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二十八回:三音一线

“我只是简单帮他愈合一下而已。”漆拉回过头,用“你有什么意见吗”的表情,冷冷地看着特蕾娅。特蕾娅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嘲讽了一声,然后站在边上冷眼看着这一切。

“而且我这点魂力,对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漆拉放下手,看着特蕾娅,“你根本无法想象他的魂力到底有多强。”

“呵呵,看你说的……”特蕾娅掩着嘴,哧哧地冷笑着,眸子里是寒光四射的雪点,“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在逗我开心吗?你忘记我的天赋是什么了?”

“那你就应该很清楚,如果吉尔伽美什不赶快恢复战力的话,我们可能都会死。”漆拉冷冷地看着特蕾娅,“你应该感应得到,宽恕已经差不多快要完全觉醒了吧?”

“我当然感觉得出来,我连它每一根血舌分别是什么时候觉醒的都一清二楚。只是这片雪原周围的黄金魂雾已经被两只上古魂兽和我们这些王爵消耗掠夺得差不多了,它应该没那么快彻底觉醒。”特蕾娅娇羞地笑着,但她脸上的表情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吗?你只要做出棋子,我们随时都能走,怎么会死呢,对吧?还是说,你打算不管我们这群人的死活啦?”她用挑衅而诱惑的目光,望着漆拉。她的身边,幽冥依然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嘲讽表情,面容上邪气而不羁的笑容在暮色里充满着杀戮的气息。

“一走了之很简单,但彻底觉醒的宽恕怎么办?周围几个城市的平民怎么办?”漆拉看着特蕾娅,目光像结了冰一样。

“城市?周围哪有什么城市,几个小村庄罢了,也就几百个人吧,死了就死了。亚斯蓝古往今来死在魂兽之下的人还少吗?不缺这几百个吧。”特蕾娅拍了拍胸口,脸上是害怕的表情,“而且,你问我干吗呀,我只是个四度王爵,我又救不了那些平民百姓,亚斯蓝的前三度王爵都在这里,要扮演民族英雄,也轮不到我呀,我只要跟着你们三巨头走就好了。”

说完特蕾娅抬起手,掩住嘴角呵呵地笑着,然而,笑声刚落,她瞳孔里的光芒就瞬间熄灭了,仿佛被吹熄的蜡烛,只留下森然的黑暗。

有什么东西,在飞快地吞噬着苍茫混沌的黄昏暮色,光线在天地间疯狂地逃窜,周围渐渐漆黑一片。

“觉……觉醒了?”特蕾娅感觉心脏瞬间被恐惧撕成了碎片。她抬起头,远处的天空,此刻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遮挡着,只留下一片沉甸甸的黑暗,没有月光,没有星光,沉甸甸的乌云把整个天地包裹了起来。

黑暗在周围潮水般汹涌弥漫,温度飞快地下降,黑色的泥土大量冻结,地表变成一层坚硬的寒冰。

空气里充斥着金属摩擦般刺耳的声音,一阵一阵铿锵作响,所有人的胸口都被这种巨大的声响撞击着,犹如沉重的铁锤一下一下地砸在肋骨之上,令人气血翻涌。

伊莲娜瞳孔涣散,嘴里仿佛涌泉一般汩汩地往外冒出鲜血。费雷尔在雪地里挣扎着,捂着耳朵,痛不欲生,他的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和呻吟,仿佛正在被恶魔的利爪一片一片地撕扯着身体。

那朵傲然耸立在天边的巨大莲花,终于缓慢而沉重地、一片一片地打开了它的花冠。

宽恕的花芯,仿佛雪山顶上突然爆炸的火山洞口,无数赤红的血舌,如同岩浆一般,顺着巨大的花瓣,密密麻麻地涌动而出。

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地震,“咔嚓咔嚓”的地裂声里,一道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在地表上爆裂开来,像是无数怪兽从地底咧开的血盆大口。辽阔的雪原开始分崩离析,四处坍塌。

突然一声巨响,成千上万根巨大的血舌从大地深处爆射而出,伊莲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几根狂暴的肉藤狠狠地插进了身体,仅仅一个瞬间,她的身躯就仿佛一张薄纸一般,被撕扯成了碎片。肠子、内脏、断肢以及头颅,都化为四散飞溅的血肉碎块,哗啦啦地坠落在雪地上,冒出剧烈腥味的腾腾热气。

费雷尔挣扎着想要起来,但脚下两根血舌瞬间破土而出,巨蟒般将他的身躯层层裹紧,然后用力朝着地下一扯,大地突然裂开一条缝隙,顷刻间将他吞噬。而后地缝再次合拢,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坚不可摧的白银铠甲和他的肉身,片刻间都化成了一摊瘀血和废铁。他的惨叫声仿佛匕首一样短暂地划过每一个人的耳膜,然后就彻底地消失在地底深处。

吉尔伽美什突然回过头看向漆拉,他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一根闪电般的红舌已经哗啦啦地钻进了漆拉的后背,背脊被洞穿的混沌声响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然而,有着接近极限速度的漆拉,在最后一个瞬间,身形一动,消失在了空气里,他的身影一刹那后重新在空气里显形时,已经重重地摔倒在十几米开外的雪地上,他后背上的一个血洞,正在汩汩地冒血。漆拉面如白纸,大口地喘着气。他极限的速度,将他从致命的一击之下拯救了出来。

特蕾娅双眼里翻滚着暴虐的白色风雪,她将自己对魂力的感知提升到了极限,但是,袭击而来的血舌实在太多,成千上万根魂力复杂纠缠,令她的魂力感知被大幅干扰。因此,她也仅仅只能在狂风暴雨般的袭击里,勉强地闪躲着,她的肩膀和后背已经被血舌上的倒刺刮下大片的皮肉,鲜血淋湿了她的裙袍。她同时还在牵引着幽冥,帮助他躲避进攻,同时幽冥围绕在她的身边,帮她抵挡着攻击。

幽冥冲特蕾娅大声呐喊:“使用女神裙摆!”

“没用的,我试过了!宽恕的魂力实在太强,远远超过了女神裙摆的防御能力,防御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能减弱百分之十的攻击就已经不错了。”特蕾娅拉扯着幽冥,在漫天漫地的疯狂血舌里躲闪着,“你的死灵镜面呢,有用吗?”

“没用。死灵镜面只能投影出低于自己魂力的敌人,你觉得我的魂力可能比完全觉醒的宽恕还高吗?”幽冥一把扯出一根扎进自己肩膀的血舌,朝地上一扔,然后回过头,望着吉尔伽美什,他在天崩地裂的巨响里,冲着吉尔伽美什大声呼喊着:“吉尔伽美什,想想办法!”

吉尔伽美什仿佛帝王般冷静的面容上,笼罩着沉沉的杀气。

他的脚边突然爆炸出一条血舌,笔直地朝他刺过去。

他头也没回,反身伸出一只手,不疾不徐地轻轻一握,闪电般迅捷的血舌就已经被他抓在手里,他修长的五指上金色光芒突然绽放,巨大的血舌立刻爆炸成了空气里四散飞扬的红色粉末。

吉尔伽美什身形展动,长袍如同巨大的羽翼般逆风飞扬,他朝天空高高地跃起,如同一颗突然蹿起的流星,斜斜地飞上天际,仿佛一双无形的翅膀,将他托举在半空之中,如同一个光芒万丈的天神。

“他……他会飞?”幽冥瞳孔里放射出恐惧和惊讶的光芒,“他怎么可能不凭借任何的魂器和魂兽,就悬浮在半空里?”

“他全身上下都围绕着透明的气旋……”特蕾娅咬着牙,缓慢地说道,“那是他天赋里对风元素的操纵,对于所有风爵来说,飞翔,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就像我们水爵操纵水元素一样简单。”

天地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巨大的梵音,一声一声越来越壮丽辽阔,巨大的梵音如同天神庭院里的旋律笼罩而下。吉尔伽美什的后背,突然绽放出十二片狭长的金光,金光旋转着,不断扩大。终于,一圈巨大的圆盘光轮,出现在了吉尔伽美什的背后,他仿佛带着天神的光环,高高地悬浮在天空之上。

金光四射的庞大光轮在天空里缓慢而沉重地转动着,光轮上按照时钟的方位,每一个指针的位置,都插着一把巨大的神剑,十二把剑身颜色和形状都截然不同,每一把剑的花纹也都完全异样,但是都非常繁复而且古老,散发着如同遗迹般的神秘。

“怎……怎么可能……”幽冥看着天空中的吉尔伽美什,说不出话来,他难以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撼,“他的魂器竟然……竟然是审判之轮……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东西……他究竟是什么人……”

天地间翻涌爆炸的魂力,如同浑厚的雷电在云层中密集地爆炸。

吉尔伽美什高高地悬浮在半空里,他身后旋转的巨大光轮,绽放着万丈金光。十二把巨大的上古神剑,已经从光轮上脱鞘而出,此刻正在天空里肆意飞舞,交错斩杀着源源不断的如同血蟒般的赤舌,天空中不断坠下密密麻麻的被斩杀为寸断的赤红色残肢断脉。

“特蕾娅!告诉我宽恕的魂印在什么地方!”吉尔伽美什在天空中,大声地朝地面呼喊。

特蕾娅一面吃力地躲避着血舌的进攻,一面咬紧牙关,不发一言,她抬起头看向幽冥,仿佛在犹豫,征求幽冥的意见。

“你们是不是想死在这里!”吉尔伽美什低下头,目光如炬,脸上带着天神般的怒意。

幽冥冲过来,伸手拉起特蕾娅,突然往天空里高高跃起,他一边朝天空疾速地掠去,一边回过头,冲地面的漆拉喊:“漆拉,我需要你的【缓速之阵】,宽恕的速度实在太快,我和特蕾娅没办法让它的魂印显形。”

“没有用的。”漆拉吐掉口中的鲜血,“我的天赋最多只能减弱它百分之十的速度……”

“那也比没有强!”幽冥在空中用双手划出疯狂的冰刃,粉碎迎面而来的血舌,“快点动手!”

漆拉站起身,双眼一闭,漆黑的长袍翻滚不息,半空里,一面闪烁透明的金黄色光壁,朝着宽恕庞大的身躯如同海啸般推进而去,然而宽恕的形体实在太大,如同一座巨型山脉,金黄色的光壁只能覆盖到它身体的下半部分。

“再大一点!”吉尔伽美什对漆拉说,“现在的范围太小了。”

“没办法再大了。”漆拉一面勉强地躲避着地面源源不断的血舌的攻击,一面说,“再大我的魂力就维持不住这个阵了。天空中水元素太少,我就算勉强可以制作出来,但是也不能像在海面上可以无限制地扩大。你们赶快吧,现在的这个阵的范围,我也维持不了多久的。”

“那就这样吧!幽冥、特蕾娅,快!”吉尔伽美什双手一张,十二把巨剑纷纷从天空返回,如同十二只巨大的神鸟,围绕成一个圆圈,疾速飞翔,将特蕾娅和幽冥保护在中心。

特蕾娅的瞳孔里瞬间风雪翻涌,全身的魂力如同密密麻麻的蜘蛛丝撒向宽恕,金黄色的丝线在宽恕巨大的身体上如同细蛇爬行,疯狂地寻找着它的魂印所在。“找到了!”特蕾娅睁开眼,身上瞬间爆炸出一条白色的丝绸,笔直地朝着宽恕身体上的一个位置飘去,她同时冲幽冥喊,“现在!”

幽冥突然双臂扩展,身体朝后弯曲,他脸上那种迷幻而疯狂的表情瞬间浮现出来,一个金黄色的魂印在幽冥的怒吼声里,清晰地从宽恕底部的一片花瓣上呈现出来,巨大的光源,闪闪发亮。

吉尔伽美什突然一声大吼,十二把巨剑如同游走的飞鱼,闪电般一把接一把地刺进被强制召唤出的魂印深处,每刺进一把巨剑,天空里就瞬间闪过颜色不同的光芒,红、橙、蓝、绿……整个庞大的天地持续不断地劈开颜色各异的闪电,密密麻麻的血舌疯狂地疾速往花芯里收缩,千万层花瓣快速合拢,掀起排山倒海的巨浪。

宽恕发出一声巨大而惨烈的叫声。

凛冽的气浪在天空里爆炸。

幽冥和特蕾娅被这股气浪掀得瞬间失去了知觉,全身被气流划出无数条刀口,他们的长袍在瞬间被粉碎撕扯,光洁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然后转瞬就爆裂出无数切口,鲜血雨水般从天空里喷洒下来,他们两个朝地面坠落。

吉尔伽美什转过头,目光俯视脚下的漆拉、特蕾娅、幽冥三人。

他突然看见,他们破碎的长袍被爆炸的魂力撕开之后,每一个人的肋骨位置,都吸附寄生着一只蠕动着的银色肉虫。

“三音一线!”

吉尔伽美什看向他们三个。

滔天翻滚的气浪,仿佛世界末日般的哀号。

漆拉看着空中的吉尔伽美什,眼眶里涌出混合着血液的泪水。

(第二部《爵迹:永生之海》全文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