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九十五回:双身王爵

“你说什么……什么新的回路?”幽冥转过头,看着此刻高高站在海银头上的鬼山莲泉,她全身散发着让人无法逼视的金色光芒,庞大的魂力正在她身体内部反复凝聚淬炼,让她整个人变成了一个高能量体的存在。

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应到,遥远天空上的她,身体里涌动的魂力已经到了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地步。

鬼山莲泉操纵着海银,逐渐往鬼山缝魂和闇翅的方向靠拢,她的意识在汹涌的魂力冲击下变得混沌,但是她潜意识深处,依然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找到鬼山缝魂,然后带哥哥一起逃离这里。她的脸上呈现着一种骇人的狂乱,接近崩溃边缘的狰狞撕扯着她的五官,她的双眼一片混沌失焦,看上去似乎已经失去理智……

地壳剧烈地震动着,岛屿持续崩裂,海银庞大的身躯逐渐从海里翻涌而上,刚刚呈现的,仅仅只是它庞大身躯的冰山一角。银尘站在海银巨大的尾部,勉强躲避着周围的坍塌,漆拉高高地飞掠上海银的后背,他企图想靠近鬼山莲泉,然而周围狂暴的魂力几乎让整个空间都扭曲起来,漆拉艰难地朝莲泉靠近,然而举步维艰。

“鬼山莲泉现在不是五度使徒了,她现在是……”特蕾娅双眼瞳孔急剧缩小着,非常惊恐,嘴角的血沫被风吹散,“她现在是最新的六度王爵,她是这片海域上新的永生王爵……”

“这怎么可能?!”幽冥突然松开手,他的面容上杀气四溢,他咬了咬牙,阴郁的面容看起来仿佛一条冰冷的巨蛇。

“西流尔临死前把他的灵魂回路赐予了鬼山莲泉,也就是说,他让鬼山莲泉成为了他的使徒。”特蕾娅擦掉嘴角的血迹,伸手按住大腿上那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手背上的金色纹路闪烁着,大量的魂力覆盖住伤口,她的血肉缓慢地愈合着。

“莲泉身体里已经有五度王爵的灵魂回路了,如果再增加一套灵魂回路的话,两股性质截然不同的魂力之间瞬间就会产生强烈的排斥,导致**全面瓦解破碎,她怎么可能活到现在?”神音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她的疑惑其实是此刻所有人内心的共鸣。然而,她眼睛里面,还闪烁着一种别人没有的光芒,那是几乎快要发狂失控的嫉妒。

“普通的两套灵魂回路绝无可能共存,然而六度王爵的灵魂回路实在是太过特别了,它压倒性的愈合能力,以接近永生的强度,让两套回路安全地共存在了一个身体内……因为不同性质的魂力互相排斥而摧毁的身体脉络,都能够在瞬间被强大的愈合能力复原……并且西流尔死亡的瞬间,鬼山莲泉也就继承了六度王爵的身份和魂力,她身体里的这套灵魂回路立刻复制了一倍……她此刻等于拥有三套灵魂回路,除了一度王爵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王爵能够在体内共存三套灵魂回路,而且是不同属性。她现在的魂力凌驾在我们所有人之上……”特蕾娅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一方面来自于她刚刚在洞穴里受到的难以想象的重创,另一方面,也来自于她内心的绝望。她看着幽冥,内心有一条线索渐渐清晰起来,仿佛有一双手,为她拂开了眼前的迷雾。

“不!这不可能!我才是六度使徒!就算西流尔死了!也应该是我来继承他的爵位!你撒谎!”天束幽花突然冲出女神的裙摆的范围,她因激动而充血的脸上,是两行滚滚而出的泪水。然而,她忘记了,周围正在地裂天崩,漫天呼啸翻滚的巨大魂力,瞬间将她掀起,重重地摔向身后的岩石。她在如此巨大而突如其来的魂力压迫下,昏迷了过去。

“幽冥、漆拉、银尘、霓虹、神音……我以天格领导者的身份命令你们,现在立刻联手猎杀鬼山莲泉,绝对不能让她离开!”特蕾娅挣扎着站起来,她朝天空呐喊着,口中涌出更多的鲜血。

话音刚落,幽冥就立刻转身朝海岸线冲去,紧随他身后,漆拉银尘霓虹神音四个人的身影也飞快前冲,五人如同流星般席卷向海岸线。

然而,对他们五个无法释放魂兽的人来说,此刻高高在上的鬼山莲泉和缝魂几乎是无法追击的,就算幽冥的魂力再强大,也难以将魂力送抵遥远的高空。

“幽冥,构筑冰桥轨道追击!我在下方帮你维持基座!”特蕾娅冲着狂奔的五人呐喊。

幽冥抬起手,金色魂力从掌心闪电般扫向海面。

巨大的冰块凝结的轰鸣,五道冰面从海面拔地而起,仿佛五把冰刀斜斜地挑空而上,随着冰桥轨道越来越长,挑空高度越来越高,对基座的承重压力就变得越来越猛烈。特蕾娅冲到海岸线边上,她双手朝着五道冰面的基座虚空一握,阴冷但柔韧无比的魂力仿佛牢不可破的丝绸,卷裹住五道冰面的基座,大块大块的冰晶在海面扩展凝结,基座无限扩大,仿佛五座晶莹剔透的岛屿从海面上浮起,将冰桥牢牢支撑在海面之上。

五人沿着五道冰面飞速地攀升,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冰面在幽冥的魂力催动之下,朝着天空急速地伸展,天空里炸裂着巨大冰块不断凝固的咔嚓咔嚓的声响,仿佛整面苍穹都在碎裂,眼看冰桥就要抵达鬼山莲泉所处的位置——

突然,本应冲向妹妹准备会合的鬼山缝魂,像是着魔般地调转方向,冲向幽冥五人。他从闇翅身上跃下,跳到幽冥所在的那道冰桥之上,他沿着冰桥朝下全力俯冲,全身的金色刻纹暴涨到了一个极限。

幽冥冷笑一声,抬起手在喉咙处一抓,手缝中间金光四射,他握紧拳头往身后一甩,空气中一阵尖锐而清澈的水晶折叠扭曲的声响密集爆发,一面黑色的巨大水晶镜面在他身后悬空出现,跟随着他往上朝鬼山缝魂飞驰,幽冥的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水晶镜面像是突然变成了液体,泛出一阵剧烈的涟漪,随后,两个黑暗幽冥的投影,从镜面里穿透而出,两个死灵投影一左一右奔跑在幽冥身边,如同两个邪恶的分身如影随形。

三个幽冥调动起全身的魂力,手上凝结出黑色冰晶幻化成的利剑,风驰电掣地朝鬼山缝魂冲过去。他们彼此的魂力都燃烧到了极限,仿佛都是同归于尽般的拼死一击。

“别杀他!别杀他啊!!”特蕾娅突然抬起眼睛看向天空,随即立刻对着幽冥撕心裂肺地呐喊,“——他就是想死!”

巨大的爆炸声。

天上翻滚的乌云,瞬间出现一个空洞,仿佛天空被炸穿了一个缺口。

五道巨大的冰面瞬间崩塌碎裂。

霓虹、漆拉、银尘和神音的身影都被这股爆炸的气浪掀得远远飞去,他们卸掉了全身的力量,任由身体被狂风席卷着如同断线的风筝往后飘飞而去,只有这样才能抵消这股足以撕裂天地的力量。

当刺眼的金色光芒散去,天空中颓然抛下的,是浑身千万道伤口、鲜血喷洒不止的幽冥,他已经昏迷不醒,残余的呼吸仿佛游丝,仿佛一颗陨石一样,朝大地坠落。

而另外一边,是如同陨石般坠落的鬼山缝魂的尸体。

他的身躯已经冰冷,双眼却没有闭上。他眼眶里残留的泪水,混合着从他额头那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处流下来的血,飞洒在辽阔的雷恩海域上空。

他的身上残留着仿佛幽冥特有标志的黑色冰晶幻化成的巨剑,心脏、小腹、右膝,三个位置上,插着三簇黑色墓碑般的水晶。

特蕾娅睁着双眼,难以置信自己感应到的魂力强度——一个崭新的、超越一切法则的、具有压倒性力量的双身王爵诞生了。

一个拥有四套灵魂回路的怪物,诞生了。

“哥哥!!!”远处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巨大的海银头部传来,然后,痛苦的呐喊就消失在一片巨大的空旷里。

天地间有两三秒钟彻底寂静,像是所有的声响都被一个看不见的怪物吞噬了。世界静止在了真空里面,周围的漫天雨水和血滴,如同悬浮般静止,石块以缓慢的速度飘荡在天空里……

片刻的寂静过去之后,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海银的身上传来,仿佛一颗陨石从天而降撞击向大地,顷刻间汹涌而来的光线剥夺了所有人的视觉。

刺眼的白光消失了,视线的尽头,天地重新聚拢起来。

庞大的岛屿已经被摧毁得只剩下零星的礁石。而大海的中央,一座崭新的岛屿崛起了。那是彻底觉醒的海银。它咆哮着,将它庞大的身躯完全展现在阴冷的月光之下。而在它的头顶九颗血红的眼球中间,迎风屹立着面无表情、眸子里充满着无穷无尽杀戮之光的鬼山莲泉,她冷冰冰的声音,从大海的中央传来:

“你们杀了我哥哥……你们联手杀了他……不过没关系,他不会就这样孤零零地死去的……今天,我要你们所有人,都在这里给他陪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