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六十五回:意外

“刚刚是我太急进了。对不起,王爵,让您失望了。”鹿觉跪在漆拉面前,低下头。他的脖子上,脸庞上,刚刚被那些金黄色闪电撕开的细小伤口,正在慢慢地愈合。

“鹿觉,你一定要把我和你说过的话,牢牢记在心里。我告诉过你,每一个魂术师在捕捉魂兽的时候,秉承的原则都是必须等到魂兽濒临死亡边缘,身受不可逆转、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的重创,从而令它们的魂力水平和稳定程度都处于最低状态的时候,才可以释放出自己的魂魄,对魂兽进行快速吞噬。因为吞噬魂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过程,在亚斯蓝历史上,在最后时刻被魂兽反噬的魂术师不计其数。作为使徒的你,刚才的行动有点盲目自负了,在完全没有估量好魂兽残余魂力的前提下,就轻率地释放出自己的魂魄,你知道有多危险吗?”漆拉看着鹿觉,平静地说着,语气里没有怒意,但也并不温柔。

“是我的错。不会再有下次了,请王爵放心。不过,王爵,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鹿觉深邃的眼神,望向渐渐被晨曦照亮的漆拉,在看到漆拉点了点头之后,鹿觉认真地问道:“为什么您会希望我捕获电狐这种魂兽呢?亚斯蓝领域上,特别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深渊回廊】里,有无数更高等级的魂兽,为什么不去捕捉它们呢?以您的地位,我应该捕获更强力的魂兽,比较适合吧……如果我说的不对,您不要生气。”鹿觉顿了顿,小声地补充道。他的脸颊微微泛起红晕,似乎为自己刚刚又有点骄傲自负,而觉得有点害羞。

漆拉回过头来。看着面前年轻而英俊的鹿觉,他突然意识到,不知不觉间,这么多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鹿觉已经从当初自己在沙漠里找到的那个充满野性气息的倔强少年,变成了现在高大英俊、被无数少女爱慕的使徒,他曾经的叛逆渐渐变成了温柔。他过去的消瘦蜕变得健壮。在格兰尔特女性魂术师之间,她们私下都悄悄地称呼他为亚斯蓝最英俊的使徒。他高大而结实的身体里,似乎包裹着闪电般的力量和气息,璀璨星辰般的五官在日复一日的时光雕刻下,呈现出一种帝王般具有侵略霸性但又高贵优雅的雄性之美。漆拉伸过手,摸了摸他浓密的鬓角,说:“鹿觉,魂术师的能力包括三个部分,一个是魂术师自己的魂力。另一个是魂器的能力,最后一个,就是魂兽的能力。但是这三个部分并不是独立分割的,而是彼此渗透、交错影响,并非你所认为的简单相加。因此,魂兽并不是越强越好,而是越适合自己越好,魂器也是如此――当然。有一些极其强力的魂器或者魂兽,不在这个一般范围之内。这些魂器和魂兽的强大。基本可以无视魂术师本身的素质,只要能够捕获或者取得,都应该列为第一优先。这个之后我再慢慢告诉你。今天就以电狐为例,你继承的是来自我的灵魂回路,因此你的天赋和我一样,就是对时间和空间逼近极限的强力控制。而【电狐】这种魂兽。虽然魂力并不像那些巨型怪物般惊人,但它们却具有凌驾于绝大多数魂兽之上的速度,除了上古四大魂兽之外,电狐是我目前发现过的,亚斯蓝领域上速度最快的魂兽。这和你的天赋以及你的阵的特性。是最为吻合的。速度对于我们来说,远比力量、抗性等能力要重要得多。而且,电狐是亚斯蓝领域上,少数几种群居类魂兽,另外几种群居类魂兽,比如【冰雪狮翼兽】、【白杉冰原狼】,它们具有的属性更多是对冰雪的控制。然而我们的天赋其实并不以元素控制见长。作为群居魂兽来说,你如果能够同时捕捉到它们,那么你的魂兽就不会是一只,而是一群,这是其他独居魂兽所无法拥有的共存特质――魂兽被捕捉之后会在我们的爵印里化为能量存在,而不同性质的能量会彼此冲突,无法共存。并且,电狐的繁衍再生能力非常惊人,只要还剩下最后一只电狐没被摧毁,那么,它们都能迅速繁殖复刻,在短时间内就恢复到原始数量,从而提供能够不断续航的战斗实力。”漆拉的手指滑过鹿觉浓密的眉毛,微笑着说,“这就是我希望你捕捉它们,成为你的第一魂兽的原因。”

鹿觉点点头,他想了想,抬起头看向漆拉那双被浓密卷起的纤长睫毛覆盖的眸子,“王爵,您的第一魂兽是什么啊?我好像从来没有看您召唤过。”

“我还没有第一魂兽。”漆拉淡淡地回答。

“为什么呢?”鹿觉有些吃惊,“对您来说,捕捉任何魂兽,都不是难事吧?”

“还没遇到合适的。”漆拉笑了笑,“而且,好像我暂时也不太需要。”他的目光沉静如水,透出压倒性的力量。鹿觉明白他说的“暂时不太需要”的意思――这些年跟随漆拉,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然而,别说魂兽了,漆拉连魂器都几乎没有使用过。因此,至今,鹿觉也不知道漆拉的魂器是什么。

“不过,我想很快,就有适合我的魂兽出现了。我有感觉,它很快会苏醒过来的。”漆拉拍拍鹿觉的肩膀。

“那王爵,我现在需要捕捉这些电狐吗?”鹿觉看着依然在漆拉的光阵里缓慢悬浮,被缓速控制的这群电狐,小声地问道。他之所以没有什么底气,是因为如果此时开始吞噬这些电狐的话,感觉自己并不是靠一己之力将他们捕获,而是借助了漆拉的力量。

“不用了。以后还有机会。而且这一群电狐的数量还不是最多的。我想深渊回廊深处,一定有更大数量的电狐以群居的方式聚集在一起生存。”

漆拉站起来,将黑色羽毛斗篷披在身上,他抬起头,望了望浅蓝色透出天光的晨曦。地平线上最后几颗闪烁的星辰,像是被碧蓝色的海浪淹没了一般,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森林里开始发出各种虫鸣和鸟叫,风吹过林梢,发出沙沙的温柔声响。

“它应该差不多醒了……我们出发吧……”漆拉的脸隐没在树影里,只剩下立体的轮廓边缘。

“什么东西……醒了?”鹿觉有点紧张地望着漆拉。

“【铜雀】,那是我希望你捕捉的第二魂兽。走吧,我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说完,漆拉伸出手,苍白的指尖轻轻地放在身边一棵粗壮古木的树干上,无数银白色的发光丝线从他细长的手指上游动而出,仿佛蛛网一般,密密麻麻地在树干上结出一个花纹繁复的中心对称图案,片刻之后,一枚棋子诞生了。

鹿觉走过去,正准备伸出手触摸棋子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回过头对漆拉说:“王爵,这些天我都没有看见束海与藏河两兄弟,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两个前几天出发去雷恩海域了,【天格】传来消息,说是【六度王爵】西流尔在雷恩海域失踪了,所以,束海与藏河两兄弟,出发去雷恩海域寻找西流尔。”

鹿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西流尔号称【永生王爵】,如果是在雷恩海域上的话,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漆拉半眯着眼睛,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他回过头来,看着鹿觉说:“现在还不知道。而且,很多看似精心计划的事情,看起来都像是一场意外。而很多突如其来的意外,实际上,往往是花费数年精心算计的志在必得。所以,还是先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吧。作为这一代使徒里位置最高的天之使徒,你现在对魂力的控制还远远不够,别说和我比了,就连【地之使徒】藏河和【海之使使】束海,都拥有比你更精准强大的魂力控制。你得对得起天地海三使徒里地位最高的【大天使】这个称号吧。”

鹿觉低下头:“鹿觉谨记在心。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希望有一天,也可以成为像王爵您一样,凌驾众人之上的一度王爵。”

漆拉低下头,看着面前英俊却谦卑的鹿觉,他的眼睛里突然闪烁起几丝暗淡的光芒,仿佛几缕哀伤的灰云飘过万里无云的湛蓝天壁。

漆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