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七十回:疯狂之刃

【十二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北之森】

“你们是来捕捉【铜雀】的吗?”少女望着面前高大的漆拉,微笑地问道。

“是的。不过看起来,你们到得比我们要早。”漆拉望着头顶树冠上,被困住无法动弹的铜雀,眼神里闪动着几丝难以解读的光芒,他的面容维持着一种很微妙的距离,进一步是敌对,而退一步又太疏忽。

少女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她看了看漆拉,又看了看身后的鹿觉,天真的脸上突然绽放了一个花蕾般又娇嫩又美艳的微笑,“如果没有猜错,你们应该是王爵和使徒吧?”

漆拉没有说话。只是把眼睛眯得更紧。他等待着少女接下来的话。

果然――

“既然你们是王爵和使徒,那你们应该也知道,你们两个是不可以随便对普通魂术师动手的哦,除非是得到了白银祭司的红讯,否则,没有正当理由就动手,可是会引起麻烦的哦。”

少女身后的少年轻蔑地笑了笑,脸上是不屑和看好戏的表情。

“我们确实不能随便对普通魂术师动手,但是,你们两个,看起来可不怎么‘普通’啊。”漆拉微笑着,目光锋利如刃,“不过你说的对,我们也不想引起麻烦。既然你们先来,理应由你们捕捉。”

漆拉说完,对鹿觉使了个眼色,于是鹿觉轻轻地在空气里身形一动,恭敬地回到了漆拉的身边。

少年看了看漆拉和鹿觉,嘴角依然是那个邪邪的笑容,他的尖牙在鲜红的嘴唇上滑动了一下,然后就敏捷地转过身,朝着铜雀飞掠而去,动作快如闪电,起落精准,他伸出双手。朝铜雀翅膀下面魂印的位置一按,密密麻麻的金黄色刻纹从铜雀的身上浮现出来,然后伴随着“哗啦啦”玻璃碎裂的声响,刻纹不断地粉碎消失,汇聚成无数金黄色的发亮细线,朝少年手中流动而去。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少年的手心的瞬间,巨大的铜雀突然粉碎成无数冰雪碎块,从树冠上“哗啦啦”坠落一地。少年曲着身子,双手撑地,半蹲在树冠上。仿佛一只警惕的猎豹,他的双眼瞳孔一片寒光,仿佛看不到尽头,他仰起头,身体扭曲着,全身的骨骼发出奇异的脆响,他年少的脸上呈现着难以抑制的迷幻般的快感,他的嘴角咧着一个混合着极端痛苦与极端愉悦的笑容。

漆拉心里蹿起一阵不安。

“你们不是为了把它捕捉成魂兽……”鹿觉感觉头皮发麻,胃里搅动着一股恶心的感觉。仿佛面前的少年少女,是两个来自地狱的鬼魅。

“嘻嘻,谁告诉你我们是来捉它当魂兽的啊……”少女转过头来,眼睛里白茫茫一片混沌。她笑嘻嘻的面容让人觉得无限阴森,“而且,铜雀这么弱,怎么配得上做我们的魂兽啊。带着一只铜雀战斗。有点丢人呢。”

“你们是谁的使徒?”鹿觉脸上隐隐浮现出杀气。

“我说你这个人啊,怎么老是喜欢自说自话呢……”少女脸一红,摇着头羞涩地说。“谁告诉你我们是使徒啊?”

“那你们总不可能是王爵吧,亚斯蓝所有的王爵里,可没有你们这种怪物。”

“我们也许就只是普通的魂术师呢……”少女看着鹿觉,挑逗地微笑着。

“怎么可能。”鹿觉有点怒意地回答。

“怎么不可能?”少女笑了,她看着鹿觉一本正经的表情,仿佛非常享受,“哦,你是不是觉得,如果输给普通的魂术师,面子有点挂不住啊?”

鹿觉的脸瞬间红起来。他咬了咬牙,把目光从娇俏的少女脸上转开。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呢,不是王爵,也不是使徒。我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作【侵蚀者】。”

“侵蚀者?”鹿觉回头望了望漆拉,在他的印象里,完全没有听漆拉提起过这个称呼。

“哎呀……”少女突然吐了吐舌头,仿佛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原来你不知道侵蚀者啊?怎么办,好像一不小心说出了不应该说的秘密呢……这可怎么是好呀?”她转过头,问身边的少年。

“杀了他们呗。”少年不屑地耸耸肩膀,风吹起他的棉布长衫,露出下面年少的**,饱满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你们的口气,也未免太狂妄了吧。我平时很少在魂术界走动,也是不太清楚现在亚斯蓝的魂术都已经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你很少走动?别说笑了吧,走动得最多的就是你吧。”少女似笑非笑地看着漆拉。

漆拉的笑容突然在脸上消失,他俊美的面容瞬间笼罩上一层凛冽的杀意,“那我今天就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徒也好,侵蚀者也好,都给我留下来!”漆拉瞳孔一紧,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移动,但瞬间就从脚下疯狂地旋转出巨大光阵。

所有被金色光芒扫过的天地万物,包括空气里的风雪碎片,都在一瞬间全部静止悬停,仿佛时间终止了流逝。

“什么……”少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但是他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金色光芒就瞬间扫过他的身体,他的动作和神色,也如同暴风雪一样,凝固在了空气里。

然而,在金色光芒逼近少女之前,或者准确地说,在漆拉光阵释放的瞬间,少女就已经提前感应到了他的进攻,她的脸上突然浮动出一个地狱幽灵般的笑容,接着,她的脸像是突然被割裂一般,无数长长的巨大闪光的刀刃从她身体里挣扎而出,她的皮囊被接二连三刺破,无数又长又硬的尖锐钢刃插进地面,然后用力地将她小小的身体往天空上撑起来,令她瞬间变成了一个又像是蜘蛛又像是螳螂一样的巨大昆虫,越来越多的巨大刀刃从她身体内部穿刺而出,然后瞬间又膨胀了无数倍,犹如巨大的昆虫触角一根一根砸向地面,而她身体两侧突然聚集起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巨大刀尖,围绕成一个圆圈疯狂地旋转起来,无数参天树木在这些巨刃的切割下轰隆隆地倒下,雪花漫天飞舞。视线一片混沌。

金色光壁扫过巨大的刀刃,刀刃的速度有些许降低,但是并没有完全静止,狂暴的密集刀刃所产生的魂力太过庞大,已经超越了光壁所能带来的减速效果。

空气里充满大量扭曲流窜的狂暴魂力,漫天风雪咆哮翻滚,视线被彻底遮蔽,漆拉知道,这是那个少女制造的迷局和假象,周围各处都是扰乱判断的魂力。漆拉也不知道他们逃走的是哪个方向。

等到狂暴的魂力消失,漫天飞扬的雪片缓缓降落地面,清晰的视线里,是一片废墟的空旷,无数的树木被拦腰斩断、四处横置。地面是纵横交错、深深切割的沟壑,黑色的冻土混合着冰碴,翻出地表,像是一条一条残忍的刀疤。

漆拉和鹿觉站在空旷的雪地上。

鹿觉的心跳很快,他望着漆拉。不敢说话。

“亚斯蓝到底出现了什么怪物……”

咆哮翻滚的魂力,仿佛飓风般卷起地上的积雪。

空气里都是雪花,视线一片模糊。只听得见“咔嚓咔嚓”树木不断断裂的声响,以及无数金属刀刃彼此摩擦切割的折磨人的声音。像要把耳膜硬生生撕裂一样。

少年那张一直充满着桀骜和不屑的面容,第一次出现了惊恐和怜惜的神色,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痛苦挣扎的少女。她的双眼混沌一片,没有焦距,神志也仿佛她的瞳孔一般。涣散迷乱,之前从她身体里刺穿出来的巨大刀刃,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大小,但是却没有完全收回体内,依然四处狂暴地挥舞摆动着,刀刃将地面划开一道道沟壑,她的身体也被这些仿佛具有生命的刀刃带动着,不停地抽搐挣扎,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又一阵惨叫,痛不欲生,那些刀刃就像是昆虫的脚,她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只正在被烈火灼烧的尖叫蜘蛛。

“救我……”少女的声音嘶哑而尖锐。

“我……我要怎么做……”少年的眼眶里滚出两行热泪,他永远冷漠的面容上此刻洋溢着滚滚的悲伤,他看着面前垂死的少女,双手握紧了拳头,他的指甲嵌进掌心,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来,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我魂力不够……控制不了这个状态……你快补充一些魂力给我……我的魂印在……在……”少女还没说完,一把尖锐的刀刃“吱――”的一声从她鼻梁上戳出来,然后疯狂地在脸上切割着,少女发出尖锐的惨叫声。

“在哪儿?在哪儿!”少年红着眼眶,嘶吼着。

“左大腿……内侧……”少女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她瞳孔里本来闪烁的光芒,突然消失了,像是蜡烛被吹灭了一样。

少年企图朝她靠近,但是,那些疯狂甩动着的刀刃,让他根本无法接近少女,更别说往她的魂印里输送魂力了。他咬了咬牙,双眼一紧,朝着少女毫不犹豫地走过去,“吱――吱吱――”接二连三的刀刃刺进少年的血肉,他眉头也没有皱一下,顶着锋利的刀刃,持续前进着,刀刃在他的肩胛骨、大腿、腹部各处越扎越深,随着他的持续前行,刀刃从他的身体穿透了出来,滚烫的热血在寒风里冒出热气。

疯狂的刀刃被他的身体卡住,不再四处乱窜,但依然在少年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反复切割着。

他在少女面前蹲下来,掀开少女的裙摆,他的脸颊在瞬间充血涨红,但是他也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了,他伸出手,往少女的大腿中间探去。

海洋般巨大的魂力从少年的掌心爆炸而出。

那些疯狂划动的刀刃,像是失去了生命的怪物般,停了下来,一阵叮当作响的声音,刀刃全部垂了下来。

少年把一根刺进自己小腹的刀刃拔出来丢在地上,他脸上,脖子上,肩膀上,都有划开的刀口,此刻正汩汩地愈合着,新生的鲜红血肉缓缓收敛着,仿佛正在闭合的花。“喂,喂!你醒醒!”少年摇晃着面如金纸的少女,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少年的泪滴在手背上,他刚要发出一声嘶吼,突然少女整个人挺了起来,一声剧烈的吸气声从少女的喉咙里发出来,仿佛一个溺水窒息的人突然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一样。

所有闪着寒光的刀刃一瞬间收回到了少女体内。

看着少女渐渐清晰的瞳孔,少年终于缓缓地,在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紧紧地拥抱着她,像当年他们从尸骸遍野的洞穴里,彼此依偎搀扶着走出洞口,走向冰雪苍茫的新天新地。

新的世界,我们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