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十节:金色光芒

银尘叹了口气,看着自己面前依然一无所知仿佛一张白纸的麒零,瞳孔里是欲言又止的神色。

不过也好,比起要重新改变一个已经学了某些不地道的魂术的人来说,麒零这样的人,反倒可以从一个最纯粹的起点开始。

银尘刚想把手放下,却突然感觉指尖划过微弱的电光,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手指重新释放出一波加重的魂力,这一次就不仅仅只是试探和测试了。

“别动。”银尘低声呵斥道,表情看起来有些凝重。麒零本来就害怕,看着面前突然表情肃穆得冷若冰霜的银尘,更加心里没底。

银尘骇然地收回手,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难以相信刚刚几秒钟内发生的事情,如果非要准确一点儿说,那就是自己释放出的魂力,如同被一个无法估计体积的巨大怪兽吞噬了,而且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更可怕的是,如果刚刚银尘是抱着伤害麒零的意图而使用了大量魂力的话,在刚刚眨眼的瞬间,银尘根本来不及将魂力及时切断收回,那此刻,毫无防备的银尘身体里的魂力,已经被吞噬大半了。

“你身体里面……到底有什么……怪物……”

“什么怪物啊……我不知道啊。你别吓我啊……”麒零的脸色苍白,完全不知道银尘在说什么,但是,他从银尘恐惧的脸上,知道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你站好,不要动。”银尘按住麒零的肩膀。

银尘伸出手,把麒零的衣服解开,少年肌肉纤细但结实的胸膛暴露在夜色里,麒零打了个冷战,皮肤上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你要……干吗……”麒零的表情有点儿尴尬。

银尘没有搭理他,伸出手,把五根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按在他的胸口,他闭上眼睛,更多的魂力开始注入麒零的身体。

而在下一个瞬间,银尘猛地感觉到顺着手指渗透进少年身体里的五股魂力,像是被一个巨大引力的黑洞吸食着一样,把自己身体里的大量魂力卷裹着,朝无限的深渊里拉扯。他想要把手从麒零胸膛上移开,却突然感觉到,五道快如闪电的魂力,像是扭动的灵蛇,缠绕住自己原来的魂力,从麒零身体深处反涌过来,疯狂地朝自己的身体里逆向钻噬。

银尘手掌猛然发力,将五指从麒零胸口的肌肤上震开,然后他朝身后倒跃而出,整个人像一只无声的飞鸟瞬间蹿上高高的树冠,然后在空中翻了个身,在离麒零一百米的地方,轰然一声坠落下来。爆炸一般的巨响,尘埃飞扬,烟尘中间,银尘单脚跪在地上,他膝盖下的地面已经裂开了好几条缝隙。

他抬起头,看见远处的麒零,笔直地仰面倒下。

胸腔里翻滚着的气浪,如同沸腾的水,却又极度寒冷,难以形容这种荒谬的错觉,对,就是沸腾不休的寒冷,像是无数尖刀利刃飞快地在身体内部游窜切割,所有的血管和筋腱,随着撕裂大脑的巨大痛觉而分崩离析。麒零张着嘴,在如同千钧重压下的剧痛之下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感觉身体被肢解成了碎块,然后又被撕扯成粉末,融化为黏稠的液体,最后嘶哑成蒸汽。

感觉整个身体都不再存在。

麒零痛苦地在喉咙里发出浑浊而微弱的声音。

意识混沌一片,无数股纠缠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肆意流动。仿佛洪荒大地,大大小小的水流从四处汇聚撞击,又重新离散而去,被幻觉笼罩的黑暗视线里,是无数条湍急奔涌流动的金色大河,密密麻麻各种分支构建成一团庞大的根系,身体里所有的动脉静脉甚至毛细血管,全部被这种金色光芒填满膨胀开来。

意识消散的尽头,最后出现了一只金色的眼睛。

谁的眼睛?

一切又重新消散于黑暗。

当麒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静谧的森林依然笼罩在黑暗里。只有树干与树干之间飘浮着不知道是什么的金色碎光,看起来像是飘浮的萤火虫。

他挣扎着撑起身体,刚才那种几乎要将身体撕裂成碎片的剧痛已经消失不见了,连一点点残留的感知都没有留下,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麒零转过头,看见坐在自己身后的银尘,他的脸色很苍白,正大口地喘着气,看上去快要虚脱的样子。

“你……没事吧?”麒零跑过去,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蹲下来。

“没事。”银尘瘦削而锐利的脸,在月光下看起来像是一碰就会碎的薄玉瓷胎。

麒零没有说话,此刻,他被银尘领口处露出来的脖子和锁骨肌肤上那些流动的金色回路吸引了。那些金色的纹路,看起来和刚刚自己失去意识时视野里出现的那些金色光河一模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麒零突然感觉,银尘脖颈间被这些金色回路照耀得发光的皮肤,充满了一种迷人的感觉,像是某种强大的力量,或者某种美到极限的神迹,在对麒零召唤。想要靠近,想要拥有……一种迷幻而错乱的感觉,混乱了麒零的气血,他压抑着胸口涌动的急促呼吸,猛地摇了摇头。

银尘看着面前的麒零,似乎全都了然于胸,他冲麒零挥挥手,虚弱地说:“你现在刚刚被【赐印】,你得……离我稍微远一点儿……”

“为什么啊?”麒零的脸红通通的,望着银尘。

“因为……你现在会觉得我……怎么说呢,非常地……‘迷人’?”银尘歪着脑袋,似乎想了半天,才尴尬地找到了这么个形容词。

“哈?……你?迷人?”麒零在黑暗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然后倒退两步,双手抱拳朝银尘一推,“这位先生,相信我,你真的想多了!”

银尘闭上眼睛,懒得和他争论。

麒零看着眼前虚弱的银尘,也不再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他安静地蹲在他面前,看着他,等了好久,看见银尘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的气色,他才拉拉银尘的袖子,小声地问他。

“赐印是什么啊?”麒零睁着一双大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你看见的这些金色的纹路,是构成我们魂力体系的基础,叫作灵魂回路。每一个魂术师身体里的灵魂回路汇聚的中心,都会形成一个印记,这个印记根据每个人身体里拥有的灵魂回路不同,会出现在身体不同的位置上,也会有不同的形状。而王爵和他的使徒身上的这个印记,被称为【爵印】。王爵寻找到自己的使徒之后,会将其带回帝都格兰尔特,赐予使徒灵魂回路,使徒继承了王爵的灵魂回路,也因此他身上的爵印和王爵一模一样,位置也相同。也因此,这个仪式,叫作赐印。”

“哦……”麒零听得半懂不懂,他抓起额前的头发,露出漂亮的发际线,表情有点儿困惑,“那为什么不等回到格兰尔特再赐印呢?荒郊野岭的我就这么被盖章了,你这个做王爵的会不会太随意了点儿啊?”

“刚刚不及时给你赐印的话,你就没命了。”银尘没好气地说。

“啥意思咯?”麒零嘴角一歪。

“爵印不仅仅是一个印记这么简单。它是我们魂力的最中心,也是我们最脆弱的地方,更是我们运用魂力时的发力点。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魂兽在我们体内的栖居之所。此刻你身体内的爵印里,苍雪之牙正乖乖地待在那儿么?如果刚刚我不给你赐印,它在你的身体里就找不到居所,会持续地在你体内横冲直撞,成为一股无法安静的暴戾之气,它的魂力和你的魂力没办法共存,最后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它死。”

“……这么吓人!”麒零坐在地上,“对了,苍雪之牙是什么?”

“就是昨晚上追杀你的那个怪物。”

“什么?!什么什么?!你说那个追杀我的怪物,现在在我身体里面?!太吓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