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一十回:声音凌迟

当特蕾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地间的光线已经稍微转弱了一些。整个雪地变得朦朦胧胧,已经不是之前那种可以刺痛人视线的锐利纯白。

特蕾娅稍稍坐起来一些,然后将魂力在身体内部沿着魂路游走了一圈,除了肩膀上那个重创还未完全恢复之外,身体上其余部分的创伤,已经差不多愈合了。

她站起身来,仔细打量着前方躺在岩石上一动不动的那个红发男子。

他左侧下腹部位置上的魂印上,依然封着一层坚固的寒冰,那是特蕾娅在千钧一发之际,为自己争取来的一线生机,如若不将他的魂力全部封住,此刻,特蕾娅可能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红发的年轻男子并没有沉睡,他睁着纯净的双眼,一动不动地凝望着特蕾娅。他的目光里没有杀戮,没有邪恶,只有无限的温顺和纯净,他两颗温润的瞳孔在柔软睫毛的装点之下,仿佛最透彻的琥珀,让人挪不开目光。

特蕾娅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来,他全身只有腰部和最私密的位置有一圈白银锻造成的防护铠甲,身体其余部分都是****的,他的身体大部分肌肤表面都布满了暗蓝色的神秘刺青,甚至脸颊上都有少许,刺青从肌肤表面微微隆起,像是浮出的血管静脉。他的身躯高大挺拔,肌肉非常发达,下巴上有一圈青色的胡楂,手臂上、小腿上,甚至小腹肚脐下方,都有着明显的毛发,他看起来仿佛是一具包裹着闪电的**,充满着雄性荷尔蒙的力量。

“我来带你回去,我不会伤害你,明白吗?”特蕾娅看着面前年轻男子的面容,一字一句地说着,一边说,一边将手指放到了他的小腹魂印的位置,“我现在把你魂印上的寒冰封印解开,但是,你如果再动手的话,我就立刻杀了你。明白吗?”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睁着那双小鹿般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特蕾娅,像要深深地看进她的心里。

特蕾娅手指上流动出几缕魂力,他魂印上的寒冰开始缓慢地融化,但是,特蕾娅并没有挪开自己的手指,她时刻感应着他体内魂力的变化,一旦他企图再次对自己动手,她就会毫不留情地摧毁他的魂印。

他的身体渐渐地开始可以活动起来,特蕾娅正看着他那双琥珀般迷人的眼睛出神,突然他身躯微微一动,特蕾娅的心脏陡然下沉,她的手上刚刚想要释放魂力摧毁他的魂印时,却发现,这个年轻的男子,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然后就一动不动地安静了下来。

他炽热的呼吸喷薄在特蕾娅的耳边,带着一种强烈的荷尔蒙的气味和诱惑力,仿佛有人嚼碎了一片小小的檀木和肉豆蔻,然后在自己鼻尖轻轻地呢喃。他的身体炽热而滚烫,就算是在这样冰天雪地的环境里,也依然像是燃烧着无穷的能量。

特蕾娅不自觉地抬起手,轻轻地抚摩着他的后背。她能感应到,他身体里的魂力都平缓而安静地流动着,仿佛春日里潺潺的溪涧——不再是汹涌的****,不再是无法控制的狂暴,而是一种温柔的靠近。

过了一会儿,他放开她,双眼深深地看着特蕾娅,他喉咙里沙哑地发出几个模糊的音节,特蕾娅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听不明白。

他脸上微微出现着急的神色,英俊的面容显得有些让人心疼。他急切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再一次试图让自己喉咙里混浊的声音尽量变得清晰。特蕾娅尽力地分辨着他喉咙里沙哑低沉的那两个音节。

“霓……霓虹?”特蕾娅尝试着重复他的发音。

他立刻高兴得直点头,然后反复指着他那张喜悦的脸。

“你的名字?”特蕾娅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霓虹用力地点了几下头,站起来挥舞了几下手臂,他脸上是无法压抑的喜悦,像一个刚刚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尽管他的身躯已经成熟高大,完全是一个成年男子的模样。

特蕾娅望着他,内心突然有些柔软了下来:“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霓虹的动作停下来,他的面容沉了下去,目光中浮出一层浅浅的悲伤。他点点头,然后走过来,在特蕾娅身边坐下,他长长的双腿不知道如何放置,显得有点局促。特蕾娅抬起手,抚摩着他的头发,心里涌起一些怜悯。她自己也有一点难以相信,竟然会对这个刚刚还想要杀死自己的人,产生这样的情绪。

突然,一阵阴冷而森然的感觉从背后渗透而来,仿佛一只冰冷滑腻的手正在从自己的喉咙里探进去,企图抚摩自己的食道——那种让人想要呕吐的恐惧感。

霓虹看着面前脸色苍白、发出几声干呕的特蕾娅,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特蕾娅回过头,远处,茫茫的天地间没有任何的异动。

特蕾娅双眼白色翻涌,她的神色凝重起来,她站起来,冲着霓虹说:“跟我走,幽冥遇到大麻烦了。”

特蕾娅和霓虹,在雪地上风驰电掣地往幽冥的方向掠去。

特蕾娅的眼睛只剩下翻涌的白色,她一边感应着前方魂力的变化,一边暗暗为身边的霓虹感到吃惊。他们两人都以极快的速度往前飞掠,特蕾娅自己的魂力一直在持续地耗损,她的速度虽然没有太大的降低,但是,身体的状态已经出现了力竭之感,她的呼吸也随着魂力的消耗而越来越急促。但是,身边和自己并肩奔走的霓虹,他体内的魂力却仿佛一面纹丝不动的湖水一般,波澜不惊。他的气息稳如最初,速度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的整个身体似乎一直维持在最巅峰的状态——这简直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特蕾娅正在为霓虹而感觉惊讶,突然,一股汪洋般的巨大恶心感,让她双耳嗡地一鸣,她朝前重重地跌倒摔出,在雪地上滑了一段距离,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还是忍不住弯下腰开始剧烈地呕吐起来,大量褐色的液体从她的胃部涌进她的喉咙,她的口腔里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特蕾娅抬起头,擦干净嘴边的污秽,面前是霓虹高大的背影,他正挡在自己面前,保护着自己。他双腿微微弯曲,维持着一个半蹲的姿势,随时可以突进或者跃起。他浑身的肌肉紧绷着,魂力在四肢不断积蓄酝酿。他的后背弯曲出一个弧度,看起来就像是猎豹面对着一个更加致命危险的野兽,时刻准备着反击。

竟然会有东西让霓虹这样几乎没有恐惧可言的人如此严阵以待,特蕾娅移动了一下身体,目光从霓虹身边越过,她想看清楚前方这股让人无法抵抗的恐怖魂力,到底来自哪里,然后,她的目光就再也无法移开了。

前面十米远的地方,桀骜不驯的幽冥此刻正蜷缩着跪在地上,他全身止不住地颤抖,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双手不断地挥舞着,喉咙里持续不停地发出痛苦的怒吼,他看起来已经有一些神志不清了。

他每一次挥舞手臂,几道锋利的冰刃就从空气里破空****而出,不断地刺向前方的那一团……特蕾娅的瞳孔颤抖着,她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幽冥前面的那个东西:那是一团在雪地上散发着剧烈热气同时不停蠕动着的巨大肉块,腥臭的血浆源源不断地从这团血肉里涌动出来,而且这团肉块之上还纠缠着密密麻麻的黑色长头发,一缕一缕的头发和肉屑碎骨缠绕在一起……肉团上被冰刃切割开的伤口花瓣般朝外翻卷,血肉下暴露出的白骨也支离破碎,仔细看的话能勉强分辨出手脚,然而却有四只手四只脚,从不同的方向诡异而又畸形地由肉块里扭曲地伸展出来,那些手脚不停地挣扎着,随着这些挣扎带来的蠕动,这团巨大的肉块不断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来,那声音锐利得如同匕首撕破人的头皮,阴冷而又瘆人,如同来自万丈深渊的地底鬼叫。

失去理智的幽冥还在持续不断地激射出大量冰刃,冰刃密密麻麻地扎进那团肉块里,肉块发出的尖叫越来越大……

“不要再进攻它了……”特蕾娅冲幽冥绝望地大喊,“没有用的!”

所有的进攻都没有对那团恐怖的东西造成致命的伤害,相反,随着幽冥的持续进攻,那团巨大的肉块里,正涌动起越来越剧烈的魂力,特蕾娅的心里越来越恐惧,因为连她都无法感应到这股魂力的上限了,仿佛这团血肉的魂力正在突飞猛进地增长着……或者说,正因为魂力不停地狂暴上涨,也就没有所谓的上限了。

“你去制止幽冥,带他离开!”特蕾娅尽全力压制着自己脑海里的恶心感,转身对霓虹说。霓虹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身影一闪,他朝幽冥冲过去,无数的冰刃瞬间****进他的身体,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冲过去抓住幽冥的双手,然后把他扛起来,翻到自己的后背上,迅速朝远方飞掠而去。

特蕾娅站起来,全身白色气浪翻涌,无数雪白的丝绸飞扬****,如同卷动的云丝,一缕一缕飞快地朝那堆畸形的肉团包裹而去,女神的裙摆呼啸着裹紧那个不停蠕动尖叫的东西。

密不透风的白色丝绸将那团血肉彻底包裹了起来,那种让人失去平衡的恶心尖叫瞬间停止了。那团巨大的血肉慢慢静止了下来。

特蕾娅抬起手,万籁俱寂里,一阵“哗啦啦——”的冰块凝结的声音,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凝固在了巨大的冰晶里,仿佛一个凝固在琥珀里的异类。

一小缕头发留在冰块的外面,上面染满了腥臭的血浆,湿答答地垂落着。

特蕾娅压抑着心里的恶心之感,但双手依然忍不住颤抖。

她在雪地上坐下来,突然感觉无比地疲惫。

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的这两场战斗实在太匪夷所思,又或许,是最新的这两个侵蚀者,带给她的震撼太过巨大。

她突然想到,自己和幽冥,与眼前这团阴冷而恐怖的东西,皆来自同一个地方,属于同一种不可告人的存在,这难道不是最最绝望的事情吗?

她转过头,远处,幽冥跪在地上低声喘息着,他的头发凌乱地披散着垂在面前,挡住了他的脸。他一动不动,显然,他的理智已经被击垮了。特蕾娅记忆里,幽冥一直都是冷酷而锋利的,不羁的笑容永远浅浅地浮在他的嘴角。从来都是他摧毁别人的理智,摧毁别人的生命,他永远扮演高高在上的冰冷死神。然而现在,他像是一个无助的小男孩,跪在雪地里绝望地颤抖着。

霓虹站在他的身边,刚刚插进他身体里的几把冰刃,正被他身体的热度融化着,混合着血液,变成浅浅的红色液体,沿着他的肌肉流淌而下。

他的脸上依然没有痛苦,没有害怕,那种能够摧毁特蕾娅和幽冥的声音对他而言似乎完全没有作用。他回过头,干净的笑容浅浅地在他脸上绽放开来,他的目光温柔而又坚定,深深地望着特蕾娅。

无论如何,先把霓虹和“这个玩意儿”带回格兰尔特再说吧。特蕾娅想着,慢慢朝幽冥走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