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九十一回:永夜晨曦

“我会保护你的,我们并肩作战!”麒零拍拍胸膛,露出灿烂的微笑,他的笑容,在黑压压的乌云之下,显得格外灿烂而充满朝气,就像是乌云勾勒出的金边,“而且,有女神的裙摆在,怕什么啊!”

“没用的……”天束幽花低声地说。

“为什么?你不是刚刚才说女神的裙摆能够防御所有魂兽攻击吗?那我们待在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啊。”

“我们周围的这些白色丝绸,只是女神的裙摆曾经被击碎后掉落的残片,能够抵御的冲击和盾牌本体相比,低得可怜。而且,如果没有魂器的宿主持续不断地提供巨大的魂力作为供给,那么它的防御能力会随着消耗而逐渐减弱,最终被破防。而真正的女神裙摆,并不属于银尘……”天束幽花看着麒零,犹豫了几秒钟,缓缓地说道,“真正拥有女神裙摆的人,是特蕾娅。”

“什么?!”麒零有点说不出话来,“……不过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就算这样,那为什么说这里是亚斯蓝最黑暗最血腥的地方呢?”

“除了一度王爵使徒之外的所有王爵使徒,都会聚到了这个岛上,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好像是有点太巧了……”

“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局’。”天束幽花咬了咬嘴唇,“这一路上的巧合,都太多了。如果说一件事情是巧合的话,连续很多次巧合一起发生,那么只能说,这是布局者一步一棋的精妙算计。”

“听不懂!”麒零被她说得头皮发麻,但又摸不着头脑,感觉胸膛里有两百只耗子一起在挠他。

“你怎么那么笨哪!”天束幽花跺了跺脚,忍不住伸出手掐麒零的胳膊,她快要气死了。

“你刚刚说‘一路上’的巧合都太多了,你说的这一路到底是哪路啊?”

“从我和你遇见的第一天开始!”天束幽花的脸微微一红。

“什么?”麒零愣住了。

“你进过魂塚,你应该知道,魂塚里面的魂器是不断从山崖上生长出来,然后又不断地消失的,这点你知道吧?”天束幽花问麒零。

“知道。”

“所以,如果不是有精确的信号提醒,魂塚之外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魂器会出现的。对吧?”

“对……”

“所以,鬼山莲泉和我,都得到了同样的精确信号提醒,所以我们才会在同一天闯进魂塚。大半个月前,特蕾娅就通过天格使者传讯给我,告诉我,我需要获取的魂器是回生锁链。他们留下了一盆‘夜萤草’,遇见你的那天晚上,我正要准备出发进入魂塚,因为‘夜萤草’整株都已经开始发亮。这就是我的信号。”

“你不是说是银尘求你进魂塚帮我的吗?”

“那是我为了报复银尘把我打倒在地我才让他下跪羞辱他的。不管他求不求我,那天晚上,我都会进入魂塚的。”

“所以莲泉的回生锁链本来应该是你的?”麒零忍不住问道。

“你知道回生锁链是空心的吗?”天束幽花的声音突然有些异样。

“空心的……那里面是什么?”麒零好奇地问。

“西流尔的头发。”

“……什……”

“所以你就明白,为什么我会认为回生锁链理所应当属于我了吧……当看到莲泉夺取了回生锁链时,我整个人愤怒得已经根本就没有理智去好好思考为什么我们会同时得到讯息夺取回生锁链,我只认为莲泉在撒谎,或者顶多认为讯息出现了错误。但我现在才明白,讯息没错,信息被精准地送达并触发了……从这里开始,一路的巧合就多得有点过分了。”天束幽花冷静下来,她的目光里有一种和她十六岁少女不相称的成熟。

“然后是魂塚出口的那一枚正确的棋子被更改了,对吗?”麒零接过天束幽花的话,开始思考。

“没错。而且,如果按照现在的局面发展来推测的话,应该是出口左右两边的棋子都被更改过了。我相信,就算原本属于禁忌的那颗代表‘死亡’的棋子,肯定也不是通往尤图尔遗迹,而是通往一个更加‘死亡’的场所。更改棋子的人,需要保证无论我们怎么选择,都必须将我们导向尤图尔遗迹……”

“为什么要让我们进入尤图尔遗迹呢?里面除了一堆亡灵之外,什么都没有啊……”

“你忘了你在里面遇见谁了吗?”天束幽花瞪了麒零一眼。

“莉……莉吉尔?”麒零的脸色有点发白。

“没错。”天束幽花点点头,“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岛上?”

“因为我们在尤图尔遗迹里面感觉到了不对劲,漆拉说需要找一个能够大范围感知魂力的人,正巧他知道她在哪儿——现在我知道他说的是特蕾娅了,所以我们来到了这里。”

“那我们是为什么会偏偏又要再次去到尤图尔遗迹呢?”

“因为我和银尘提起了我在尤图尔遗迹遇到了莉吉尔的事情,我告诉银尘我在福泽镇上见过她……”

“那为什么尤图尔遗迹里万万千千个亡灵,偏偏我们就正巧遇见了唯一一个你认识的魂术师呢?”

麒零说不出话来。

“如果按照白银祭司的说法,鬼山兄妹叛变,因此下达了猎杀命令的话,那么这个岛上就应该只有幽冥神音,和鬼山兄妹。”天束幽花看着满天汹涌的魂兽,她的心里涌起绝望的寒冷,仿佛是永远不会亮起的黑夜染进了她的眼睛,“但是此刻,我们所有人,所有人都因为一连串的‘巧合’来到了这个岛上。”

“你是说……”麒零终于明白天束幽花的意思,但他却不敢说下去了。

“这一次的猎杀红讯,根本不是仅仅下达给鬼山缝魂和鬼山莲泉的,而是针对这个岛上除了幽冥神音之外的所有人。”天束幽花冷冷地说。

“包括特蕾娅霓虹漆拉和银尘和我们?我们这些人肯定不一样吧!”麒零猛地摇头,难以接受,但是内心深处却升起某种难以描述的恐惧和阴冷。

“当然不一样,要区分我们这群人,很简单,把这一路上的所有遭遇都当作是‘巧合’的人,就是这一次杀戮刀刃下的猎物。而一路促成这些‘巧合’发生,精心布局的人,则是猎人。”

洁白的巨大丝绸缓慢摆动着,仿佛一场盛大葬礼上的白色经幡。

麒零无力地坐了下来,冰冷的礁石坚硬而锋利。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那我呢,我那天把你惹生气了,一路被你打进甬道,误打误撞地跌进深渊回廊,这个总不可能也是精心布局吧?你也是猎人吗?”麒零的眼睛红红的,他把断刃丢在脚边,低下头。

“只有你是唯一的‘巧合’……我想,你就是这张精密编织环环死扣的捕食巨网上,唯一一个可以被解开的结吧,也许正是有你的存在,亚斯蓝才有可能走向彻底不同的命运。”天束幽花在麒零身边坐下来,她看着他,笑了,“刚才是谁说要和我并肩作战来着?还算数吗?”

麒零抬起头,他擦了擦湿漉漉的眼睛,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重新灿烂起来,他站起身,把巨大的断剑扛上肩膀:“当然算数,放心,我会保护你!”

天束幽花忍不住嘲笑他:“你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

说完,天束幽花用余光悄悄地打量着身边这个挺拔英俊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那些寒冷和恐惧渐渐消失了。

她仿佛看见永远不会亮起的黑夜尽头,温柔地擦出了第一缕晨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