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八十九回:荣耀之血

漫天疯狂的各种魂兽,密密麻麻如同黑雨般朝岛屿上急坠而去,它们和岛屿的距离在飞快地缩短。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发狂兽群的,是亚斯蓝国境内集结的王者,他们对魂力的驾驭已经登峰造极,这片汪洋大海更是给他们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源泉,滔天巨浪在他们的操纵之下随时都能变成毁灭天地的利器。

他们曾经并肩战斗,他们也曾彼此厮杀,然而此刻他们却下意识地站成了四道由远及近的防线。虽然他们在这个被鲜血主宰的杀戮世界里已经渐渐被磨灭了对彼此的怜悯和信任,但在他们的骨髓深处,依然流淌着最高贵的荣耀之血,守护万众平凡苍生是他们永恒的使命,因此他们锋利却不邪恶,他们孤独却不卑微。

离魂兽最近的海岸线沙滩上,站立着此刻岛上众人里,排名最高的一对王爵使徒,幽冥和神音。虽然位居显赫的高阶爵位,但是,他们脸上的神色却毫不轻松。神音手上的束龙分裂成四股龙筋,飞快地围绕着他们两个游动,龙筋包裹起来的空间里,寒光四射,冷锋逼人。幽冥目光里闪动着金黄色的光芒,他裸露在飓风里的皮肤上,金黄色刻纹闪动不息,他黑色雾气般的长袍肆意翻涌,脚下飞快旋转着他的阵,谁都不知道这个阵的作用,只有他脸上那个残酷而邪恶的微笑,无声地宣告着他凌驾众生的力量。

海岸浅滩后第一层山崖上,漆拉面无表情地迎风观望。他的面容冷漠而淡然,柔美得失去性别界限的五官上,看不出明显的情绪流露。他脚下仿佛呼吸般明灭着一个缓慢旋转的阵,阵的光芒非常微弱,时隐时现,很显然,他只是将魂力刚好维持在能够支撑阵的消耗量的最低值。他从来不会浪费一点一滴的魂力。对他来说,只有他无法摧毁的对手,而没有可以摧毁他的对手——任何时候,他只需要将脚下的大地做成一枚【棋子】,他就可以轻松而潇洒地离开任何劣势的战局,他的长袍仿佛慢动作一般翻飞在风里,他看起来就像是站在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接近的世界里。他简直就是幽冥的反面——对幽冥来说,魂力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他无时无刻不在释放着汹涌的魂力,随时都企图在瞬间主动引爆无数伤害。这是他杀戮王爵的本能。

再远处。则是特蕾娅和霓虹。特蕾娅的双眼此刻翻涌着剧烈的白色风暴,眼眶中骇人的惨白配合上她嘴角妩媚的笑容,让她像一个在地狱入口处迎接着新亡灵到来的美艳的死亡使者。全身小麦色肌肤,肌肉饱满身材高大的霓虹,如同一个面无表情的战神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守护在特蕾娅的面前,他的双臂涌动着大量金色的纹路,他的双手随时都可以变成撕裂一切的斩杀利刃。

最后一道防线,是从天空上翩然降临的银尘。他一身白衣如雪地站在一块黑色岩石组成的平坦地面上。他的双眼绽放着金色的光芒。在他脚下旋转不停的光芒之阵里,无数剑柄、盾牌、锁链、长矛,以及一些无法辨认出形状的魂器,正如同不断绽放的花瓣一般。将他层层叠叠地围绕起来。上百件魂器互相吸引震动,发出尖锐的蜂鸣声。

他抬起金色的双瞳,握紧拳头,一双铂金锻造的拳刃从他的指缝间幻化成型。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天空上,朝他们冲击而来的万千魂兽,如同一群黑色的流星陨石从天而降。雷霆万钧地携带着足以摧毁天地的力量。

这是亚斯蓝最坚不可摧的一道防线,如果连他们都无法阻挡这场浩劫的降临,那么万千生灵必将被残忍埋葬。

银尘的心跳渐渐加快。他转过头,看着身后站在女神裙摆里小小的麒零和天束幽花,他们如此年轻,如此美好,如果自己最后这道防线失守……

突然,有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线从银尘的脑海里闪过,他隐隐地意识到了某种冰冷尖锐的东西,正对着自己散发着阴谋的气味,然而是什么呢,银尘却捕捉不到任何具体的线索。

鬼山缝魂和鬼山莲泉与周围密集围绕着他们的数万魂兽一起,急速地朝岛屿上坠落。

缝魂转过脸来,他深邃的眼睛望着莲泉,他的声音里充满着诀别的悲怆:“莲泉,答应我,唤醒西流尔之后,你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他的声音像是温热的泉水,他粗糙有力的双手捧着莲泉的脸庞,手掌心里海浪般翻涌的魂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到莲泉耳朵下方的爵印——这是他最后仅有的残余魂力。莲泉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仿佛滚烫的珍珠。

随着缝魂魂力的减少,越来越多的魂兽从催眠里挣扎出来,失去控制的魂兽变成发狂暴戾的怪物,朝着岛屿上的王爵使徒俯冲而下。

“去吧!莲泉!”鬼山缝魂一声怒吼。

无数魂兽突然齐声鸣叫,魂力在空气里震荡出的透明涟漪把所有人的视线冲击得摇晃模糊。鬼山缝魂用力地在莲泉背后一推,莲泉的身影从闇翅的背上轻轻地朝斜后方飞去。

鬼山莲泉看着前方渐渐走远的缝魂悲怆的背影,她张了张嘴,眼泪滑下她的脸颊。

——鬼山缝魂,如果你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没你那么伟大,我不想做王爵,我只想做一个被哥哥守护的妹妹。这个世界无论腐朽堕落成什么样子,都轮不到我来拯救。这个世界,有人比我更想成为英雄,成为至高无上的王者。鬼山缝魂,你永远没有办法丢下我,因为,我会一直追着你走。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活着,我就活着。

莲泉在空中轻盈地一个转身,朝一头**的巨大海蝶飞掠而去,她矫健地翻身上到海蝶长满鳞片和触角的光滑后背,藏身在它巨大的翅膀背后。莲泉伸出手按在它的后颈上,眼中金光绽放。海蝶在她的催眠下,不动声色地渐渐朝远离兽群的方向斜斜地飘飞出去,仿佛一只断线的风筝,悄无声息地朝刚刚莲泉探测到西流尔魂力的那个洞口飞去。

她的眼泪被风吹成长线,洒向鬼山缝魂此刻被死神笼罩的背影。

所有人都屏息凝视着,做好抵御第一轮魂兽攻击的准备,王爵和使徒们的目光都牢牢地锁定在第一排快速冲击过来的魂兽上,谁都没有注意到,藏身在万千魂兽中的闇翅后背上,鬼山莲泉已经没有了踪影,只剩下鬼山缝魂单膝跪在闇翅后背上,虚弱但依然坚强。

除了特蕾娅。

“哎呀,兵分两路了啊……这么多魂兽,真是不太好找啊。”特蕾娅白色风雪肆虐的眼睛半眯着,仿佛看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天空中是成千上万魂力汹涌狂暴的魂兽,各种属性的巨大魂力交错扭曲成飓风般的扰动,想要通过魂力感应追踪到莲泉的行迹,就像是在沙尘暴中寻找一粒沙。

特蕾娅敏锐的感知化成锐利的网,撒向天空。然而她的魂力瞬间就被狂暴的魂兽吞没,她勉强维持着自己的感应天赋,仿佛一只孱弱的蜂鸟,企图在龙卷风里追上一枚它丢失的草籽,然而,这怎么可能呢,无论蜂鸟如何扇动翅膀,它都难以——

“你已经跑到这么远啦?真是的,妹妹怎么能丢下哥哥呢,现在的小孩子,越来越没有规矩了,那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吧,嘻嘻……”特蕾娅收起眼睛里翻涌的白色风暴,转身抚摸着霓虹的胸膛,“你在这里等我哦。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特蕾娅身形展动,追踪鬼山莲泉而去。她的身影快速地几个起落,已经离鬼山莲泉只有数百米之遥。沿路无数的魂兽,都被她巧妙而轻松地绕过——她甚至都不用发动天赋,以她纵横万米的感应能力来说,提早预算出魂兽的轨迹和进攻方向完全不是什么难事,无论前面冲过来的是一头,还是一万头,对她来说,都像是信手拈来,闲庭信步。就像是在一阵纷纷的樱花雨走过,也能不被任何一枚花瓣沾染衣裳。

特蕾娅甚至都没有把速度提到很快,因为,任何猎物,一旦被她的天赋捕捉,身上就会留下锁定标记,这种标记就像是在她和猎物之前,拉起了一根坚不可摧的柔韧丝线,除非特蕾娅解除标记或者魂力耗尽,否则,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对特蕾娅来说,一样如同近在眼前。

特蕾娅停在莲泉消失的入口,她看了看黑幽幽的洞穴,又转头看了看天上那即将撞击岛屿的黑压压的万千魂兽,她微笑着:“一打二,有点头疼啊。”说完,她睁开白色混浊的双眼,毫不畏惧地低头跟进了洞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