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十二节:魂术世界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森林】

森林里起了风。气流带着夜色中的露气,刮过皮肤表面,透着一股沁人的凉。空气里零星还会有几颗悬浮在空气里的细小冰晶,碰到皮肤的时候,会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

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头顶移动着沙漠般的树海,将静谧的夜衬托得更加神秘。

然而麒零却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很快。他睁着眼睛,呼吸因为紧张而急促混浊,他看着面前背对自己赤身**的银尘,说不出话来。

黑暗里,银尘的后背、大腿、手臂、脖颈……全身上下除了脸部,所有的肌肤上都浮现出清晰的金色脉络,无数金色光点沿着这些金色血管般的纹路缓慢流动着,然后不断地汇聚到尾椎处的爵印位置。如同一座庞大的江河流域,错综水系,精巧而磅礴地分布在了银尘的全身。

爵印位置笼罩着一层明灭起伏的金光,如同一个强力的心脏,汩汩地跳动着,全身流动的金色液体不断地通过它循环往返。

森林里渐渐飘浮起无数金色的光点,麒零伸出手,捕捉着萤火虫一样的光亮,金色光芒钻进他的掌心,融进血液里。

银尘转过身来,他的面容在金色光芒里,看起来多了几分神迹。

“魂术的本质,就是对蕴藏在身体里的魂力进行各种运用。每个人诞生的时候都具有魂力,只是魂力多少有所不同。不同人的身体结构和体质,对魂力的承受能力也不一样,有些人能够吸收容纳数量惊人的魂力,而有些人,只能承受一点点的魂力进入。而后,有些人学会了怎么运用魂力,于是他们就成为了魂术师;另外的人不懂得使用,就像你之前一样,那就是普通的平民。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魂力的运行方式,而目前七个王爵所使用的运魂之术,是亚斯蓝领域上最强的七种运魂方式,独一无二、彼此不同。我在你身体里赐予的,是和我自己的魂术方式相同的灵魂回路。”

“和以心脏血管构建起来的血液循环系统一样,你可以简单地把灵魂回路理解为身体里的第二套循环系统。所有的灵魂回路等同于大大小小的血管,而爵印等同于心脏。魂力从爵印里流出,经过全身的灵魂回路循环后回归爵印。在这个过程里,魂力与我们的身体产生反应,大幅强化我们的力量、速度、抗性、再生……等各种能力。”

“除此之外,魂力流动时,还可以与身体外界的各种元素――水、风、地、火相呼应,从而产生强大的力量。不过因为亚斯蓝被称为水源,基本上,我们国家的所有魂术师,都只能操纵和水相关的元素。”

麒零看着黑暗里浑身流动着金色细线回路的银尘,完全忘记了说话,他耳朵里只有银尘低沉磁性的声音,仿佛有一只拳头不轻不重地持续敲击着自己的胸膛。

“而使用魂兽的方式,也是通过魂力激荡来完成。魂兽力量的大小,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魂兽本身的魂力强弱,另一个方面,是宿主也就是魂术师本人的力量,两者并不是简单地相加,而是非常复杂的融合效应。这个之后我再慢慢和你讲解吧。一时半会讲不清楚。在使用魂兽战斗的过程中,我们通过不断地运行自己的魂力冲击【爵印】,每激荡一次,我们自己连同魂兽的力量都会增强,就像敲钟一样,你的【爵印】就是那口钟,魂力就是横木,冲击【爵印】的次数越多,力量越大,那么钟声就越响。”

麒零看上去仿佛呆住了似的,嘴巴跟着银尘的话语微微翕动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下意识地朝银尘走了几步,仿佛被眼前神迹一样的金光绚烂给迷住了……

“慢慢来吧,以后我都教给你,反正我们……”银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他把衣服慢慢穿好,重新披上他银白色的长袍,然后转过身对麒零说:“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醒你……”

“什么事啊……”麒零两眼发直,定定地对牢银尘的瞳孔,呼吸低沉而急促。

“那就是,拥有相同灵魂回路的人,彼此会被对方所……嗯,所吸引。”银尘最后把披风穿好,朝麒零脸上举手一挥,一层冷冰冰的霜花瞬间凝结在他的脸上。麒零被突如其来的寒冷弄得倒吸一口冷气,神智瞬间清醒了。

麒零眉毛一挑,“你说什么?会被对方吸引?别开玩笑了,俩男的,多别扭啊……”麒零一边说着,一边还是忍不住皱着他的眉眼瞄银尘,心里暗暗地想:就算被吸引,也是因为你长得太清秀,比福泽的女的都白净,没事儿晒晒太阳耕耕地啊!

“那是因为,基本上来说,拥有同样灵魂回路的人,彼此就是王爵和使徒的关系。两者之间,天生就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忠诚和誓死的关系。这和人类的爱情差不多,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也愿意为对方牺牲一切。”银尘看着面前目瞪口呆的麒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从魂力本身来讲,魂术师本能地就会对强大的魂力产生占有的**,对魂术师而言,最强大的魂力就代表着最高的美感,最致命的吸引力。而对于和自己拥有相同灵魂回路的人,这种吸引力就更强,更致命。这和人类的**差不多……”

“杀了我吧……”

“不用担心,这只是一开始。等你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情感,这种对相同回路的同质魂力产生的迷恋,会渐渐地消退,而且会从一开始类似**或者迷恋的那种情感,渐渐过渡变化为灵魂深处真正的依赖和信任。那个时候,你们人类就可以将这种情感,和**区分开来了,乍看上去非常相似,但实际上完全不同……只是现阶段,你们人类很容易混淆两者的区别……”

“好了好了,别一口一个你们人类你们人类的……说得好像你不是人一样……”麒零抓着头发,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

“我以前确实是人……”银尘淡淡地笑着,脸庞发出轻柔的白光,看起来美极了。

“你说你以前是人……”麒零汗毛一竖,倒跳着后退一步,“那你现在?!”

银尘短暂地沉默了一下,视线转向别处:“我也不知道我们……算什么。有些人觉得我们是神,有些人觉得我们是恶魔。有些人觉得我们其实并不存在,有些人觉得我们是怪物……”银尘看着前方,目光落在森林深处某个未知的地方。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淡淡地说着这些话。

麒零的心稍稍往下一沉,他看着面前的银尘,在他冷漠而英俊的脸上,隐隐透出一股浅淡的悲伤。难道神一样的【王爵】,也有烦心的事情么?麒零摇了摇头,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