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回:猎人与玫瑰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风将云朵几乎都吹散了。漫天的星光点缀在黑蓝色的夜空里,仿佛天神随手撒在天鹅绒上的钻石。

巨大的海面波光粼粼,倒映出的星光、月光,和地平线上的璀璨星辰融为一体,将海天的界限温柔地抹去,眼前的天地似乎回到了浑圆的初始。

银尘的声音低沉地揉进海风里,听起来也带着一股涩涩的味道。

“其实我对于四年前的那场浩劫,也已经没剩下什么记忆了,都是一些碎片一样的场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死了,因为我记忆的最后,是格……是别人杀死我的画面。但是之后,我又重新活了过来,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帝都的心脏里了。那个时候,白银祭司告诉我,我之前身体里的所有血管筋脉还有灵魂回路,全部被切割断裂了,此刻身体虽然愈合,但是,之前的灵魂回路,已经被新生的**覆盖了,曾经的灵魂回路也已经被抹去,完全无法被激活。这种沉睡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重新恢复,很大的可能是永远都不会了……所以,他们在我全新的身体里,种植了新的灵魂回路,赋予了我崭新的天赋。”

“所以你就什么都没说地接受了自己崭新的身份?过去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没有意义了吗?”莲泉不太相信地看着银尘。

“因为在我脑海里的‘过去’,已经残留得不多了……刚刚醒来的那段日子,我被脑海里支离破碎的记忆折磨得一度想要去死。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像是几百张不同颜色的玻璃彩画,全部摔碎之后,把所有五颜六色的残渣碎片混淆在一起,然后从你的头顶倾倒下来,这些锋利的玻璃碎片快速地划过你的身体,你能够感受到每一个碎片带给你的疼痛,但是,你却拼凑不出完整的曾经的画面。大量的碎片流走了,剩下部分碎片深深地扎进我的血肉里,留了下来……那就是我现在仅剩的记忆……没有人告诉我,吉尔伽美什是死是活,只是在大家的言语里,他叛国这件事情,已经是既成事实了。之后,我被任命接替死去的费雷尔,成为新的七度王爵。但你知道吗,作为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那种孤独和荒凉的感觉……”

――每一天早上醒来,都像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时间,万千人群接踵摩肩,他们讲述的故事,他们在意的纷争,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为何存在。你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应该往哪里去。

――谁是你在乎的人,谁是你仇恨的人。

――你宁愿活在一个万籁俱寂的旷野,荒无人烟,但是有熟悉的草木岩泉,有清晰的脚印可以引领你走回那堆燃起的篝火。有小径分叉到一片甜美浆果的草原,有平缓的浅滩指引你前往熟悉的湖泊。

――但你不愿在一个喧闹却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存活,因为你身上的碎片,不能指引你,它只会成为你的桎梏,和顽念。

“所以这些年,你才一直隐忍地活着,远离了权力的争夺,和对魂力的饥渴,在所有的王爵使徒中,成为一个孤独的异类,对吗?”鬼山莲泉看着银尘,第一次明白,眼前这个被众人认为冰雪般冷漠的人,为何如此孤傲。他一身的记忆碎片,是他视为珍宝的财富,但也是他无尽的痛苦。

“因为这个崭新的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想找到吉尔伽美什。”银尘的目光里涌起清亮的泪水,“我曾经是他的使徒,所以,我永远都是他的使徒。”

“那麒零呢?”

银尘眼睛里闪烁的光芒突然颤抖了一下,像是烛火突然被风吹动。

这是这个崭新的世界,第一枚插在他身体上的,新的无法割舍的记忆碎片。

莲泉望着星光下的银尘,他的眼眶泛着红色,瞳孔湿漉漉的,仿佛被海水冲刷得温润光滑的黑色石块,莲泉有些不忍,于是转开话题:“只要找到吉尔伽美什,一切就都有答案了。”

“你知道吉尔伽美什在哪儿?”银尘回过头,声音里掩藏不住他的激动。

“吉尔伽美什被囚禁的位置,就在西流尔熔炼后变成的岛屿之下。一个囚禁之地如果想要能够困住强大的魂术师,那么除了需要物理条件上的密闭空间、坚不可摧的四壁之外,还需要一个拥有强大魂力的事物,作为封印。否则,一些强大的魂术师,就算你把他囚禁在大洋之底,或者铜墙铁壁中间,他依然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逃脱。封印可以是任何具有魂力的东西,比如魂器,或者魂兽,等等,作为封印的事物越强大,那么这个囚禁之地就越难被破坏,但是,作为封印的物件,魂力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消耗,当封印的魂力彻底消失之后,这个囚禁之地也就随之失效。所以,越强力的封印,有效的囚禁时间也就越长。吉尔伽美什超越常理的强大,让白银祭司不得不以“一个王爵”作为**封印,西流尔那种独特的天赋,使得他可以把自己和岛屿熔炼成为一体,同时整座岛屿浸泡在大海之中,在取之不尽的丰沛水元素里,西流尔几乎可以永生不死,因此,囚禁的时间也就接近了永恒……”

“熔炼?”

“对,我对熔炼不是非常熟悉,以我仅有的了解来说,熔炼是魂术师将自己的身体和其他不同的异质靠强大的魂力作为支撑,进行局部融合或者取代的过程。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禁忌魂术,在魂术发展早期阶段,一度非常流行。因为那个时候,人们对天赋和魂力的研究和探索,还远没有现在这么精进,人们对黄金魂雾的利用和想象力,非常局限。那时,魂术师身体的强度基本就决定了战力的强弱。因此,为了获取更加强大的力量,有一些王爵和使徒铤而走险,开始进行各种熔炼,从而强化自己的肉身。但是熔炼有极高的副作用,一来这种禁忌魂术的成功概率很低;二来,熔炼对自身**的耗损非常巨大。肉身被局部取代之后的魂术师,往往看起来像一个怪物……根据我查阅到的史料记载,在亚斯蓝的历史上,出现过将自己的骨骼熔炼为金属的,也有将【坎特尔寒狐】无坚不摧的利爪熔炼到自己身体上,取代自己双手的,有在自己的肩胛骨上企图熔炼一双巨龙的肉翅的……大量魂术师在熔炼的过程中死去,而成功幸存下来的人,就站上了魂力的巅峰,他们一度长期统治着亚斯蓝的魂术世界。但是随着魂术界对天赋和魂力的进一步研究探索,很快,熔炼这种古老而邪恶的增强力量的方式就被抛弃了。随着熔炼渐渐退出魂术界的主流,天赋的争夺和研究成为了新的趋势和方向。越来越多崭新而诡谲的天赋诞生,亚斯蓝的魂术界也从一直延续传承几种古老天赋的局面,进入了无数种天赋争奇斗艳、适者生存的时代,天赋的进化异变速度越来越快,逐渐诞生了很多杀伤力极其强大,或者防御力极其惊人的天赋,还有一些精准定位在干扰、掠夺、毒性、自体免疫等领域的小众天赋持续诞生,这些新生的天赋就像是病毒一样,很快就侵蚀了原本的魂术体系,曾经的十几种古老天赋在这些新天赋面前,就像是老态龙钟的庞然大物,它们被成群结队拥有尖牙利齿的敏捷怪物围攻,很快就倒下了,大批古老的天赋失去传承,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天赋流的崛起彻底宣告了强大**时代的没落,那是亚斯蓝历史上,第一次大范围地更新魂术系统。但是,绝大多数的熔炼,都是局部取代、局部融合,因为身体被置换或者置入的异质越多,排异反应也就越大,死亡的概率也就越高,而西流尔这种将全身彻底熔炼的做法,古往今来,都没有人成功过,只能说,【永生】这种从远古时代就存留下来一直延续的天赋,确实非常强大……”

银尘沉默着,但是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动容。尽管莲泉的语气平缓而冷静,但是,他依然能够在脑海里,想象出历史上这场惨烈的更新换代,这是无数白骨尸骸造就的魂术巅峰,人们只会记得闪耀的强大荣光,没人会记得阴影背后的无尽杀戮。

鬼山莲泉看着银尘,他的眼眶里含着两汪清澈的眼泪,泪光拥簇着他仿佛冰雪般通透的眸子,格外让人动容。

【西之亚斯蓝帝国・隐山宫】

“你闻到风暴里这股血腥气味了吗?山雨欲来风满楼,亚斯蓝很快就要风云再起了……”特蕾娅靠近幽冥英俊的侧脸,把鼻子埋进他的锁骨,深深地呼吸着他身上浓烈的男性气味。

“这不就是我们的最爱吗?杀戮的游戏,我们从小玩到大啊……”幽冥邪邪地笑着,不以为意。

“这次不一样,如果我预感得没错的话,亚斯蓝魂术界应该很快就会迎来第三次彻底的大范围更新换代了……”特蕾娅闭上眼睛,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无力和疲惫。

“第三次?我只知道第一次是熔炼时代的结束,那第二次是什么?”

“第二次,就是‘我们’的出现啊……你、我、神音、霓虹……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侵蚀,就是对亚斯蓝的第二次更新。”特蕾娅睁开眼睛,她纤长卷曲的睫毛下,是一双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美艳眸子,“没有我们,哪儿来这么多光怪陆离的天赋,如果要依赖天赋的自然进化和异变的话,至少几千年的时间,才会进化出我们身上这种和最初始阶段的那些古老天赋如此截然不同的天赋吧。这个世界上曾经被各种各样的庞然大物主宰,可是最终,它们都被人类这种又小又脆弱的生灵所统治,然而,人类可以无视挑衅各种比我们庞大得多的生灵,但却永远逃不过疾病的阴影,无数看不见的细菌、病毒,肆无忌惮地玩弄着人类的寿命――所以,进化,才是这个世界永恒的权力主宰。”

“那你预感到的第三次魂术更新,是什么?”幽冥收起他不羁的笑容,伸出肌肉结实的胳膊,把特蕾娅搂进自己的胸膛。

“我不知道,现在这头‘怪兽’依然还藏身在浓雾之中,我能够看见它闪烁着寒光的眸子,但是我却看不清它的样貌,它比我们有耐心,它有着更高的智慧……”特蕾娅的呼吸有点急促起来,“我们要小心翼翼地等。”

“可我不想等……”幽冥突然笑了,低沉的声音仿佛金属的音色,性感迷人,他修长而有力的手指,伸进了特蕾娅裹住身体的薄毯,他的手被力量的源泉吸引着,温柔但无从抵抗地朝着某个地方游动而去。

散发着危险气味的猎人,在荆棘丛林中,寻找到那朵含苞待放的玫瑰,他粗糙的手指,抚摸着带着露珠的娇嫩花瓣。

特蕾娅张开玫瑰花般艳红的嘴唇,轻轻咬在幽冥的胸膛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