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八十五回:束龙回生

鬼山缝魂和鬼山莲泉沿着岛屿缓慢地前行。

他们一路上都在尽力感应着沿路魂力的强弱变化,走到一个峡谷状的缺口裂缝面前时,鬼山缝魂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魂力涌动特别强烈,有可能是一个入口,或许能够通往西流尔的心脏。”鬼山缝魂说着,准备朝洞内走去。

莲泉伸出手拉住鬼山缝魂的衣摆,有点谨慎地说:“哥哥,等我先试着用回生锁链刺进岩壁深处感应一下吧,贸然闯入,我怕会有危险,毕竟我们对这座岛屿上究竟有什么,并不是太清楚。如果像你说的,这座岛屿如此重要,需要西流尔牺牲肉身来守护的话,我想,很有可能,这个岛屿上存在的守护防线不止西流尔一个……我也许可以将魂力沿着锁链延伸进洞穴深处,进行基本的探知……”

鬼山缝魂停下脚步,点点头,脸上露出骄傲自豪的神色。几天没见,莲泉好像成长了许多,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小妹妹了。

特蕾娅望着天边翻涌的黑云,眼睛里是混浊的白光:“哎呀,真是聪明呀,能够把自己的魂器使用得如此出神入化……虽然无法做到像我这样大面积魂力感知的程度,但是,借由魂器的无限延展,将自己的魂力感知范围和强度成倍扩大,从而令她自己的魂力捕捉能力,得到脱胎换骨的飞跃啊……呵呵,我似乎有点小看你了啊……”

特蕾娅仿佛一个梦游者般喃喃自语,再搭配上她瞳孔里那种翻涌的白色,看起来仿佛被摄去魂魄的傀儡。

神音心里隐隐有些心虚,自己当初遇见麒零的时候,将自己的鞭子如同蛛网一样遍布整个森林,用来感应捕捉苍雪之牙的魂力流动、企图预判对手的攻击方位和力量,但是特蕾娅又是怎么会知道呢?

神音冷冷地小声问道:“你在说谁呢?”

“你急什么,我又没有在说你。”特蕾娅回过目光。瞳孔瞬间清澈起来,“我说的是你的对头,鬼山莲泉。她从魂塚里夺取了本该属于六度使徒天束幽花的回生锁链,她现在的实力可是跟你当初追杀她的时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哦。”

“你说鬼山莲泉抢了天束幽花的魂器?”幽冥有些意外。

“是啊,半个月前,我就已经传讯给了天束幽花,让她尽快前往魂塚,拿取魂器回生锁链,不过从眼下的情况看来。鬼山莲泉捷足先登了……”特蕾娅幽幽地说着,目光里带着一些不甘。

“所有魂器的信息不都是由你发布的吗?所以,是你把夺取回生锁链的信息也给了鬼山莲泉?”神音接过特蕾娅的话,不动声色地反问道。

“你别自作聪明了,想朝我泼脏水,你还嫩了点。”特蕾娅冷笑着,“鬼山莲泉所获取的讯息,应该是有另外的人泄露给她的。”

“或者只是凑巧,鬼山莲泉进入魂塚。随便拿了一件魂器,但结果没想到这件魂器本应该是属于天束幽花的。有这种可能吗?”幽冥问。

“当然有啊,但这种可能性呢,就类似你现在闭着眼睛。随便朝天上射出一支箭,然后这支箭就不偏不倚地正好射中一只正在飞翔的鸽子,而且这只鸽子坠落到你跟前的时候,你还发现这只信鸽的脚上正好绑了写着你名字的信件——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特蕾娅似笑非笑地说着,幽冥被她呛得闷哼一声。

“为什么?”神音有点不明白。

“魂塚里的魂器成千上万,哪一件魂器属于哪一个使徒。本就是知晓权限极高的秘密。怎么可能碰巧拿到本该属于别人的魂器?况且,魂塚内的魂器并不是一个静态的存续状态,而是动态变化过程,一件魂器什么时候诞生,什么时候消失,什么时候转移变化坐标位置,是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如果不是有人给予了精准的魂器坐标和时间区间,想要靠地毯式搜索寻找到某件具体的魂器,就等于在从天而降的大雪里,在雪花落地融化之前,在天空里找到一颗指定的雪花一样困难。”

“如果是这样的话,除了你,就更不应该有人能获取这些信息?除非天束幽花自己泄露,或者是你故意走漏风声。”神音说。

“你这么聪明,应该想得到还有谁啊。”特蕾娅冷笑一声,“不过你也真的是执着啊,还不肯放弃,你真的别针对我了,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对付鬼山莲泉吧。对了,如果你们等下要开战的话,念在我们都是侵蚀者的分上,我可以仁慈地提醒你,鬼山莲泉的魂器回生锁链,和你的魂器长鞭【束龙】一样,都是可以无限延展扩张、随意分裂复制的魂器。你的束龙柔韧如丝却牢不可破,她的回生锁链锋利如刃且坚不可摧……不过话说回来,可能也不需要太过担心吧,毕竟还是你的束龙厉害一些……如果我没有感应错的话,你的魂器应该是活的吧……它应该由四股来自不同种类的巨龙筋脉编织扭合而成,冰霜巨龙、熔岩赤龙、深海蓝龙,还有一种,我现在感应不太出来,一会儿等你亮了魂器之后我应该就知道了。而且,当初制作这个魂器的人,好像还干了另外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呢……”特蕾娅的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一次变成了混沌的白色。

“魂器制造者把四条龙的魂魄封印在了里面,这个我知道。”幽冥代替神音回答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完整猎取保存的龙的魂魄虽然罕见稀有,但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有趣的事情。我说的是别的。”特蕾娅扬起眉毛,挑衅地看着幽冥和神音。

幽冥沉默了。

神音把目光从特蕾娅脸上转开,她心里冒起一股寒意。她实在难以相信,特蕾娅对魂力的感知,已经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自己的魂器还潜伏在身体内没有释放出来,她竟然能够穿透自己身体里灵魂回路形成的强大魂力屏障,感应到自己的魂器并且能够精准地说出它的材料构成。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因为魂器没有释放到体外成形之前,仅仅只是作为一股能量存在于爵印之中,它和身体里其他如同浩瀚汪洋般游走在灵魂回路里的魂力没有任何区别。这才是真正的。从一场大雪里,精准地选择出某一片指定的雪花吧。

“要杀鬼山兄妹的话,你们就赶紧去。因为他们,正在企图做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呢,现在不杀,可能就晚了。”特蕾娅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浓厚的杀意涌起在她姣好的面容上,仿佛寒霜覆盖上娇嫩的花瓣。

神音知道特蕾娅没有在开玩笑,于是她回过头看看幽冥,幽冥冲她点了点头。于是,神音卷动身影,仿佛一阵泛着白光的飓风,朝岛屿的另外一边飞掠而去。同时,一股更加肆虐的庞大黑色风暴,紧随其后,那是嗜血而狂暴的杀戮王爵,幽冥。

特蕾娅嘴角掠过一丝残酷的笑容,仿佛谁的生与死。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只是在观看一场精彩斗兽厮杀而已。她转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刚刚一直站在她身后的霓虹,突然跃动起身。朝着刚刚消失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风驰电掣地追去。他充满力量的小麦色肌肤,在暮色里仿佛一道橙色的闪电。

特蕾娅狠狠地跺了跺脚,咬了咬牙:“你想去送死吗!”

特蕾娅暗骂一声,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也朝着霓虹追逐而去。

“轰——轰——轰——”

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巨响,四处激射的碎石尘烟中,鬼山莲泉的长袍被脚下旋动的气流卷起。看起来仿佛波浪中柔美的睡莲花瓣。

她双臂上缠绕着分裂而出的数根银白色锁链,每一根都仿佛流星般从岩石缺口裂缝处激射而进,如同钻地的白色巨蟒,朝着岛屿深处“哗啦啦”游窜而去,地底深处传来岩石被钻破的声响。她紧闭着双眼,仔细地分辨着从锁链深处传递回来的魂力变化。

她脖子上的金色刻纹呼吸般明明灭灭。

“找到了……”鬼山莲泉猛然睁开眼睛,“天啊……”她难以相信从锁链深处传递回的残留魂力的气息……那简直是……

“我们想办法进去……”鬼山缝魂从身体里释放出他的月牙色巨剑。

“不用,我来就行。”鬼山莲泉将其他的几根锁链从岩石里拔出来,只剩下那根找到了西流尔心脏的锁链,她再次将几根锁链朝着目标激射而去,锁链叮叮几声,在岩石上打成了一个圆。鬼山莲泉双眼一紧,周身十字交叉的金黄色刻纹突然爆炸出一圈巨大的金黄色光芒,以她的身体为核心,在空气中爆炸出一圈透明的涟漪,在轰然巨响的爆炸声之后,“哗啦啦”一阵锁链的声响,五根白色巨蟒般的链条,将巨大的碎石块从岛屿深处那个圆形的洞口拔了出来,仿佛是一个正在奔涌着乱石尘埃的横向深井。

当飞射的碎块和尘埃落定之后,一个幽深的洞穴入口呈现在他们的面前,如同一个来自地狱无声的黑色邀请。

“走吧。”鬼山缝魂将长剑收回体内。

“嗯。”鬼山莲泉跟了上去。

刚走了两步,“小心!”鬼山莲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鬼山缝魂一把抱住,朝后面倒退飞跃而去。而她刚刚站立脚下的地面,突然爆炸耸立出一大簇锋利的黑色冰晶,无数枚仿佛倒刺般的黑色冰晶簇拥在那个黑色的洞口,看起来如同一个森然的巨大昆虫张开的口器。

鬼山缝魂心里一寒,这些黑色的冰晶太过熟悉,那简直就是他独一无二的标志——杀戮王爵幽冥。

“莲泉!”鬼山缝魂大吼一声,莲泉心有灵犀地将魂印一震,巨大的白色光芒从她耳垂下方的爵印里呼啸而出,密密麻麻的白色羽毛仿佛遇风则长的精灵一样,迅速膨胀扩大。几秒钟的时间内,鬼山缝魂和鬼山莲泉,就站在了高高的闇翅后背上,小山般巨大的闇翅震动起双翼,从地面拔地而起,朝天空飞升。

鬼山缝魂手拿月牙色的长剑御风而立,铠甲铮然,披风翻飞,在他高大威武的身躯背后,美艳而冷漠的鬼山莲泉翩然在旁,她手中的银白色锁链仿佛是游动在空气里的两条白蛇一般灵动,在空气里来回穿梭,哗哗作响。

而在他们对面,是两束游动的光芒,一黑一白,仿佛卷动着的鬼魂一样,坠落在山崖顶上,光芒被风瞬间吹散,面容诡谲而英俊的幽冥以及巧笑嫣然的神音,仿佛一对完美的情侣一般,在山崖顶端迎风而立。

他们的眼中,闪耀着杀戮之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