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八十六回:天地随行

“想去哪儿啊,姐姐?”神音抬起手,伸到后颈脊椎的地方,用指甲轻轻地划开皮肉,将那条脊髓般的白色长鞭【束龙】从体内缓缓拔出,和其他大多数王爵使徒从身体内取出魂器的方式不同,神音并没有快速而轻缓地取出魂器,她似乎毫不在乎对**的创伤,看起来,她非常享受这种痛苦。

神音眯起眼睛,冲莲泉盈盈微笑,刚刚在特蕾娅面前拘谨而又慌乱的样子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此刻的她,和身边的幽冥并肩站立,一黑一白两个修长的身影迎风而立,他们脸上的神情一模一样,充满着对鲜血的渴望和对杀戮的期待,他们仿佛挥舞着隐形的镰刀,正在等待对生命进行快速地收割。他们的目光里闪动着千刀万刃。

“又是你!”鬼山莲泉低喝一声,手上的锁链突然暴涨激射,在无限延展长度的同时又分裂出更多根数,短暂的瞬间,整个天地间都交错穿梭满她闪动着银白色光芒的巨大链条,周围的空间被她的链条锁成了一个密闭的网。

“才刚刚取得魂器而已,你用熟了吗你,你别丢人现眼了!”神音冷笑一声,朝天空奋力一跃,白色的纱裙在天空中舞动翻飞,她敏捷的身影闪电般朝闇翅冲去,与此同时,她手中的长鞭顷刻间分裂成四股龙筋,神音伸手朝脚下的海面虚空一抓,成千上万密集的水珠从海面朝天空上升,仿佛时间倒流状态下的倾盆大雨,神音手腕灵巧而有力地翻动着,四根龙筋在空中风驰电掣,破空声猎猎作响,龙筋扫过密集的雨水,鞭子沾上雨水,迅速吸收膨胀。龙筋化成四条巨龙,每一根长鞭的鞭头,都挣扎变形出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龙头,口中无数锋利的獠牙交错咬合,闪动着冷锐的寒光,血盆大口里不断地传出咆哮的龙吟,将整个天地震动得几乎摇晃起来。

鬼山莲泉的锁链仿佛游动的白色细蛇,朝着四条巨龙缠绕而去,锁链一圈一圈缠绕在巨龙身上,莲泉双眼金光四射。锁链开始收紧绞杀,锋利的金属边缘切割着鞭子上一片一片龙鳞,天空里充满了这种刺耳的声响,锐利地冲击着人的耳膜。

连幽冥和鬼山缝魂,都觉得胸口一阵一阵气血翻涌。

两个使徒拥有如此类似的魂器,似乎冥冥之中就是一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残忍对手。

幽冥看着天空里持续释放着巨大魂力的神音,隐隐有些担忧。他也几乎没有见过神音如此全力以赴的状况。然而神音心里非常清楚,她之所以一上来就将魂力提升到几乎最高强度,是因为她知道此时此刻的鬼山莲泉。早已经不是当初在雷恩被自己困在甬道里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可怜使徒了。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如果不趁着鬼山兄妹在调动起无数的海底魂兽之前解决他们,那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神音明白,在鬼山兄妹面前。自己和幽冥都无法释放魂兽,否则他们很可能将之催眠,令本应和自己并肩战斗的魂兽转头反噬自己。特别是幽冥的诸神黄昏,如果失去控制的话。这片海域甚至包括离这里最近的雷恩城,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人间炼狱。

神音全身的金色刻纹肆意而暴虐地绽放着光芒,她双眼发红。双臂朝前一甩,“唰唰”两条巨龙长鞭朝闇翅那两双锋利的巨爪缠绕而去,当鞭子缠住了闇翅的双腿时,她突然在空中朝后将身体一拧,喉咙里发出巨大的怒吼。神音巨大的拉力,竟然让庞然大物闇翅稳不住身形,被两条龙鞭拉扯着,朝神音的方向滑去。

鬼山缝魂和鬼山莲泉脸色渐渐苍白起来。不愧是杀戮使徒,虽然不清楚她长时间作战的续航能力,但是至少这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足以傲视群雄。

闇翅依然勉强挣扎着,但是还是被鞭子拖曳着,一点一点地朝神音滑去。

神音嘴角冷笑,然后将手腕上的那串冰蓝色的宝石往空中一扔,空气里七团蓝色的闪烁光点旋转着,渐渐幻化成七个风驰电掣的虚幻的神音,卷动着白色光芒的七个幻影在空中旋转着交错飞掠。

七张一模一样花朵般娇艳的脸上,是毒蛇带血獠牙般凛冽的杀戮气息。

鬼山莲泉心中一沉,空中游走的锁链突然被几条巨龙长鞭缠得动弹不得,她闭上双眼,身体里震荡起一股排山倒海的魂力。猛然间,回生锁链突然暴涨三倍,如同双手环抱的柱子般粗细。链条每一个环扣的边缘,都如同刀锋一般又薄又利,突然膨胀开来的力道,将缠绕着它们的龙筋,切割得鲜血直流,空气里四散激射着大量的龙血,仿佛从天而降的猩红暴雨。

四条巨龙的悲痛龙吟,响彻天地,连空中的乌云,都被震动得翻涌不息,四散破败。

“你找死!”神音看着被切割出巨大伤口的巨龙,脸上寒光爆射。

两条巨龙突然松开锁链,朝鬼山莲泉席卷而去,狰狞而巨大的龙口利牙交错,莲泉脸上一阵慌乱,但闇翅被神音拉扯着,躲避不了。

正在这个时候,鬼山缝魂举起月光色的长剑,他胸膛上金黄色的十字刻纹绽放出剧烈的光芒,空气里无数卷动着的白色冰冻气流唰唰地朝剑身蹿去,凝固在剑身表面化成森然的寒气,他举起长剑朝闇翅脚下的龙身砍去,剑气暴涨,仿佛凌空横斩的白色软刃,闪电般地切割进龙鳞深处。

两声巨大的惨叫,两条龙鞭吃痛,松开闇翅的爪子,闇翅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鸣叫,冲天而起。

“莲泉,现在!”鬼山缝魂大吼一声。

莲泉心领神会,她转身和缝魂以背相靠,双眼紧闭,天地间一阵巨大的雷声,闇翅载着他们两个朝云朵之上飞快地爬升,与此同时,他们脚下辽阔的黑色汪洋,隐隐发出无数沉闷而遥远的怒吼。数以万计的游动的光芒,在黑色的海面之下隐隐发亮。顷刻间,浩瀚无边的黑色海洋变成了一面混沌的星空,密密麻麻的光点,在沉闷的巨响中呼之欲出。

神音心里突然有着无限的恐惧,她回过头,看着幽冥。

幽冥冲她点了点头,然后朝天空飞快地拔地而起,仿佛一股冲天的黑色气旋,他修长而矫健的身形,一瞬间就追上了朝天飞掠的闇翅。他双眼含怒,面若冷霜地冲鬼山缝魂说:“使徒和使徒打斗,你一个王爵凑什么热闹,你的对手是我!”

说完,他朝天空将头一仰,胸膛上的金色刻纹激射开来,翻滚的乌云深处,无数的水汽凝结翻涌,瞬间幻化成上万根巨大黑色冰柱,从天空雷霆万钧地笔直刺下。

鬼山莲泉挥动起白色的锁链,如同旋转的星云般将她和缝魂围绕起来,激射而下的巨大黑色冰箭撞碎在旋动的锁链上,化成碎裂的黑色冰块,只是闇翅巨大的身形无处躲藏,“噗噗噗——”转眼间密密麻麻数十根巨大的黑色冰箭穿射过它的翅膀和身体,漫天洒下滚烫的血雨。伴随着闇翅巨大的哀鸣声,他们随着闇翅一起朝海面上跌落下去。

天空里的幽冥一声冷笑,朝上突然跃起,仿佛跃出水面的黑色鲤鱼一般,在空中调转身形凌空倒立,他双脚上方瞬间凝结出一面巨大的黑色冰晶,他双脚用力一瞪,朝下急速坠落,追着鬼山兄妹而去。

他如同一个黑色的鬼魅,从天空之上斜斜刺下,他将左手再次用力一斩:“坠!”天空里,又一批成千上万的巨大冰箭怒射而下,这一次,每一根冰箭都变得更加庞大而沉重,速度更加剧烈,雷霆万钧,仿佛一面当头轰然砸下的带刺巨墙。

而更加绝望的是,幽冥将右手一抬,身下的海平面上,突然疯狂地拔地而起数十根锋利的黑色冰晶尖刺,刚刚钻出海面的尖头仅仅仿佛是雨后的春笋般毫不起眼,然而短暂的瞬间之后,黑色冰晶持续拔地而起,仿佛诡谲扭曲的藤蔓般“哗啦啦”朝上摇曳爬升,沿路不断吸纳着海洋上翻滚的浪涛和天地间的水汽,冰晶膨胀着直径围度,很快就变成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小山,碎裂的冰块噼里啪啦坠落深海,鬼山莲泉看了看头顶压下来的黑色冰箭,再看看脚下此刻正朝他们疯狂吞噬而来的巨大黑冰嶙峋山脉,在这样两头夹击的当下,她心里一慌,手上的锁链突然露出一个缺口,鬼山缝魂的肩膀被一枚冰箭猛然洞穿,滚烫的热血飞溅开来。

“哥哥!”莲泉大喊。

“不要管我,全神贯注!莲泉,现在放松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鬼山缝魂依然紧闭着双眼,全身的魂力在他的灵魂回路里疯狂而有序地流动着。

“是!”莲泉眼睛里含着热泪,她抬起头,看着从上面坠落下来的黑色鬼魅般的幽冥,又看了看岩石上此刻正在休息伺机而动的神音,她闭上双眼,全部的魂力朝着脚下黑色的海面涌动而去。

“起!!”鬼山莲泉和鬼山缝魂突然大吼一声,两个人睁开他们的双眼,他们的眼睛全部变成了血红的颜色,除了金光闪烁的瞳孔,整颗眼球上都已经布满了红色血管,眼眶边缘几乎要渗出血来。

莲泉跌坐在闇翅羽毛柔软的后背上,嘴角挂着一丝鲜血,但是她依然咬牙维持着巨大的魂力消耗,而她身边的鬼山缝魂,如同一位高大的战神一样,迎风而立,喉咙里发出暴风般的怒吼。

神音和幽冥异口同声地大喊:“糟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