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三十回:牵引线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垠。

冬日的海面上晃动着一些残碎的浮冰,寒气夹杂着海水的腥味,月色下的大海,有一种凄凉的萧瑟。

寒冬季节里,飞鸟基本都待在崖壁的石穴中,很少外出,它们瑟瑟地挤在一起取暖,不时发出一两声孱弱的鸣叫,在轰然的海浪声里,几乎若不可闻。

银尘站在悬崖边上,发现鬼山莲泉早就已经醒了。

她站在悬崖的边缘,风吹动着她的长袍往身后飞扬开来。银尘站起身来,和她打了个招呼。莲泉转过头来:“你休息得还好吗?”

“还行。”银尘点点头,“你呢?”

鬼山莲泉没有回答,但其实不用回答,银尘也能够感应到她身体内部充沛而强大的魂力。尽管隔着一定的距离,而且她此刻丝毫没有释放体内的魂力,但魂力的强度级别和之前的鬼山莲泉已经是天壤之别。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体内两种截然不同的灵魂回路已经彻底融合到一起,她纤细而轻盈的体内,如同困着一个汹涌的金色大海,时刻都能咆哮出滔天巨浪,足以将天地吞噬。

“你准备好了的话,那我们就出发吧。”银尘看着鬼山莲泉说。

“如果想要营救吉尔伽美什,单靠我们两个,可能不够……”莲泉看着银尘,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们还需要一个人。”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十字回廊】

幽蓝的火焰将石阶下的黑色水面照得波光粼粼,深不见底的池水发出森然的冷光,像是一池毒蛇的齿液,水面上浮动着一层浓厚的白雾。

特蕾娅和幽冥走过水面上浮起的石阶,两人没有说话,并排地行走在通往白银祭司房间的十字回廊中。

他们两人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默契地同时抬头看了看中间那个大门紧闭的房间,他们互相使了一个眼色,彼此心领神会。然后,特蕾娅转身走向了右边的房间,幽冥则朝左边走去。

空旷的十字回廊里响起沉重的石门开启的声音,然后又缓缓关闭。

心脏重新恢复了彻底的死寂。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白银祭司房间】

幽冥站在剔透的水晶墙前,脸上收起了他平日里玩世不恭的邪气笑容,但他并没有下跪。他只是静静地站着,等候着白银祭司的命令。

“幽冥,你尽快前往雷恩城,务必赶在鬼山莲泉和银尘之前,将天束幽花带回帝都。”白银祭司低沉而略带金属色泽的声音,从水晶墙壁里传递出来,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而且,务必将她活着带回帝都。”

“天束幽花?我不是很明白……”幽冥锋利的眉毛略微皱了起来,他的瞳孔像蛇一样微微缩小了一圈,“据我所知,她身体里的灵魂回路是残缺不全的吧?一个半废物一样的使徒,带回来干吗?如果是要清理的话,我直接前往杀了她不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

“鬼山莲泉和银尘想要营救吉尔伽美什,天束幽花会是他们能否成功的关键之一。我想,你应该也不希望吉尔伽美什从囚禁之地被营救出来吧?要知道,当初你们三个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将他囚禁的,他如果出来,首先要寻找的就是漆拉、特蕾娅和你吧?因此,你要在他们营救计划启动的初始阶段,就从内部瓦解他们的力量。”

幽冥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我是杀戮王爵,我只负责杀戮,天束幽花这种废物,随便派几个白银使者就能够将她带回来了,我没必要――”

“无需多言,尽快前往。”白银祭司冷冰冰的声音,将幽冥的话打断。

幽冥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朝门外走去。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白银祭司房间】

特蕾娅恭敬地单膝跪在冰冷的石头地面上,她的嘴角勾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让她本来冷艳的面容多了几分妩媚。她漆黑的头发被高大的水晶墙面发出的蓝光勾勒出油亮的边缘。她没有说话,房间里面,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尽管她低着头,但注意力都集中在此刻站在房间黑暗角落里的那个白银使者身上。他像一个鬼魅般躲藏在阴影里,双手捧在胸前,姿势非常怪异。

“白银祭司,请问这次召唤我的任务是……”特蕾娅沉默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

“这个任务,只有你能够完成。特蕾娅,你需要立刻出发,前往深渊回廊,寻找并带回一具小男孩的尸体。”白银祭司的声音从墙面内传出。

听到“小男孩的尸体”几个字的时候,特雷娅的睫毛轻轻动了动,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抬起头,微笑着问道:“小男孩的尸体?白银祭司,我刚刚没听错的话,你说的是深渊回廊吧?峡谷中遍布各种凶残的魂兽,就算一百具尸体,也早就被吃得干干净净了吧。”

“你不用担心,没有魂兽会想要吃那具尸体,它们连靠近都不会。我相信,那具尸体周围很大范围内,都不会有任何魂兽愿意逗留。”

特蕾娅心里大概明白了,但是,她依然维持着茫然的表情,她微微皱起的眉头,在表达着她的不懂――不懂,就表示能够继续发问,只要继续发问,就能获取信息,能够获取越多的信息,就越能够在这个血腥的杀戮世界里,活得越久。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白银祭司,我的天赋虽然是大范围的魂力感知,可是,我想,一具尸体应该是没有魂力的吧?我的能力在这个任务上反倒有点没有用武之地啊……而且深渊回廊地域辽阔错综复杂,峡谷内瘴气沼泽丛林密布,这搜寻难度也太大了吧,那么多凶恶猛兽,我一个人……派出几十个白银使者去找,我想比我单独去找更加有用吧?”

“特蕾娅,你不用过分谦虚,你有神级盾牌‘女神的裙摆’保驾护航,就算面对万千魂兽,你也一样如入无人之境。”

白银祭司的话音刚落,一直站在角落里的白银使者就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朝着特蕾娅慢慢走过来,随着他渐渐靠近,特蕾娅看清楚了,他一直在阴影里维持的那个双手捧在胸前的怪异姿势,其实是因为他一直抱着一个漆黑的盒子。盒子上面雕刻着极其繁复的花纹,看上去像是黑檀木的材质,但是却闻不到檀木的木香,相反,有一种……有一种若隐若现的血腥气味,像是在血液里浸泡了很久之后发黑的木头雕刻而成。

特蕾娅微微调动起天赋,不经意地把魂力感知朝白银使者手上的盒子笼罩过去,像是一缕清风吹过,几乎让人毫无察觉。然而,一阵冰冷而又锐利的刺痛,在特蕾娅的感知魂力刚刚覆盖到盒子的瞬间,就立刻冲击进了她的脑海。

她的心跳被这种瞬间而至的剧痛刺激得陡然加快。

“你不用悄悄试探。”白银祭司的声音响起,“这本来就是用来给你感应的。”

白银使者走到特蕾娅的面前,慢慢地打开了盒子,特蕾娅把目光投向盒子内部,她的瞳孔瞬间缩小了――盒子底部,是一摊黏稠的黑色液体,像是流动的黑色金属,而且,那团黑乎乎的黏稠物看起来似乎是活的,正在不断地挣扎,不断地尖叫,不对,不应该说是尖叫,耳朵里完全没有声音,但是脑海里却充满了凄厉的惨叫声,像是几千个婴孩被同时焚烧时的那种能够摧毁人所有理智和情感的声音,非常清楚地,在脑海里回荡着――一种听不见的声音。

“你标记一下这种魂力的感觉,以此作为线索进行搜寻,我想,你很快就可以完成任务了。”白银祭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冰冷。

然而,更加冰冷的,却是特蕾娅的手心。她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勉强压抑下自己的慌乱:“标记?……您是指……”

“你的天赋早就已经从单纯的大范围精准魂力感知进化出了新的能力不是吗?一旦猎物被你的感知天赋锁定,就会自动在猎物身上留下标记,这种标记就会在你和猎物之间拉出一条无质无形的牵引线,无论猎物逃到天涯海角,除非你魂力耗尽,否则,只要你不主动切断这条牵引线的话,那么它无论逃到任何地方,和你之间相隔多少距离,都如同近在眼前,而且,这种标记引发的牵引,不会受任何物质的阻隔,固体、液体、磁场……所以,被标记者就算躲到海下,藏到地底,也没用。我说得没错吧?”

特蕾娅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只是特蕾娅,你应该记得作为侵蚀者需要遵守的其中一条准则吧?如果天赋属于进化类天赋,那么产生新的能力之后,必须向白银祭司报告,将新能力记载留案。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上报呢?”

“对不起,白银祭司。”特蕾娅的心跳越来越快,她担心暴露的并不是“标记”,而是……她低下头,把自己的目光掩藏起来,“因为我对进化出的这种能力还有困惑,没有完全搞清楚,我本来打算弄清楚了之后再向您汇报的……”

“你是不是在困惑,标记引发的‘牵引线’对魂力的耗损实在太大?”

“是……”特蕾娅的心跳渐渐平稳下来,她明白,白银祭司知晓的信息远远超过自己的预料,所以,最好的应对,就是和盘托出――和盘托出次要秘密,牺牲次要秘密,守住重要秘密,“一旦标记完成,猎物开始逃逸,我的魂力就会越来越快地耗损,因此,除非我有把握短时间内追上猎物,不然一般情况下我都不敢轻易地进行标记,否则,当我追上猎物的时候,我的魂力已经耗损得非常严重,我和猎物之间的关系反而会逆转,把自己变成一个自投罗网的猎物……”

“‘牵引线’对魂力的耗损程度,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时间,也就是从标记时刻起开始计算,到标记终止的这段时间,一个是空间,也就是猎物和你之间相隔的绝对距离,所谓绝对距离就是不考虑任何路径阻隔,你和猎物之间的直线距离。猎物逃逸的过程,其实就是这两个因素同时增加的过程……”

“所以说,这种新能力对魂力的剧烈耗损是有可能避免的吗?”特蕾娅抬起头,目光里闪动着明显的兴奋。

“是的,可以大幅降低,原则上,标记者可以将‘牵引线’的魂力消耗,降低到忽略不计的程度。”白银祭司的声音听起来依然冰冷,但是,却隐隐有一种别样的意味。

“那要怎么做才可以呢?”特蕾娅尽量让自己的发问显得真诚而又急切,但是,她真正想隐藏的,却并不是这个。

“等你顺利执行完这次的任务之后,作为奖励,我可以告诉你相关的解决方法。”白银祭司说道,“其实你这么聪明,应该能够想得到啊?亚斯蓝领域内,有一个人,正好同时精通时间和空间两个因素啊……”

“我明白了……谢谢白银祭司提醒。”特蕾娅突然明媚地一笑,“为了避免和深渊回廊外围魂兽不必要的战斗,那就麻烦让三度王爵漆拉制作棋子,将我直接送往深渊回廊的核心地带吧……”

“不要自作聪明,没有让你现在就去研究漆拉。”白银祭司打断特蕾娅的话,“他有别的任务正在执行,你需要自行前往。”

“漆拉的任务是……?”

“你尽快前往。”

“是。”特蕾娅脸色尴尬,悻悻地站起来,她忍着脑海里的剧痛,用魂力感知将那团黑色的液体笼罩起来,做出了标记。

一条只有她自己可以看见的牵引线,将盒子里的漆黑液体和特蕾娅连接了起来,但非常奇怪的是,从特蕾娅的位置,突然又射出了第二条牵引线,它笔直地穿透石壁,消失在视野尽头,特蕾娅明白,第二条牵引线,射向了遥远的深渊回廊。

“那我立刻前往了。”特蕾娅低头告退,“在我魂力没有耗损完之前,我要尽快到达深渊回廊。”

“去吧。”

厚重的石门在特蕾娅身后关闭,她一直紧紧吊起的心脏,重新落回了胸腔里。她的后背上已经是一片**的冷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