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七十一回:新世界

【十二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

“刚刚那两个小孩,到底是什么人……”鹿觉看着神色凝重的漆拉,小声地问道。他内心其实有一点挫败感,虽然没有和他们两个正面交手,但他自己心里明白,以刚刚感应到的他们两个所展示出来的对魂力的使用手段――那种同时兼具精准和狂暴两个极端的使用方式,鹿觉没有把握可以战胜他们。或者说,他肯定会被他们打败。

内心的挫败感让他有点沮丧,但更多的,是对漆拉的内疚。

“我也不知道。”漆拉脸上看不出表情,鹿觉还是第一次在漆拉脸上,看到如此凝重的神色。

“王爵……你是不是对我有点失望?”鹿觉跟在漆拉身后,小声地问他。鹿觉的眼眶红红的,低着头,像一只孤单的幼鹿。

然而,等了很久,漆拉也没有回答。鹿觉抬起头,才发现,漆拉已经下意识地加快了速度,自己已经和他拉开了距离。他的背影像一面沉默的墙,隔绝着他的温度和气息。

――应该是失望了吧。

鹿觉心里想着,抬起手背,擦了擦了自己微微湿润的眼眶,快步跟上去,追上沉默不语的漆拉。

风雪渐渐减弱。

漆拉和鹿觉已经离开了【北之森】的范围。深渊回廊贴着地面游走蔓延的浓厚雾气依然阴冷潮湿,但是对比起刚刚风雪冰天的苍茫之地来说,已经显得温和许多。

不过,漆拉的心里依然是一片冰冷。这种冰冷源自他内心深处朦胧的恐惧,刚刚自己的时间之阵明明已经完全开启,理论上来说,那个小女孩已经不可能有足够顺畅的速度引发那种禁忌的魂术。除非是她在自己释放魂力的最初,就提前感应到了自己的进攻,但就算提前预判,以时间之阵的推进速度来说,从光阵形成到抵达触及小女孩身体,这个过程短得几乎只有须臾一瞬。甚至可以忽略不计,那个小女孩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触发那种禁忌魂术的?而且,从她胸有成竹的表情,和镇定自若的操控看来,她对这种连上位王爵都不敢轻易尝试的禁忌魂术似乎了如指掌,而且并非第一次使用,这就太可怕了……

然而更可怕的是,她才十几岁的年纪,如此年幼就已经可以如此叹为观止地对魂力进行精纯运用。可见她从小就接受着高强度的战斗训练,或者说,她的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充满着你死我活的嗜血杀戮,否则,她和那个少年不可能在小小年纪就具有如此狂暴的魂力……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或者,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爵,刚刚那两个小孩。也是使徒么?”鹿觉快走几步,并行到漆拉身边。开口小声问道。其实他刚刚自己心里也明白,那两个小孩,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他们身体里蕴藏的魂力,和他们对魂力那种游刃有余的操控感。都远远在自己之上,绝非是单纯的魂术师而已……但,即使他们是使徒,对自己来说,也已经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因为自己贵为所有使徒里理应最厉害的一度使徒,并且是天地海三使徒中,最具潜力的天之使徒,却连两个普通的少男少女都比不上……

“我也不清楚……但是以他们两个人的操纵魂力的方式来判断,他们的灵魂回路是非常陌生的两种灵魂回路,不像是继承于哪个现有王爵……”漆拉继续往前慢慢走着,没有回头,“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去深渊回廊东边的灌木湖区吧,无论如何,先完成第一魂兽的捕捉,对你来说,战斗力可以大幅提升,也是好事。”

鹿觉点点头,面容凝重,他心里明白,漆拉对自己失望了,因为自己现在的实力,连两个小孩都能轻易地战胜自己,所以,要迅速提升战斗实力,只能依靠魂兽来战斗了吧。

鹿觉的眼眶再一次轻轻泛红。他沉默着,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有一种伤心的倔强。

“灌木湖区的那一群电狐,是深渊回廊里最大的一群群居电狐,如果能捕捉到它们,你的战斗力会成倍地增长。”

“我明白。”鹿觉点点头。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北之森】

“你怎么样,好一些了吗?”少年蹲在少女的面前,手心里依然源源不断地朝少女大腿内侧输送着精纯的魂力,他的整条手臂都被金色的魂路照得发亮,紧绷的肌肉鼓动着。

少女挪了挪身子,抬起手将少年的手从自己的大腿间拿开,她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血色,她的脸微微地红了红,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看起来明艳动人,同时又有点儿害羞的样子。

少年突然明白了什么,触电般地缩回了手。他的脸瞬间红起来,脖子上的血管突突地跳动着。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少女离他很近,几乎能够闻到他呼吸里少年的气味。

“刚刚那个人是谁?我都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你带走了。”少年咳嗽了一下,打破了沉默。他扶着少女,把她放到树干上靠着,然后在她身边坐下来,他一双修长的腿从棉袍下面露出来,上面有着好几道明显的疤痕,看起来让他更多了些桀骜和叛逆。

少年看着少女的眼睛,认真地问,他的面容恢复了之前的那种不羁下的冷漠。

“呵呵……你还想动手啊。”少女挪动了一下身子,声音依然很虚弱,“如果我们俩的魂力一直停留在现在这个程度的话,那么在他面前,我们永远都别想来得及动手,他的速度实在太快……”

“什么意思?”

“当那面闪烁的金色光墙扫过你的身体时,你的速度已经被降低至了极限,但你整个人都处于他释放出来的【时间之阵】里,不仅仅是你的速度,准确的说,在那个空间之内的一切都变慢了,周围的风、雪、气流,甚至包括时间在内,所有的一切,全部变得几乎停滞般缓慢,所以你并不会意识到你的速度已经变得缓慢至极,你被困在他设定出来的时间流逝位面里,你无从判断他的速度,因为他所在的空间和你所在的空间,已经完全失去了统一的参照坐标体系……如果不是我提前感受到了他魂力的流动,知道他的进攻方式和速度,我也会和你一样,还来不及释放魂力,就被困进他的阵里。他的阵,就像一面可以吞噬一切的时间沼泽……”少女缓慢地呼吸着,调整着身体的愈合。

“那你也没必要使用……那种魂术啊……万一回不来的话……”少年瞳孔闪动着担忧的神色。

“如果不使用那种魂术的话,我们连一丝逃脱的机会都没有。”少女咬着牙,冷笑了一声,仿佛在自嘲,她的目光里充满着对漆拉的怨恨,却并不恐惧。

“不过刚刚我看到,虽然你成功地触发了禁忌魂术,但是,金色光壁,也就是你所说的他的时间之阵,依然扫过了你的身体,为什么你没有被困住呢?”

“你错了。我同样被困住了,没有人可以逃脱他那张金色之网。只是,他在发动时间之阵的时候,只是基于他所感受和判断我们两个的常态魂力,而选择的强度,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使出百分百的魂力,他使用的魂力越大,他的时间之阵对其中万物的降速就越剧烈。在他的光壁扫我过我之前,我就通过禁忌魂术将自己的魂力数十倍地提升,所以,就算被缓速之后,残余的状态下,我依然具有强大的攻击能力和速度。”少女的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她的嘴角又慢慢带起了一丝妩媚的微笑。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太冒险了……”少年皱着眉头,他深邃的眼眶看起来仿佛幽暗的峡谷,可以想象,他成年后应该极其性感迷人。

“不用担心,你忘了啊,我的天赋是对魂力的大范围感知和极其精准的使用,再危险的魂术我都非常有把握,只要我魂力充足,就不用太担心,我能把握那个度。”

少女扶着树干缓慢地站起来,她的衣衫被那些疯狂的刀刃切割得七零八落,白皙的肌肤从褴褛的袍子里露出来,充满了挑逗的意味。少年看着她雪白的大腿,喉结滚动了几下,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

“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是惹到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至少是前三度的上位王爵。这辈子,除非万不得已,我都不想再和他成为敌人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怪物啊……”

说完,少女轻轻地走到少年面前,她抬起头,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妩媚双瞳,望着少年,她娇嫩的粉红色嘴唇轻轻开合着,带着幽兰般芳香的气息,吹到少年鼻尖上,“来,再给我一些魂力,我能恢复得更快。”

她叉开双腿,轻轻撩起了裙摆,看着面前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越来越剧烈的少年,她的目光迷蒙一片,嘴角含着一个魅惑的微笑,她的嘴唇带着嚼碎蔷薇花瓣后的娇嫩粉红,和芬芳之味。

“但也不用害怕他。毕竟,我们是侵蚀者啊。”少年咧开嘴微笑着,露出幼兽般尖尖的洁白牙齿。

“没错,我们,就是为了更新这个年迈的世界,终结腐朽的他们,而存在的啊。”少女弯弯的眼睛,开心地笑着,“而且,你的魂力怎么可能一直停留在现在呢,等我再休息一会儿,我陪你去深渊回廊的更深处,我感应到了好几个有趣的东西,它们正在陆续醒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