯萎凋谢,发出白色的寒气……

莲泉突然拉住正在疾跑的银尘,然后伸手朝旁边的墙壁上投掷出一根锁链,用力地将两人拉向墙壁,两人瞬间离地而起,仿佛两只蝙蝠一样,挂在三楼的屋檐之下。

“小心,冰晶有毒。”鬼山莲泉看着脚下疯狂蔓延的黑色冰晶,皱起了眉头,“这已经不是简单地操纵水元素了,他应该是将自己和某种带有剧烈毒性的魂兽进行过熔炼,所以他才能够……”

“不是熔炼……”银尘看着庭院里大面积枯死的植物,低声打断莲泉,“这是他的魂兽所赋予他的新的能力。”

“他的魂兽?”鬼山莲泉看向银尘,“是毒蛇之类的吧,他看起来就像一条冷血的蛇,没错。”

“不是,是上古四大魂兽之一的诸神黄昏……”银尘的声音有一些不易觉察的颤抖。

鬼山莲泉沉默了,她明白了银尘眼里的担忧和恐惧。

“如果幽冥释放出诸神黄昏,以你现在的能力,能够将其催眠吗?”银尘看着莲泉。

“不能……我顶多可以干扰它,但是完全控制它,是不可能的。上古四大魂兽级别的,都无法被控制。”莲泉顿了顿,“不过,我觉得幽冥不敢轻易放出诸神黄昏,因为他知道我的天赋是对魂兽进行催眠,他在雷恩海战的时候,就没有冒险,而且,释放魂兽之后,魂力会持续处于剧烈消耗的状态,虽然他看起来狂暴野蛮,但我相信他的心思极其缜密……”

“嗯,不过这些黑色冰晶,也不好对付……”银尘看着脚下渐渐朝着墙壁上攀爬而来的冰晶,声音里的忧虑越来越重。

莲泉双眼突然金光大放,汹涌的魂力一瞬间像是浪潮一样将整个庭院覆盖淹没。

无数锁链从地面和三面合围的建筑外墙上爆炸而出,仿佛飞梭一样在空气里快速编织交错,四处连接,哗啦啦的锁链声响震耳欲聋,很快,庭院上空就已经编织出了一张横七竖八的巨网。

莲泉和银尘飞身跃上锁链,两人凌空踩着锁链,飞速地冲向幽冥。

幽冥看着整个庭院上空被架起的锁链巨网,嘴角的笑意变得冰冷。他抓起幽花的衣领,朝阳台外面一扔,幽花尖叫着,朝着庭院下方的尖锐冰晶坠落而去。

银尘和莲泉看见坠落的幽花,大吃一惊,然而,他们的距离太远,根本无法出手营救。突然,地面上的黑色冰晶像是有知觉的生物一样,迅速分散开一块干净的空地,幽花重重地摔落到地面,发出一声惨叫,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黑色冰晶又迅速地聚拢,锐利的冰棱交错生长,将她困在黑色的剧毒牢笼中央。

幽花生气地一拳砸在黑色冰晶之上,剧烈的疼痛瞬间闪电般刺进她的脑海,她触碰到冰晶的皮肤像是被烈火焚烧过一样,迅速焦黑了一块。她缩在牢笼里,不敢再轻举妄动。

幽冥冷哼一声,从手上凝固出一把黑色冰剑,从阳台跃出,他跳上锁链,朝银尘和莲泉快速地冲去,他的动作极快,在锁链上几乎如履平地,夜风吹动他的披风,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只暗夜的飞鸟。

四处横躺的士兵尸体,让麒零的心愈发抽紧。他加快了脚步,飞快地朝着此刻魂力汹涌的庭院冲去,以他的感应来说,此刻,庭院里正在迸发一场剧烈的战斗。

他冲出官邸的大门,迎面看见已经变成冰天雪地,不,应该说是漆黑冰窖的庭院。庭院上方无数锁链错综复杂地编织缠绕着。

银尘、莲泉、幽冥,他们三人此刻正如同蜘蛛网上的三只小虫,彼此剑拔弩张地对峙着。

幽冥看了看两人脚下的锁链,目光一路追逐,然后他突然飞跃而出,伸出手,在密密麻麻的锁链中准确地抓住一根,黑色冰晶瞬间从他的掌心蔓延而出,朝着银尘和莲泉逼近,黑色冰晶包裹住锁链的同时,剧烈的毒性开始对锁链进行腐蚀,很快,莲泉和银尘所站的那根锁链断裂成了碎片,他们迅速跳跃到另外的锁链之上。

幽冥冷笑着,身形再次展动,宽大的披风像是黑色蝙蝠,他在空中画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四五根锁链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

锁链被不断地腐蚀断裂,莲泉和银尘被迫朝着下层锁链持续跌落,勉强稳住身形。

莲泉催动魂力,迅速在庭院中召唤出更多的锁链。

幽冥心里暗暗吃惊于莲泉的变化,她的魂力强度和永生岛海战时,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甚至无法判断,自己和她究竟谁的魂力更强。

而战局变化,就发生在幽冥分神的这一个瞬间,莲泉腾空而起,从空中甩出两根新的锁链,迅速拉紧,银尘紧随而上,在锁链上释放出一面盾牌,盾牌平放在两条锁链中间,莲泉拉着两条锁链,朝高空飞掠,突然倾斜的角度让踩在盾牌上的银尘朝幽冥飞快地滑去。然后,莲泉双臂用力一拉,借助锁链的力量,将自己也一起拉向幽冥。

“银尘!莲泉!我来帮你们!”

听见麒零的声音,银尘吃了一惊,他回过头望去,看见麒零已经冲上了锁链,然而下一秒,他就开始在锁链上摇摇晃晃,根本无法稳住身形。

“你别过来!”银尘朝麒零厉声道。

幽冥被莲泉手中突然幻化出的巨剑扫中,整个人朝地面坠落而下,然而,就在他快要接触到地面上的冰晶的时候,他挥手一扫,地面上的黑色冰晶立刻缩回泥土之下,清理出一圈安全范围。他在地面上翻滚几下,卸去了下坠的冲撞力度之后,重新站了起来。

他看着此刻高高凌驾在锁链之上的魂力强盛的鬼山莲泉和银尘,又看了看摇摇晃晃的麒零,他冷笑起来。

“你走吧,我们不想杀你。”银尘冷冷地看着下面的幽冥,尽量不要激怒他,以免幽冥变成失去理智的困兽,而释放出诸神黄昏。

“谁说我要走啊?我刚热身好,还没开始玩呢,怎么会走?双身王爵又怎么样,不过五度六度而已,再加上一个最不顶用的七度,你们真以为自己能翻天啊?你们还记得我是几度王爵吗?”幽冥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喉咙,他的掌心随着他抚摸的动作从指缝中漏出金光。他突然转过身,朝自己身后用力地往地上一砸,一面巨大的黑色镜面,仿佛从天而降般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面朝着镜子,不羁而又邪气地朝着镜面轻轻亲吻了一下。

两个投影从死灵镜面中缓缓走出,一左一右地站立在幽冥身边。

幽冥转过身。

三个幽冥看着此刻呆在巨网上的莲泉、银尘和麒零,他们就像是三只孱弱的小小昆虫,徒劳地在巨网上挣扎着。

他勾起邪气而英俊的嘴角,露出白色的尖牙,那是属于捕食者的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