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零五回:流光追忆

十字回廊左边的房间缓慢打开,吉尔伽美什和他的两个使徒缓缓地走出来,他的脸上依然维持着淡然而优雅的笑容。

白银使者依然站在路口等待着,他从衣袖里再次掏出那条银白色的小蛇一样的东西,准备走向那面漆黑而森然的水域。

吉尔伽美什突然打断他:“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来就可以。谢谢。”他的声音带着一种王者的威严,但同时又很温柔,像是被篝火烘焙的夜色,带着一种静谧的暖意。

“东赫你看看,还是王爵对我好。”格兰仕笑嘻嘻地,把目光从板着脸的东赫身上挪回到吉尔伽美什,“王爵,你是想让我再练练手,对吧,你放心,我肯定……”

“你可别练手了,赶紧走吧,我们还有任务要完成呢。”吉尔伽美什忍不住笑了。

说完,他的眼睛轻轻地眨动了一下,空气里突然旋转而出一阵猛烈的飓风,白银使者的视线一晃,瞬间,三人已经稳稳地飘落到了水域的另外一头,他们三人的华丽长袍在空中翻飞着,像是三面高贵的旗帜。

走廊里的风消失了,只剩下水面被气流晃动的涟漪,证明着刚刚的一切不是幻觉。

格兰仕回过头,冲着白银使者吐了吐舌头,表情看起来欠揍极了:“不好意思哦,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家的人,会飞哟。哈哈哈哈……哎哟喂!东赫!”

格兰仕摸着被东赫敲疼的脑袋,赶紧跟上吉尔伽美什的脚步,三个人消失在走廊尽头。

空气里只剩下那股若有若无的皇家橡木的味道。

白银使者这时,才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他确认了吉尔伽美什三人和幽冥特蕾娅都已经离开了十字回廊之后,才轻轻地转过身,面对着中间那间白银祭司的房门垂首而立。

沉重的石门紧闭着,他耐心地等候着里面的人出来。

吉尔伽美什缓步行走在皇宫的大殿走廊里,从地下心脏中走出来之后,光线也明亮了很多,不再只有那种幽蓝色的诡异火焰。大殿四处悬挂着奢侈的水晶吊灯,无数蜡烛熊熊燃烧着,精心切割的水晶叶片反射出绚烂的彩虹光芒,将整座王宫殿堂照耀得璀璨夺目。

“王爵啊,你不要怪我多话哦,褐合镇那种蛮荒边境,远离亚斯蓝的魂力中心,同时接壤风源和火源两个帝国,说真的,出门撒个尿,稍微不注意走远一点,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就尿到火源去――哎哟,东赫,你再扯我头发我揍你了哦!”

“你怎么和王爵说话的,什么撒……撒尿什么的……像话吗?!这里是王宫,你注意点分寸行不行!”一本正经的东赫额头上已经冒了一根青筋出来了。

“我只是打个比方!比方!”格兰仕压低声音,冲东赫挤眉弄眼吐舌头,“王爵,褐合镇地处三国交界,魂力元素那么复杂,能有潜能魂力高到可以成为天之使徒的人吗?听上去不太靠谱……”

吉尔伽美什抬起头,看着疑惑的格兰仕,笑着问他:“你忘记你的天赋是什么了吗?能够最大限度地将我们身体里的灵魂回路激发出全部潜能的人,本身就不可能是天生纯粹的水源之身。正是像褐合镇这样元素交错、魂力互相影响的边境之地,才有可能诞生出天之使徒啊。”

“我还是不太信,那个地方鸟不拉屎,懂魂术的人都没几个……”

“你除了尿就是屎,你有没有点规矩?”东赫深呼吸一口气,胸腔明显大了一圈。

“你刚刚一句话里面还把屎和尿一起说了呢,你有资格说我。”格兰仕朝边上跳开一点,贱兮兮地笑着,防止东赫伸手教训他。

“好了别闹了。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那我晚上收拾好路上需要的行李,明天一早我们就起程。”东赫望着吉尔伽美什,恭敬地点头。

“我们今天就出发。”吉尔伽美什低头微笑着。

“啊?……好。”东赫显然有点意外,但还是很快低下头,“是,王爵。”

格兰仕在一旁发出哧哧的笑声。

“你又在笑什么?”东赫有点恼火。

“我笑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哈哈哈哈笑死大爷我了。”格兰仕揉着肚子,装出一副肚子笑痛了的样子,朝前踉踉跄跄地走去,然后咣当一声,结结实实地撞在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上,他的额头冒起一个小包。他惊讶地愣在原地,揉着被撞痛的额头,伸出手摸了摸面前透明的气墙,然后抬起头,对已经朝前方走去的吉尔伽美什和东赫的背影嘟囔着大喊:“王爵,你太偏心啦!你教东赫气盾你不教我!”

“你自己那天偷跑去湖里游泳抓乌龟去了,你怪谁。”远远的,吉尔伽美什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他的声音听起来温柔而又低沉,就像有人无心拨动了古老的琴弦,“我们要出一趟远门,你记得给你的小乌龟准备好吃的,别饿着它。”

“什么小乌龟,没有小乌龟。”格兰仕脸有点红,眼睛滴溜溜四处看着,一脸抵赖不承认的样子。

“你被子里那只。”吉尔伽美什头也没回地说道。

“这他都知道!”格兰仕心里闷哼一声,撇下了嘴角,像是被人抽走了手里糖果的小孩儿。

头顶幽然的月光照在东赫的脸上,他们已经走出了王宫走廊,行进在修剪整齐的皇家庭院里。

他看着身边的吉尔伽美什,有点担忧地问道:“王爵,据我所知,褐合镇虽然属于水源领土,但这几年几乎都被火源帝国的人占领着,而且经常和风源以及水源发生边境冲突问题,您贵为一度王爵,而且还带着我和格兰仕两大使徒,这样大动作地前往,很容易引起风、火两国的敏感吧?”

“所以我们低调出发,速去速回,找到那个名叫银尘的男孩儿之后,就迅速地离开。一路上,也尽量隐藏自己的身份,便装前往。”吉尔伽美什的脸,在清朗的月光下,仿佛水晶雕刻般地俊美。

“低调啊,那我最会了。”揉着额头的格兰仕已经追上来了,“东赫不行的,你看他每天板着一张脸,看谁都是居高临下的,走路吃饭睡觉全部是教科书一样的皇家礼仪,瞎子都知道他来头不小,王爵,我们还是别带他了。就我和你两个人去,我趁着月黑风高,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可以把那个叫什么‘银尘’的一拳揍晕,然后装在麻袋里,给你扛回来。根本不需要您出马,我觉得您就附近找个驿站喝着茶等我。”

“你……”吉尔伽美什笑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使徒为王爵效劳,天经地义,您不用谢我。”格兰仕嘴里叼着一缕自己的头发,嘿嘿地笑着,少年俊朗的容姿在他脸上展露无遗。

“我是想说,你能不能打得过他,还是个未知数。”吉尔伽美什看着格兰仕,笑着故意逗他。

“那绝对不可能!一拳下去,他应声倒地。不晕过去算我的。”格兰仕眉毛一拧,撩起半截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肌肉。

“也对。你啊,趁还打得过他的时候,赶紧欺负他。因为很快,他就是天之使徒了。别忘记,三个使徒里,【天使】位置最高,也是公认的天赋能力最强的人。白银祭司既然选择了这个银尘,那自然有他的道理。”吉尔伽美什看着格兰仕,微笑着调侃他。

“是,王爵。”格兰仕低头一合拳,但心里想的却是,“哼,就凭他。”但他也只敢在心里哼哼,嘴上完全不敢说出来,他转头冲着旁边皱着眉头的东赫挤了挤眼,“听到没,是王爵让我欺负他的哦,你可不要插手多管闲事……”

“你这是断章取义……”东赫受不了。

……

三个人打闹着,走出了皇家庭院,开阔的天地之下,三个人修长的身影在月色下透出淡淡的影子。

空气里弥漫着干草渐渐枯萎后的清香味,已经进入秋天的亚斯蓝,是最美好的季节,天空遥远而高,漫天星斗像是天神毫不吝啬撒给世人的钻石,布满了天鹅绒般的夜空。

――很多年之后,这个美好的夜晚,一次一次地,出现在格兰仕的梦里,这是他的命运开始和那个叫作银尘的少年交织在一起的开始。

――人们都说,饕餮并不是完全的野兽,它们会在邪恶的杀戮本性里,零星残留下一些曾经属于人类的最美好的回忆,就像是一堆发臭的尸骸中,几朵孤零零的小花。

――它们庞大的身躯会守护着这些小花,蜷缩着将小花围绕保护起来,然后沉睡,或者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