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十五节:沸血鼓点

鬼山莲泉反手伸向自己的耳背后方,抓住从脖子上刺破皮肉长出来的一把剑的剑柄,然后用力地把那把巨大的长剑从身体里拔出来,整个脖子到后肩,被划开一道手掌宽的血口,深可见骨。她反手朝下一挥,黏在剑锋上的血“啪”的一声甩在地上。后背翻涌开的皮肉,缓慢地愈合到一起,把刚刚露出来的白骨肌腱,重新包裹起来。

莲泉右手拿着长剑,剑身斜斜下垂直指地面,周围的空气里,大量水汽纷纷凝聚成细小而锋利的冰晶,这些冰晶迅速地卷动起来形成气流,像是一股一股半透明的丝绸,朝着剑身吸纳,周围的光线像是水流一样汩汩地汇聚,随着气流注入宝剑的内部,整个剑身泛出月光的象牙白,空气里是呼吸频率一样起伏的“嗡――嗡――”的剑吟声。

“了不起的【魂器】呢,既然这样……”神音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到后脑勺上,像是摘下发簪般动作优雅地,从颈部脊椎里拔出一根细细的柄,“我也陪你玩玩吧。”说完,她像是把自己软绵绵白花花的脊髓从后颈处扯了出来一样,将一根手指粗细的银白色绳状物体,从脖子后面缓慢地拔了出来。她的眼睛半垂着,表情动人而又妩媚,像是高贵的公主睡前解开发髻一样。

她轻轻地把这条银白色的鞭子绕在手上,然后抬起手揉了揉后颈,那个血洞迅速地愈合了,留下一片光滑雪白的肌肤,完全没有任何痕迹。

“来。”神音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起来,她的脸上笼出一层寒霜般的白雾,银白色的细鞭子朝地面用力一甩,尖锐的鞭头“砰――”的一声刺破她脚下的岩石地面。

鬼山莲泉突然感觉到一阵闪电般迅捷的魂力从岩石下面穿刺过来,“来了!”她把巨剑朝脚下的岩面一刺,轰然一声爆炸,碎石朝四周激射,地底深处发出诡异的惨叫声,像是有什么活物被刺中了一样。但随即,鬼山莲泉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眼前倏然一花,而后一口鲜血就从她嘴里喷了出来,一个来不及看清的瞬间,白色软鞭犹如一条灵动的白蛇,闪电般从剑身旁边的地面蹿出来,洞穿了她的腹部,鞭头从莲泉的后腰刺穿出来,立刻如同食人花一样撕裂成五瓣倒刺紧紧抓牢了莲泉后背的血肉,鞭头上渗出一些白色的黏稠物,像是蛇牙上的毒液。远处,神音同样露着森然的白色牙齿,她的笑容诡异而恐怖,“痛吗?”神音用力地把手一扯,鬼山莲泉轰然朝下面坠去,整个人重重地砸在岩石地面上,无数裂痕和碎石,空气里爆炸出大团尘埃。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森林】

梦境里是天空呼啸的大风,吹散了每一片厚实的黑云。

浑圆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头顶,把凛冽而凄冷的白光洒满整个树海。死寂的森林被如水的月色浸泡着,透着些怪异的安详。

突然,遥远地平线处的黑暗里,传来沉闷的声响,像是一记重鼓,然后鼓声越来越快,咚咚咚咚……沉闷而急促地从地平线上黑压压地滚来,仿佛一场不断逼近的暴雨。

麒零就是被这样的鼓点惊醒的。

他睁开眼睛,刚刚适应头顶雪白的月光,瞬间一个黑影压到自己身上。麒零刚要惊呼,嘴就被捂住了。他睁大惊恐的眼睛,看清楚压着自己的人是银尘之后,大松了一口气。但随即,脸刷地红了起来,整个人的温度瞬间升了上去。

“你……要干吗?”麒零的嘴被银尘用力地捂着,发出含混的声音来。离自己鼻尖只有几寸距离的银尘的瞳孔,像是波涛汹涌的黑色大海。

“你……你要干吗?!”当麒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银尘冰凉而修长的手指已经撩开自己的衣服滑了进去的时候,他整个人像是烧红了的虾,用力挣扎着企图弹起来,但又被银尘压得死死的,动弹不了。

“不要出声……”银尘低声道。

“……你干什……见鬼啊你!”麒零忍不住开始骂娘,但银尘的手已经绕过麒零的腰,从背后伸进了他的裤子……

“你疯啦!……你他妈摸哪儿啊你!!”麒零面红耳赤地吼出声来,同时,尾椎处立刻传来一阵刺痛骨髓的寒冷,像是一道闪电冲进了他的身体。麒零两眼瞬间一黑,失去了知觉。

银尘把全身结冰凝固的麒零抬到一块巨大的岩石背后放下。他看了看面前被包裹严实,像是一座冰雕一样的麒零,然后背靠着岩石坐下来,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但是他的心跳却越来越快,他不断地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心跳平缓下来。

远处密集的鼓点声越来越响越来越重,不断有树木被折断的“咔嚓咔嚓”声响沿路逼近。

银尘压抑着自己内心疯狂翻滚的恐惧和血脉里不断被那些鼓声激荡起的魂力,他闭上眼睛,把全身的魂力消除,所有金色的魂力沿着魂路全部快速地流回爵印里封存起来。他身体上作为一个王爵的所有迹象在渐渐消失。

“隐藏魂力……不要被发现……不要被发现……”

爆炸般密集的鼓声已经近在耳边,庞大的钝声一下一下,如同巨大的铁锤砸向胸口。从高空俯视,会发现在茂密的树海中,无数参天的巨大树木正在诡异地沿路倒塌,仿佛是有一条巨大的蛇正在游过高深的蒿草,蛇行之处留下的草痕。

头顶的天空上是一阵接一阵类似巨大昆虫发出的“吱――吱――”声,听起来像是锋利的金属在彼此切割,声音里蕴藏着一种诡异的力量。每当声音响起,空气里顿时震开一道透明的涟漪,当涟漪波动到身旁的时候,爵印里的魂力像是发疯的困兽一样,想要撕碎牢笼冲出来。银尘靠在岩石上,目光涣散,嘴角源源不断地涌出赤红的鲜血,染红了他胸前白色的衣襟,他的身体不时轻微地抽搐着。“吱――吱――”他英俊的面孔此刻扭曲得有些恐怖……每一寸肌肤,每一根血管里的血液,都被这种诡谲阴森的叫声激荡得如同滚水般沸腾,爵印里的魂力已经失控,纷纷涌进了密密麻麻的魂路,银尘的身体被金光笼罩,魂路里的魂力横冲直撞,似乎已经难以抵挡这种叫声的勾引,想要刺破皮肤从身体里逃逸而出,银尘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座难以压抑的临界喷发的火山……

他僵硬地转过脖子,看了看包裹在冰晶里安然沉睡的麒零,他微微笑了笑,露出带血的牙齿,随即抬起头,用最后剩下的清醒目光,看着自己头顶缓慢爬行而过的庞然大物。

黝黑外壳反射着森然的月光,望不到头的庞然身躯扭动着前行……密密麻麻的细长之脚,仿佛长满了锐利毛刺的石柱交错移动着,每一次移动都重逾千斤地砸向地面,整个森林里擂动着巨鼓般的轰然声响……

“为什么……【诸神黄昏】……它怎么会在这里……这不可能……”银尘的目光终于在皎洁的月光下失去了光泽,一片黯然。

他胸口雪白的衣襟,挂着一片渐渐凝固的凄凉的血痕。

从没有丝毫云朵遮盖的天空向下俯视,这片静谧的原始森林中间,一条如同雄浑山脉般巨大的黑色蜈蚣,正缓慢弯曲地朝前爬行,所到之处,树木交错断裂,泥土碎石沿着它路过的地方四散迸射,成千上万条巨大的腹足交错起伏地砸向地面,好多裂缝蔓延在森林的地表上,天地间一片末日崩坏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