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七十六回:命运循环

【西之亚斯蓝帝国・天格】

空旷的大殿内光线昏暗,只有无数闪烁的烛火,散发着晃动不熄的光芒。光滑如镜的黑色大理石地面之下,不时游动而过几丝光缕,仿佛深海闪烁磷光的鱼群。

幽冥的视线低低地扫过黑水晶般的地面,他的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微笑。

“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特蕾娅看着游动的光线,然后轻轻地走下床榻。她蹲下来,伸出右手贴近地面,纤细白皙的五指自然地下垂,几尾发亮的细长金色丝线,从她的指尖如同游魂般无声滑出,像是线虫般迅速钻进了如同黑宝石般半透明、深不见底的黑色地面。随即,她轻轻地抬起头,两汪惊鸿瞳孔里,盛满了她那种独特的、让人恐惧的混沌苍白的茫然。这是她从年幼时期就开始,一直出现在她瞳孔中的神情,如同洪荒暴雪时的混沌天地,但在无边无际的茫然里,却同时流露着针尖般的洞察一切的锐利。

幽冥轻轻地斜了斜嘴角,他尖尖的白色牙齿看起来像是野兽,他低沉的嗓音听上去格外性感:“你真是一个,美艳的怪物啊。”

“在说我是怪物之前……”特蕾娅眼神里弥漫的风雪渐渐消散了,重新凝聚为漆黑闪亮、勾魂夺魄的目光,她回头冲幽冥婉约而又妩媚地一笑,抬起手掩了掩嘴,“你还是先管管你的那个使徒神音吧,她才是正在打算将自己变成真正的怪物呢。”

“神音?她怎么了?”幽冥停留在特蕾娅迷人身体曲线上的目光收敛起来,皱起眉头。

“她啊……”黑色地面蹿起几缕光线,飞快地吸收回特蕾娅的指尖,“去永生岛找六度王爵西流尔去了,这小女孩,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好奇心太重,又没什么本事。再这样下去,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没有本事我还不敢确定,但好奇心这件事……普天之下,谁没有好奇心呢。”幽冥站起来,把他的黑色长袍裹在身上,“每个人都恨不得想要知道所有的秘密。”

“是啊,可是,秘密有时候可不是一件好玩儿的事情。一不小心,可能连命都跟着玩儿进去了。”特蕾娅坐下来,脸上的微笑依然婉转动人。但目光里却是铿锵有声的刀光剑影。

“你又想下达红讯给我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暂时收敛一会儿吧,光是你之前说的那些人,我就得处理好半天呢。”幽冥回过头来,嘴角弯弯的,似笑非笑,但他的目光却像块冰,冒着森然的寒气。

“我不是‘下达’红讯给你,我只是‘传达’红讯给你。我哪有资格决定谁的生死呢,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所以。不管来多少个红讯,你都得照单全收,不高兴也没用。”特蕾娅的笑容一敛,目光毫无退让地对上幽冥。“不然你这个杀戮王爵,搞不好会被别人杀戮哦。”

“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最近能接触白银祭司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我先走了,至于神音的事情……”

“神音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已经这么多事情需要操心了,我理所当然地应该为你分担一点。不是吗?”特蕾娅的表情看不出端倪,依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妩媚神态,“正好,‘他’也在那个岛上,神音不是想知道秘密吗,也差不多时候告诉她了。”

“你要告诉她多少?”幽冥眯起眼睛,问道。

“讲一半,留一半。”特蕾娅笑着,凑近幽冥的耳朵,轻轻地说,“你觉得如何?是不是很适合她?毕竟,她也就只是‘一半’呀,嘻嘻……”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海浪被翻涌的风暴推动着,朝黑色的悬崖猛烈撞击而去,四散爆炸的水花,夹杂着无数寒冷冰碴儿。

这里看起来,已经进入了寒冬。

辽阔的岛屿上是一片白色混沌的苍茫,厚厚薄薄的积雪覆盖着岛屿上黑色的礁石,黑白对比得格外剧烈,仿佛世界都失去了色泽。

神音纵身跃上岛屿,海岸线堆积着一层白色的冰雪,积雪之下,是凝结发硬的冻土层。

神音裹紧了银白色的狐裘长袍,抬起眼,凝望着这片漆黑的大地。

她知道,这里埋藏着她所需要的那个“关键的秘密”。

冰天雪地的岛屿、寒冬里被刷得发亮的白色海面,卷裹着冰雪残渣的凛冽罡风。

“终于……到达这里了……”

神音把船上的铁链拴在岸边一块仿佛兽牙般狰狞的礁石上,然后站定,她轻轻地闭上眼睛,朝面前的空气里伸直了手臂,手臂上金黄色的刻纹浮现出来,她小范围地感知了一下岛屿上的魂力,然后,朝风雪弥漫的岛屿中心走去。

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暗示在召唤她,仿佛一种听不见的声音,直接轰鸣在她的脑海。

她的心跳越来越剧烈,一种秘密就快要被揭开的刺激感,充盈了她的整个胸腔。

她的背影消失在一片迷蒙的风雪里。

黑色木船在海岸线上起伏着,巨浪把飘摇的小船不断地推向礁石。

离木船停靠处不远的地方,一块巨大的山岩,仿佛呼吸般地蠕动了一下,然后又缓缓地归于沉寂。

暮色很快降临,神音找到了一个山崖凹陷处的洞穴,她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转头走进了洞穴里。

风声立刻小了,山洞里的温度比外面高了很多。虽然没有燃起篝火,但是比起外面的冰天雪地,此处已经异常温暖。

等今夜的暴风雪过后,明早再继续吧。

神音找了一块相对平整凹陷的地方,轻轻地合衣躺下。她渐渐陷入了浅浅的睡眠,风声变得遥远而模糊,洞穴也越来越温暖,缓慢而沉重的呼吸……等等,这巨大的呼吸是?

神音坐起来,是风声在洞穴里的回音吗?听起来如此沉重而悲凉。光线昏暗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她在黑暗里把眼睛睁得很大,然而捕捉不到任何的异样。

洞穴里温暖而湿润。神音摸到身边渗出来黏稠的液体。是岩石渗出的海水吧?

没想到冬天的海水竟然如此温暖。只是为何闻到一种隐隐的血腥气味?是洞穴里有死去的动物吗?

神音警惕地朝洞穴边缘挪动,她背靠向洞壁,面朝洞口的地方,然而,睡意很快袭来。

――你看,命运多巧啊。多少年过去了,我们又回到了这里。

清晨的光线轻轻地照在神音的眼睑上,她醒过来,站起来看了看周围,昨夜闯进洞穴的几头低级魂兽,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尸骸,散落在地上,冻成发硬的肉块。神音很庆幸自己昨晚睡前布置下的这个陷阱。

她轻轻扬了扬嘴角,对于自己的结界,她还是很有信心的,和自己的魂兽【织梦者】一样,她总是能在任何地方织出这样一张猎杀之网,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身体里的那头魂兽【织梦者】,轻易地就能用魂力构建起这样充满杀机的局部地狱。

神音将昨夜布置在自己周围的那些仿佛蛛丝般的白色光线撤销之后,魂力结界迅速消散了,她起身,朝洞穴外走去。

整个岛屿暴露在清晨的阳光里。她抬起手,挡住刺眼的光线,她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上面凝固着已经干涸的血浆。

可能是那些死去的低级魂兽吧。

四处耸立着黑色岩石,无数的海浪拍打上来,残留着的水就在黑色岩石的缝隙里凝结成了结实的冰块,很多缝隙里的冰块膨胀时,将无数的岩石裂成了碎块。遍地的积雪和冰层,看起来和极北之地的荒原没什么区别。

“嗖嗖――”

空气里几声细微的破空声。

神音停下来。她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当她猛然睁开双眼的时候,瞳孔里闪动的金黄色魂力,瞬间将她身后腾空而起的几头魂兽撕成了碎片。一阵猩红而滚烫的血雨在她身后“哗啦啦”地降落一地,片刻之后,就在凛冽的寒风里冻成了鲜红的冰碴儿。

她正要继续往前走,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她的脸色迅速地变得冰冷,仿佛泛着蓝光的海水,恐惧一点一点地在她身体里弥漫开来。

她抬起手,从自己脖子的脊椎处,将那条银白色的鞭子哗啦啦地抽了出来,脖子后的血肉瞬间像是花瓣般愈合到一起。

银白色的细鞭仿佛一条白蛇般蛰伏在她的脚边,金黄色的刻纹从她的胸口渐渐爬上了脖子。

伴随着一阵冰面和石块碎裂的声音,神音的脚下密密麻麻如同闪电般地蔓延出了无数白色的细线,就像蛛丝一样,在她的脚下,迅速地织成了一张巨大的发着白光的网,神音蹲下来,用一种非常怪异的姿势,单手撑在地面上,从她的手指尖流动出的银色光线,随着蜘蛛网的脉络传递出去,脚下整块的大地,被这种白色的光芒笼罩起来,发出类似弦音的蜂鸣。

神音盘踞在白网的中心,仿佛一只等待着猎物的蜘蛛,她凝视着前方:“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来了,就别想再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