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一十七回:神影角逐

“漆拉王爵,你吓死我了。”惊慌失措的格兰仕看清楚来人之后,特别自然地把挡住下半身的双手拿开,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从天而降一个女的呢,搞得我有点尴尬,我这儿可是连裤子都没穿呢!”

“……你尴尬不尴尬,和来的人是男是女有关系吗?你光天化日之下不穿裤子站在自己王爵面前聊天,你像话吗?”漆拉看着双手叉腰,浑身**的格兰仕,皱紧了眉毛,“东赫呢?他也不管管?”

“我王爵吉尔伽美什都没说什么,哪儿轮得到东赫管啊,嘿嘿。”格兰仕挑着眉毛,拿着衣服擦身上的水。

“吉尔伽美什早就被你们带坏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漆拉冷冰冰地转过头看着吉尔伽美什。

“……漆拉先生,我哪儿歪了?我穿得蛮多的……”吉尔伽美什苦笑着,张开双臂,宽大的长袍在风里面飞扬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漆拉王爵,从第一次见你到现在,我虽然看了这么多年了,但是我时不时一晃神,还是会偶尔觉得你是个女的,你的脸长得也太漂亮了,和你比起来,银尘简直就是个整天在山里打猎的粗犷农夫!”格兰仕把衣服搭在肩膀上,在清澈的阳光下大剌剌地站着。但他的笑容迅速凝结在了脸上,因为他脚下湿润的草地上,突然蹿起无数破土而出的大量冰晶,仿佛雨后春笋般哗啦啦一阵乱响,很快,格兰仕腰部以下就已经被结实地冻住了。

而他面前的漆拉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只是眼睛里飞快地闪烁了一丝金色的光线。银尘看着漆拉精准的魂力释放,心里非常震撼。

漆拉冷着一张脸,盯着面红耳赤的格兰仕看了一会儿,就回过头来不再理他,任凭格兰仕嘴里嚷嚷着:“你堂堂三度王爵竟然欺负一个使徒,也好意思啊?王爵,你不帮我吗?”格兰仕转过头,冲着吉尔伽美什求助,一双眼睛变得像是小鹿一样,水汪汪的,看起来格外可怜。

吉尔伽美什有点尴尬也有点心疼,小声嘟囔了一句:“……漆拉,你――”

“我怎么了?”漆拉的面容看起来非常严肃,一板一眼的,“格兰仕一直都顽劣成性,是该管管了。你下不了手,我来帮你管。”

“可这真的不会影响他长身体吗?他才十几岁……”吉尔伽美什看着下半身被冻住的格兰仕,欲言又止,看着漆拉朝自己丢过来的冷眼,吉尔伽美什摆摆手,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在自己嘴巴上划拉了一下,表示自己不再说话。

自从银尘住到雾隐绿岛以来,几乎很少有人到访──更从来没人胆敢擅自闯进这片领域,所有的人都会在入口处的两座雕像前耐心等候,等待着东赫前去迎接。

除了漆拉。

曾经有一次,七度王爵费雷尔因为急着要传达白银祭司的一个命令,而没有提前让人通报,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就在他刚刚踏进雾隐绿岛范围时,吉尔伽美什仅仅眯了一下眼睛,他全身的白银铠甲就瞬间粉碎,全身上下顷刻间爆炸出数百道密密麻麻的伤口,每一个小伤口都深一寸,刚好一寸,足以痛彻心扉,却又不至于伤筋动骨。

那时,银尘就对吉尔伽美什的能力有了崭新的认识。他魂力使用的精准度早已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操控距离和对手强度,对他来说,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只剩下对魂力的精雕细琢,仿佛对艺术品的打磨。

第一次进入雾隐绿岛的漆拉,是抱着打败吉尔伽美什的目的来的。

然而,他失败了。

但是漆拉并没有停止他的挑战,每一次,吉尔伽美什都是悠然地躲避着他快如闪电的进攻,他们的身影在湖面上闪烁着破碎的残像,一金一银的长发像是两道闪电,彼此追逐,整个雾隐绿岛的湖水像是被高强度的微波震颤着,蒸腾起碎如针尖的水滴,如同秘银碎屑,穿行于树海密林。所过之处,冰霜卷裹,寒意横扫。

年少的银尘和格兰仕,只能躲在远处,看着两个当今亚斯蓝顶尖的王爵的魂术对阵。每一次的挑战,都让银尘和格兰仕心里感受到无法掩饰的震撼。

漆拉和吉尔伽美什的天赋和魂术,都截然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对魂力的运用都精准苛刻,仿佛雕刻精致的艺术品一般,将每一丝魂力都激荡出极致的力量,每一次进攻或者防御,都完美无瑕、绝不浪费。

漆拉在湖面上、天空上,不断释放出的光阵,让人眼花缭乱,整个辽阔的雾隐湖上,全部是各种形状旋转不断的阵法,漆拉诡谲的身影在这些闪烁的光斑里不断穿行,仿佛在多重空间里自由进出,他的身形闪动如同迅捷的雷电,速度甚至快到空气里充满了大量他的残影,亦真亦幻,仿佛有成千上万个漆拉在对吉尔伽美什发起包裹式的进攻。

仿佛密不透风的雨幕,笼罩一位吟游歌唱的旅人,然而,歌者梦幻般悠然的步伐,在雨幕里自由穿行,滴雨不沾。吉尔伽美什总能够不快不慢但又恰到好处地避开漆拉每一次角度奇险、速度凌厉的进攻。

最后一次挑战时,漆拉不再吝惜自己的魂力,那是银尘第一次见识到漆拉魂力狂暴的状态,他将整个雾隐湖的湖水瞬间挑上天空,千万吨沉重的湖水在漆拉庞大的魂力操纵下,幻化为一条咆哮的冰龙,雷霆万钧地冲向吉尔伽美什。但是,当那条巨大的冰龙张开锋利的巨齿,快要吞噬掉吉尔伽美什的瞬间,吉尔伽美什面带微笑地轻轻伸出手,仿佛慢动作一般在冰龙的脸颊上抚摩了一下,像是宠爱地抚摸着温驯的小猫,然后手臂悠然地顺着冰龙雷霆万钧的力量,轻轻往旁边一带,于是,一整条巨大的冰龙无声无息地回到了干涸的湖里,温柔地重新化成绿幽幽的湖水。整个湖面仿佛温润的碧玉,波澜不惊。

而在漆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吉尔伽美什闪动的身形已经站到了漆拉的背后,他的手臂绕过漆拉的腰,然后停止不动。

漆拉清晰地感觉到了吉尔伽美什轻轻放在自己爵印上的力量,他心里突然翻涌而起的恐惧几乎让他自己站不稳,因为他知道,只要吉尔伽美什此刻从指间稍微释放一些魂力,就足以将自己的爵印彻底粉碎。

然而,吉尔伽美什只是在他的背后静静地站立着,漆拉看不见他的面容,只有他平稳和优雅的呼吸,带着皇家橡木的气味,停留在自己的耳际。

吉尔伽美什轻轻地收回手,拍拍漆拉的肩膀,露出优雅的笑容,他的声音听起来愉悦温和,没有任何敌意和轻蔑:“还要打吗?还是说,休息一会儿,喝杯茶?”

漆拉僵硬的身体慢慢松懈下来,他终于明白他们之间力量的差距。

“我认输。”

“也不一定。”吉尔伽美什看着漆拉,微笑着,“你还没有用出你的魂器呢。”

漆拉看着吉尔伽美什,沉默着,没有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