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八十二回:秘者不言

黑色的岩石仿佛巨大怪兽的牙齿,错乱而锋利地沿着海岸线突兀耸立。

巨大的暴风撞击着大海,掀起黑色巨浪,轰然拍碎在岩石上,变成四散激射的混浊泡沫。

特蕾娅黑色雾气般的柔软袍子,在风里翻飞,猎猎作响。她的瞳孔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发出精湛而纯澈的光亮,眼眶里面看起来像转动着几把白森森的匕首。

站在她对面的神音,渐渐从震惊里恢复过来,她脸上的神色也拢了起来,变成冬日里宁静冰冷的湖泊。

她们两人中间,站着高大英俊的霓虹。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他仿佛只是一团散发着热力的炉火一样,朝气蓬勃地站立在寒冷的天海之间。单纯而年轻的面容,此刻正面对着神音,炽烈的爱慕和雄性的霸气,把他衬托得仿佛一个无辜卷进杀戮战场的俊美天使。

海风越来越汹涌,不断有巨大的海浪拍碎在礁石上。

神音沉默着,没有接话。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是不是很愤恨我看穿了你的天赋?要么,为了让你觉得公平一些,我就告诉你霓虹的天赋吧,就当作对你的补偿好了。”特蕾娅看着不说话的神音,眼神流转着,嘴角带着嘲讽和轻蔑的笑意。

“不需要。”神音冷冷地说。

“真的不需要吗?可是你心里是那么迫切地想要知道啊,难道我感受到的不对吗?相信我,如果你知道了他的天赋,你一定会无比渴望他折磨你,伤害你,最好让你痛不欲生接近濒死。就像你对西流尔疯狂的饥渴一样……”特蕾娅忍不住笑了。

神音咬了咬嘴唇,她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特蕾娅,心里说不出地恐惧害怕。在她几乎能够洞穿一切秘密的视线面前。自己仿佛赤身**般,被她全面看透。

特雷娅幽幽地说:“你知道最有意思的地方在哪儿吗?你和幽冥的天赋,看起来是那么相似,相似到如同‘孪生子’一样,连幽冥自己都迷惑忽略至今。然而,我和霓虹的天赋,却仿佛是两个极端,相较于我对任何感知的精准洞察,霓虹的天赋却是彻底的【无感】。我在最开始接触霓虹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天赋出类拔萃。一开始,我就发现了他在速度、力量、重生、魂力、阵法、元素等各方面的实力,都几乎登峰造极,这在亚斯蓝的使徒体系里,绝无仅有,擅长攻击的人,就一定不擅长防御或者再生,擅长元素控制的人,就一定在纯粹**物理性质的速度、力量等方面具有缺陷……然而霓虹的所有能力均是一流。他这种接近全能的天赋,足以让他成为媲美王爵的存在。但是,随着和他的日渐相处,我渐渐发现。全能战力只是他的基本属性,他真正的天赋,是他与生俱来的对所有负面感知的免疫:对痛觉的丧失、对恐惧的无视、对防御求生本能的冷漠。他是一个不知道痛苦、不可能害怕、不畏惧任何对手、只知道斩杀一切的完美的猎命武器。我们在战斗的时候,随着各种负面感受的叠加。会造成我们战斗出现失误,魂力出现波动,受伤、疲惫、恐惧、心软、困惑……所有的负面情绪使得我们不可能一直将魂力维持在巅峰状态。但是霓虹却可以。因为他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因此他的动作不会变形,速度不会受损,他不害怕受伤,因此不会退缩或者犹豫。他在任何时候,都能将自己的魂力激荡到百分之百的程度,这是一种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霓虹不懂得人世间各种复杂心机和阴谋,因此所有的心理战术和情感攻防,也都对他无效。他不会说话,唯一能够发音的,就是自己的名字,他拥有的是接近动物的本能,或者说,他拥有一颗纯真幼童的心……”

“但是,最奇妙的地方却在于,他对一切负面感受都全部免疫,即使是正面的感受,也大幅度衰减。但他却对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拥有极其强烈的反应。一点点**的波动,都可以将他的魂力激发得更加狂野,因为他不懂得男女之事,不知道如何消解释放**的**。所以,当他的**被激发时,只会让他体内的魂力彻底狂化,释放出毁灭性的能量……”特蕾娅一边说,一边将她的手在霓虹健壮的躯体上抚摸着,沿着他宽阔的肩膀,到结实的胸肌,一路往下到平坦而紧实的小腹……

神音看着霓虹的脸越来越潮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但是他的表情,却充满了茫然和无辜,他只会用那双滚烫的眼睛直直地看向自己。神音可以从他痛苦而挣扎的视线里,感受到他身体里翻涌爆炸的魂力,仿佛是海底地裂催生的海啸般愈发剧烈……她心里一阵刺痛:“你住手!”

特蕾娅的手停了下来,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神音,继续说:“怎么样?听完之后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呢?不过,和你比起来,霓虹也就不算什么了。你知道吗,昨天我在远处静静观赏你战斗的时候,我一开始特别地失望,因为对于一个侵蚀者来说,你实在是太弱了,连山鬼都能攻击到你,我一度怀疑你究竟是怎么从‘凝腥洞穴’里活着走出来的。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我真是低估你了啊。以你的实力程度,山鬼根本不可能攻击得到你,是你主动选择了承受山鬼的攻击。而且你极其精准地控制了自己受到伤害的程度,那些射向你头部、心脏、胸腔等要害部位的血舌,都被你挥舞的鞭子精准抽落,只留下了虽然可以造成重创但却不会致命的几个部位用来承受伤害……随后,你甚至还在摔落的过程中,极其巧妙地更改了自己的坠落轨迹,不漏痕迹地撞击进正在渗透着‘永生之血’的坑洞里,你用你的撞击,强迫这个岛屿对你进行了一次被动攻击……那些永生之血渗透进你伤口的时候,你应该很愉悦吧……顺便说一句,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知道这个岛屿的秘密的吧?”

神音不再说话。目光漆黑一片。

特蕾娅继续说道:“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幽冥的天赋是【主动进化】,而你的天赋是【被动进化】,通过承受敌人对你的攻击,将自己受到的伤害,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来自每一种不同的灵魂回路的进攻伤害,都可以令你的灵魂回路进一步完善、修复,令你的强项愈发强大,让你的弱点大幅缩减。而更加变态的是,当同样的进攻重复数次之后,你甚至可以获取敌人的能力……只要对手没有立刻将你杀死,你恢复之后,魂力都会比之前更加强大。”

特蕾娅一边眯起眼睛,一边敏锐地感受着神音身体里魂力的流动,白色的雾气在她瞳孔里翻涌不息:“啊……真是奇迹啊……灵魂回路在重新建立、分支、修复、完善,逐渐趋向完美……仿佛分流出无数崭新的江河,将**重新切割编织……这……真是一件艺术品啊!”她出神地望着神音。双眼里一片白色的风暴,“……每一条灵魂回路的分支和重组,都带来了崭新的能力,也带来了对水元素更精准的控制。以前灵魂回路里的缺陷和弱点。都随着每一次不同的攻击而逐渐地完善起来……你啊,就像是一个天神创造出来的完美噩梦啊,呵呵,呵呵……

“当我明白你的天赋之后。之前幽冥告诉我的你一系列看似难以理解的行为,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你在明明已经拥有魂兽的前提下,主动要求协助你从小寄养的神氏家族。前往福泽小镇帮助神斯捕捉魂兽,要知道,你从小对他们都没有丝毫感情,他们是死是活,对你来说毫无意义。所以他们无一幸免地被苍雪之牙屠杀在驿站时,你没有企图拯救任何一个人。因为你只是为了要故意承受苍雪之牙的进攻。在之后,你一路伤痕累累地杀进深渊回廊,与其说是听从幽冥的召唤,前往营救幽冥,不如说是给了你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让你可以进入魂兽禁区肆意猎杀。而且你聪明至极,在进入洞穴的时候故意扭曲了自己的魂力,让幽冥误以为是闯入的敌人,从而发动冰刺对你发动进攻,当时幽冥还以为自己的伤势已经造成自己如此严重的低级误判,要知道他对你的魂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然后,在幽冥从深渊回廊的黄金湖泊中新生时,你又假装贪恋死灵镜面,牢牢握在手里不愿意归还,从而让幽冥那个蠢货对你发动了第二次攻击……连续两次,呵呵,他肯定都没有意识到,这两次攻击让你从他身体里悄悄地掠夺走了多少力量……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这种和幽冥看似极其相同实则极端背离的天赋,是我见过的最容易让人忽略但却真正能够威胁到所有人的强势天赋……然而,这种进化的速度对你来说还是太慢太有风险,稍有不慎对伤害控制失衡,就容易丧命,所以你来到这个岛屿寻找永生王爵西流尔……一旦你学会了永生王爵的天赋,那么,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承受各种伤害,迅速崛起成为亚斯蓝领域上最强大的一个怪物,我猜得没错吧?”

特蕾娅那双清澈而漆黑发亮的眼睛里射出匕首般的光芒,冷冰冰地逼视着神音:“你变强大之后想取代谁呢?亚斯蓝目前可是只有我一个女爵……”

神音瞬间感受到一阵剧烈的魂力波动,视线突然一花,无数翻涌的白色丝绸从周围的礁石地面爆炸而出,游龙猛蛇般地将自己包裹缠绕起来。

“只有杀戮王爵,才有资格杀戮,这个连话都不会说的野人,没资格。”远处的山崖上,突然传来低沉而性感的男声,特蕾娅回过头,看见黑色长袍迎风飞舞的幽冥,此刻正站在背后高高的山崖上,俯视着自己。

“特蕾娅,连你也没有。”幽冥的目光看了看神音,然后回过头,对特蕾娅冷冷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