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五十九回:无限

一整面墙壁上,此刻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各式各样的魂器,骑士长枪、细身剑、击打剑、穿刺剑、拳刃、柳叶刀、黄金盾牌、窄身分戟矛……房间的墙壁瞬间仿佛变成了魂塚的岩壁。

“这些……这些都是你的……魂器?”麒零结结巴巴地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是的,所以,我们的天赋并不是你理解的仅仅只是不需要把魂器融入体内,相反,我们是可以把无数的魂器融入体内,而且我们可以不将魂器收回爵印,也依然保持魂器的力量。甚至可以将别人的魂器变成我们的魂器。如果要准确地形容我们的天赋的话,应该是【无限魂器】才对。”

“【无限魂器】?”

“对,就是用我们的魂力运行方式去影响其他的魂器,使其能够被我们自由地使用。就类似于将一块铁靠近磁铁的时候,这块铁也会被感染上磁性。我们就像是磁铁,可以把任何的魂器都变成我们可以控制的武器。”

“我就知道!银尘你肯定是最厉害的!”麒零“噌”的一声从地上站起来,两眼兴奋得发亮。

“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最厉害的地方……”

“真的吗?还有什么?还有什么?”麒零激动地问。

银尘望着麒零,没有告诉他,目光里仿佛像是在考问麒零一样。

麒零略微沉思了一下,脸上突然绽放出混合着惊讶和欣喜的表情,“难道……难道是……”

银尘用目光鼓励麒零继续说。

“我们拥有的真实天赋,其实是……无限魂兽?”麒零压抑着内心的狂喜,试探着说。

银尘看着麒零,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他明亮的眼睛仿佛星辰一般,“你猜对了,魂器是【第二魂兽】的寄居之所。我们既然能操纵无限魂器,理论上,我们其实也就等于拥有了无限魂兽。”

“天啊!这……这简直!银尘,你应该是一度王爵才对啊!太厉害了!”麒零冲过来,一把抱住银尘,激动得不行。

银尘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麒零没有看到的灰色光芒。这道光芒迅速地消失在银尘瞳孔的深处。他的笑容像是突然渗进了一丝苦涩的味道,他把视线转向窗外,“你别抱这么紧,你身上味道臭得很,几天没洗澡了?快滚去洗澡去。”

“是!遵命!王爵!”麒零一边哈哈大笑着往外面走,一边说,“不过银尘,我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身上臭,我其实挺干净的。只是因为你身上真的很香。所以你觉得我没洗澡。不过话说回来,你一天是不是洗三次澡啊?你老穿白衣服也不见脏。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男人像你这么干净的,比我们福泽镇上的姑娘们都干净……”

还没说完,地面突然“噌”的一声一刃锋利的冰刀从麒零胯下不偏不倚地刺到他的裆下,“要么我把你也变成姑娘,你就彻底干净了。”

“不用!真不用!我以后一天洗八回!”麒零说完一溜烟跑了。

银尘看着麒零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他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

“一度王爵,是最厉害的人哪。我不配成为他。”银尘低声地说着,“你应该成为他的啊。”银尘的眼眶里闪烁着阳光的碎片。看起来波光粼粼。

那张年轻而英俊的面容浮现在自己面前,浓眉大眼,又有点乖戾邪气,歪着嘴角一脸坏笑,顽劣的样子里,却又带着无限的深情。

他的头发凌乱而不羁地在脑后束起来。他拿过一缕自己的碎发咬在嘴里,然后看着银尘说:“喂,你长得这么秀气,还扎一个那么长的小辫子,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西之亚斯蓝帝国·帝都格兰尔特】

一夜无梦。

因为这两天的惊心动魄。麒零的身体早就到达了疲惫的极限,所以昨晚他躺到床上,脑袋刚刚沾上枕头,就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此刻,他睁开眼睛,年轻的身体已经在熟睡的过程里回复了元气。他从床上坐起身来,看见银尘已经穿好衣服,此刻正站在窗户前,他的身材挺拔高大,像是一把出鞘的锋利宝剑。

麒零从床上爬起来,穿着一条短裤,**着年轻而健康的上身,跑到窗户边上,和银尘一起看日出。清晨的风里带着一丝寒意,麒零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胸膛上冒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

银尘转身拿过床边衣架上挂着的一条宽大的暗蓝色羊绒毛毯,帮麒零披在肩膀上,细腻柔软的羊绒一点也不毛糙,舒服而温暖。

阳光洒在他小麦色的肌肉上,麒零看起来比之前要健壮了一些,胸膛和腹部的线条在光线的勾勒下显得更加分明,他咧着嘴笑着,无所谓地样子:“没事儿,我不冷我不冷。我这么年轻,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血气方刚!”

银尘看起来有点忧郁,“你确定知道血气方刚是什么意思吗……”

麒零一挑眉毛,“当然。”说着把手臂举起来,用力地鼓起肌肉,向银尘炫耀着。

“你的力量和体能都进步得很快。”银尘看着面前的麒零,微笑着说。

“那是,我最近打打杀杀,跌跌撞撞,跑跑跳跳,可折腾掺了,腰酸背疼的。你看我这腹肌,这人鱼线,不是我吹嘘,我这就是传说中的公狗腰啊!”麒零得意杨杨。

“……你确定你知道公狗腰是什么意思吗?”银尘的太阳穴上再次跳起一根青筋。

“不是很具体,但大概意思我明白,反正就是夸一个爷们儿身材好呗帅呗,以前在福泽镇上去井边打水的时候,老听到柳霜花和几个中年妇女在切切私语说‘哎哟喂,你可不知道高桐街上那个砍柴的鳏夫,啧啧啧啧,那才是真正的公狗腰啊!’”

“你这公……公狗腰跟你最近打打杀杀腰酸背疼没关系,主要是灵魂回路和你的身体日渐融合,开始越来越强化你的体能了。这证明你的魂路对你的身体很满意。”

“嗯,我对它也很满意。还不错。王八看绿豆,对眼!”麒零哈哈哈哈哈地,露出一口白牙齿。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形容?”银尘脸有点白。

“这都是生活常识,你不懂了吧。银尘,说真的,你活得太不接地气了。我们凡人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充满了各种带框框的专业名词,没事儿,这些我都慢慢教你。”麒零斜着眼睛,坏笑着看着一脸蒙蒙的银尘。

银尘转过脸,不再搭理他,面朝窗外,呼吸着清晨凉爽的空气。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