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一十八回:水晶球

那是银尘的记忆里,漆拉最后一次挑战吉尔伽美什。从那一次之后,漆拉再也没有对他发出过挑战。漆拉终于明白――应该是说,他很早就明白,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最终,他放下了自己曾经凌驾众生的骄傲:自己绝对不是吉尔伽美什的对手,他根本无法打败吉尔伽美什,因为,吉尔伽美什甚至从来都没有真正地进攻过他。

之后的漆拉和吉尔伽美什,渐渐地变成了互相欣赏的朋友。这种情谊淡然清雅,并不浓烈,像是雪山顶上开出的花朵,在寒风里几乎闻不到迷人馥郁的花香,然而却有一种空谷冷然的君子之风。

在战斗上,漆拉不是吉尔伽美什的对手,但是,漆拉对空间和时间登峰造极的控制力,也让吉尔伽美什非常钦佩。漆拉渐渐成为了雾隐绿岛上这些年唯一持续到访的客人。有些时候,漆拉甚至也会教三个使徒们一些提高自身速度的技巧。

说起来,离上一次到访,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一次到访的漆拉,他精致俊秀的面容上虽然还是挂着他一贯的清冷淡然仿佛随时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银尘看得出来,在这份冷漠的背后,他的目光里隐藏着一种沉重。从他眉宇间织满的愁云看来,应该是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抬起头,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漆拉,于是把笑容收起来,他转过身对银尘和格兰仕说:“你们两个先去找东赫,然后准备一下晚餐吧。漆拉王爵也很久没有来做客了。”

银尘点点头,恭敬地退下,他走到格兰仕身边,伸出手将那些冰晶融化成水,把他的袍子往他身上一裹,然后就像是拉一只粽子一样,拉着一直翻白眼的格兰仕离开了。

空旷的草坪,阳光从头顶直射而下,庞大的寂静笼罩着巨大的宫殿。整个雾隐湖像是被包裹进了一块透明的琥珀,所有的声响都被隔绝。

突然有一只游鱼,从水面跃起,在平滑如镜的湖水上打出一圈涟漪,小小浪花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有些突兀。

吉尔伽美什轻轻地眯起眼睛,狭长的眼眶里闪动着金色的光芒,他那双温柔的眸子掩藏在浓密的睫毛之下:“漆拉,出什么事了?”

漆拉的表情看起来有一些不自然,他依然面色凝重地沉默着,过了一会儿,他才小声而谨慎地开口,仿佛在寻找着确切的措辞:“魂兽暴动了。”

“这些年发生的魂兽暴动次数也不算少,你这么紧张地来找我,有些奇怪吧?而且,镇压魂兽的事情,你应该去找伊莲娜才对吧,以她的天赋来说,再凶猛的魂兽在她面前,不都像一只温驯的小绵羊吗?”吉尔伽美什淡淡地看着漆拉,等待着他的回答。他知道,事情肯定不是魂兽暴动这么简单。

“这次不一样……”漆拉停了一会儿,“这次的暴动发生在北之森深处,上古四大魂兽之一的【宽恕】觉醒暴动了。”

吉尔伽美什看着面前的漆拉,没有接话,他帝王般孤高的脸上,仍然维持着优雅的笑容。他沉默地看着漆拉的眼睛,视线没有丝毫的挪移,仿佛想要从漆拉的眼睛里,看出一些秘密来。

漆拉转过头,把目光投向空旷的湖面,他微微皱了皱眉毛,抬起手,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肋骨位置,仿佛那里受了一点轻伤,有点隐隐作痛。

吉尔伽美什两只眸子里突然聚拢金色丝线,圆润的瞳孔瞬间变成窄窄的缝隙。

他们两人周围的空气突然发出锐利的蜂鸣。

仿佛有一层透明的玻璃幕墙将两人包裹隔绝了起来。

吉尔伽美什的嘴唇动了动,看起来像是在说话,但是,却听不见一点声音。

漆拉转过头,目光四处看了看,然后朝吉尔伽美什走去。

【四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北之森】

漫无边际的暴风雪,将整个天地卷裹得一片混沌,周围拔地而起的巨大红杉木连绵不断地组成了这片一望无际的树海雪原。

厚重的积雪沉甸甸地挂满了每一棵杉木的树冠,看上去仿佛无数个裹着雪狐皮草的女妖,阴气沉沉地站在昏暗的天色里,俯视着企图靠近的旅人。

地面突然出现两个旋转的金色光阵,空气仿佛被某种力量,激荡出透明的涟漪。无数黑色的碎片和无数金色的碎片,在两个光阵里不断旋转成型。

寒冷肃杀的空气里突然弥漫出温暖的橡木气味,中间夹杂着若隐若现的冷冽花香。

吉尔伽美什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红酒杯,表情悠然而又平静地站在雪地上,他杯里的红酒轻轻地晃动着,在寒冷的空气里荡漾出一圈醉人的酒香。

“要是你的魂力再高一些的话就好了,说不定就能做出一扇通往一百年后的光门,那这杯酒,就更值得细细品味了。”吉尔伽美什自言自语地轻声说着,然后抬起头,将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不过来不及慢慢品味了,真可惜啊,再不喝掉,就结冰了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喝酒。暴动的魂兽就在前面,你小心了。”漆拉走过来,望着前方混沌暴雪里的森林尽头,目光沉重地说。

“还有一段距离啊,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宽恕也不喜欢散步啊,一时半会儿不会过来的。”吉尔伽美什微笑着,朝前轻轻地走了两步,雪地上一个脚印都没留下。他面朝着风雪咆哮的远处,轻轻地闭上眼睛,如同天神般俊美尊贵的面容渐渐地凝重起来,他重新睁开眼,看着漆拉说:“怎么会这样……”

“宽恕彻底觉醒了?”漆拉看着吉尔伽美什凝重的表情,这是他从未露出过的神色,“接到天格消息的时候,宽恕才刚刚从地底觉醒,以它对黄金魂雾的需求量而言,要彻底觉醒,应该没这么快才对……”

“不是,不只是宽恕……”吉尔伽美什转过头,脸上温和而动人的神色消失殆尽,“亚斯蓝上古四大魂兽排名第一的【自由】,也觉醒了……”

“不可能吧……”漆拉看着风雪的尽头,声音被狂风吹得孱弱而干涩。

吉尔伽美什看着自己面前脸色苍白的漆拉,低声说道:“过去一百多年以来,自由、宽恕以及祝福、诸神黄昏四头亚斯蓝领域上最邪恶残暴的魂兽,一直都处于沉睡蛰伏的状态。自由一直待在亚斯蓝东境边缘的岩石丘陵区域,宽恕一直沉睡在极北的雪原深处,祝福在西南面的雷恩海域的海底峡谷蛰伏,诸神黄昏虽然下落不明,但是根据情报探测到的魂力波动来看,它活动的范围一直都在亚斯蓝南面和地源埃尔斯接壤的沼泽丛林里。因为它们四个几百年前甚至几千年前,就已经爬升至食物链的顶端,所以它们四个彼此虽无交集,但都默认彼此各自占据一方领地,以半沉睡的状态蛰伏生存,间隔万里,相安无事。历史上,它们苏醒的次数屈指可数,同时苏醒的次数更是为零。因为它们的每一次彻底苏醒,都是以巨大的黄金魂雾消耗作为代价。一旦它们觉醒,周围至少方圆数万米以内的魂兽都会灰飞烟灭,所有魂兽体内的魂力都会重新化为黄金魂雾,被强行吸收进觉醒的它们体内。所以,怎么可能在北之森这么小的范围内,同时觉醒两头上古四大魂兽这样的怪物呢……看起来这么不可能的事情,就这么眼睁睁地在我们面前发生了啊,漆拉,你不准备说些什么吗?”

“我确实不清楚怎么会这样……二度王爵幽冥和五度王爵伊莲娜,以及七度王爵费雷尔都已经赶过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如何,我们得赶紧……”漆拉站在吉尔伽美什身后,瞳孔颤抖着。

“谁去谁死,包括你。”吉尔伽美什打断漆拉的话,转过头看着他,“你可知道,自由和宽恕是四大魂兽中排名最靠前的两头,随便哪一头,如果彻底觉醒失控的话,都足以摧毁半个国家,单论魂力而言,自由和宽恕的魂力均在你之上……这群人去了也是送死,没有任何战胜的可能。倒是有着大范围精准感知和拥有女神裙摆的特蕾娅,也许能够侥幸活下来,不过,从你的话里说来,她却没去?白银祭司这组的是叫什么鬼阵容,自杀小分队吗?”

漆拉看着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他俊美的面孔此刻笼罩着一层苍白的寒气,他的瞳孔微微颤抖着,里面一片无边无际的恐惧。

“所以,我要回雾隐绿岛吃晚餐了,我劝你也赶紧走吧。如果我没有感应错误的话,自由和宽恕现在已经彻底被幽冥和伊莲娜惹火了,两头魂兽此刻都已经是百分之五十的苏醒状态了。或者你快去快回,简单直接地告诉他们几个,就说趁着现在有胳膊有腿儿,赶紧走,否则等到那两只神经病完全苏醒的话,他们一眨眼就会被撕成面包屑的。说到面包屑,银尘刚从湖里捞起来一罐冰镇了一年的红瑚木果酱,你要不要随我回去吃一些?”吉尔伽美什抖抖自己长袍上落满的积雪,微笑地看着漆拉。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吃果酱!……难道就任由这两头魂兽暴动而不管吗?你刚刚也说了,它们如果彻底觉醒的话,是会毁灭半个国家的啊!”漆拉望着风雪弥漫的森林尽头,远处隐隐传来魂力的余震。

“以我的经验来说……”

“你的经验?!你怎么对上古四大魂兽还有经验啊你?”漆拉转过脸,一脸尴尬的惊诧。

“……咳,咳,好吧我直说吧,我确实是有一次溜达太远了,一不小心就溜达到南方的热带沼泽丛林里去了,在那儿遇见了上古四大魂兽排名第四的小弟弟诸神黄昏,那次我也是差点被它当成小点心吃了,你知道遇到四大魂兽时应该怎么办吗?很简单,低头,认怂,对不起,然后隐身,走人。就这么简单。漆拉你不用担心它们会暴动屠城,离这里最近的人口聚集之地也相隔好几千里,这种级别的魂兽,是不可能长时间暴动的,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持续煽动它们,让它们百分之百地苏醒过来的话,那么当周围的黄金魂雾耗尽之后,它们自然会重新进入沉睡状态,根本不用管的。而且是两头同时一起暴动,黄金魂雾会消耗得更快。况且它们四个几百年前就商量好了彼此不开战了,也不会互相斗殴的,你就别瞎担心了。走吧,回家,喝酒。”

“……其实我们接到来自白银祭司的指令,说是要捕获这两头魂兽的。”漆拉望着吉尔伽美什说。

“捕……捕获它们?你是在闹我吗?”吉尔伽美什放下红酒杯,差点被呛住。

漆拉的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看。

“不要开玩笑了,就凭你们几个,你们连靠近宽恕的脚边都做不到。你知道宽恕长什么样子吗?它扫开你们几个就像一把扫把扫开几只小虫子那么简单。更不用提几万年来一直处于整个亚斯蓝魂力链条顶端,从来没有任何魂兽能超越的自由。漆拉,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以你的资历,不可能不知道那四头怪物的实力吧。你知道它们在亚斯蓝存活了多少年吗?这四头魂兽几乎就是亚斯蓝的活化石啊,它们见证了雷恩城从一个破败的小渔村变成今天的繁华大都市呢……”吉尔伽美什望着漆拉,持续摇头,“反正,我不去,除非是白银祭司今天亲自走到我面前来指着我的鼻子下达这个指令,否则,任何人传递这个消息,在我看来,都太过荒谬了,我相信白银祭司不会做这么荒谬的事情。”

“不是我们捕获……”漆拉看着吉尔伽美什,“白银祭司是让我们协助你,捕获宽恕,成为你的第一魂兽。但不知道为什么,连自由也觉醒了,这个在我们的计划范围之外……”

吉尔伽美什看着漆拉躲闪的眼神,刚刚还在苦笑的表情凝重起来:“所以……是你们故意把它唤醒的?”

漆拉看着面前目光如同冬雪般发亮的吉尔伽美什,缓慢地点了点头:“我们本来只想唤醒最近的极北雪原里沉睡着的宽恕,结果没想到,不知道什么原因,自由也苏醒了。可能是它们两头魂兽彼此感应到了对方汪洋般的魂力,都想要将对方吞噬到自己的肚子里吧……但又因为还没有完全觉醒,所以并不清楚对方就是四大魂兽之一,所以它们才逐渐一边彼此靠近,一边缓慢地觉醒着,最后在北之森的最北面会合了……”

“你们可知道,你们干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吗……”吉尔伽美什看着远方混浊的暴风雪,低沉的声音扩散在风暴里。

“如果你现在去还来得及,凭我们所有王爵的力量,再加上你的实力,应该可以捕获宽恕的……”吉尔伽美什回过头,看着漆拉,发现漆拉再一次抬起手,按住了自己的肋骨。

吉尔伽美什双瞳金光四射,周围的风雪突然被吹开一个圆球状的区域。

四下弥漫的雪花纷纷扬扬,却飘不到吉尔伽美什和漆拉身旁,他们仿佛被笼罩在一个看不见的透明水晶球里,雪花在他们头顶积成一个半圆的穹顶。能够将这两个绝世容颜的王爵装进水晶球,是亚斯蓝多少少女心中的顶级梦幻啊。从高高的苍穹向下俯瞰,挂满积雪的杉木仿佛玩具,两个小小的他们一金一黑的身影彼此面对,一切都静止着。

他们的嘴唇开合着,像在讲话,像在争论,但是水晶球里却万籁俱寂。

最后,吉尔伽美什的嘴型看起来像是说了四个字。

第一个字,他的嘴唇聚起来,像是在谈论眼前肆虐的暴风雪,“呜”的声音。

第二个字和第三个连着念的,很快,吉尔伽美什发音时露出了牙齿,看起来心情很好,像在笑的声音,“嘻嘻”。

最后一个字,他的舌头在牙齿中间喏喏地轻弹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在说他们身上有泥,泥土“泥”。

过了很久,吉尔伽美什挥了挥手,头顶穹顶状的积雪分散开来。

他看着漆拉,低沉而磁性的嗓音缓慢地说:“你做棋子吧,我们现在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