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七节:雷恩的秘密

在还来不及作出任何魂力回应的瞬间,她只来得及看见脚下的地面突然爆开,五根锋利的巨大尖爪像是闪电般穿刺而来,如同可以无限伸展的利刃一样,斜斜地挑起她瘦削的身体。她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挟持着,朝身后的山崖撞去,轰然一声爆炸,岩石四处激射,尘埃弥漫一片。

——明明提前感受到了,却躲避不了的速度……

天地恢复一片寂静。

尘埃缓慢地落定了。陡峭的山面被神音的身体砸出了一个坑洞,洞穴门口,神音丝绸般的黑色头发从洞里倒挂出来。无数冰块碎裂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一大簇尖刀般锋利的冰雪藤蔓,缓慢而又扭曲地从坑洞里生长出来,挤出洞口,朝天空缓慢地攀爬,延展出几米之后,停了下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活物,从山崖里刺穿出来,顶破了岩石,把水晶般锋利的爪子暴露在了空气里。一簇一簇冰晶之间,是神音死气沉沉的被血液浸泡得黏稠的发丝。

麒零躺在地上,用涣散的瞳孔看着身后倒立的画面,看着神音被那些疯狂的冰雪藤蔓渐渐吞噬掩埋,看着那个洞穴最终被无数冰凌交错填满。

而同时,几根尖利的冰刺从他身体周围的地面破土而出,用一种迟缓的速度,带着傲慢的姿态,一点儿一点儿地挑破他的皮肤,像一条锋利的蛇一样滑进他的身体,冷静而残忍地在他身体里缓慢前行。更多的冰刺从地面窜出,一圈一圈地把他捆绑起来,然后渐渐勒紧,每一个冰刃上又爆发出无数个更尖利的细小冰刃。脚踝、大腿、手臂、胸膛、小腹……锋利的冰刃密密麻麻地撕扯开他的肌肉,极度的寒冷仿佛一种致命的毒液,注射进了他的身体,痛觉变成一种麻木感,麒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飞快地失去温度,血液倒流着充满了整个胸腔,窒息般地压迫着心脏,然后涌向喉咙。口中是喷涌而出的腥甜液体。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画面,麒零看见自己面前,那只巨大的、毛茸茸的怪兽的爪子。上面淋漓的鲜血,被月光照出幽幽的绿色。

它冲着自己高高举起尖爪,巨大的脚掌遮挡了皓白的月亮,阴影里,闪电般的光亮飞速地划下。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鬼山莲泉走进雷恩城的时候,日正当午。

碧空如洗,蔚蓝的天壁仿佛一整面还没有开凿的巨大蓝宝石,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

白色的海鸟在港口处的木桩间发出响亮的鸣叫,不时一头扎进海里,再蹿出时嘴里多半叼着一尾银色的小鱼。

不断有大大小小的货船客船驶进港口,在港湾里停泊下来,随着温柔的海浪缓缓地摇摆。雷恩地处海岸线的一个凹处,海陆交界处平缓而深,风浪不兴,腹地开阔,是天然的最佳港口。雷恩城位于亚斯蓝的西南沿海地带,一年内有超过一半的日子都阳光充沛。在这样的季节里,亚斯蓝大部分地域都已经进入了初冬,而雷恩依然仿佛笼罩在温暖的春日里。

鬼山莲泉深呼吸了一下,空气里是港口城市特有的海洋气味,带着复杂的各种货物的味道。香料、美酒、美食……咸咸的空气加上灿烂的阳光,有一种时光慵懒岁月恬淡的幸福感。因此,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很愉悦,无论是出海归来的渔夫,还是铁匠铺里的工匠,每个人脸上都绽放着和天空一样开朗的笑容。然而莲泉的脸上却没有多少笑意。她从小到大就几乎没有笑容,身边的人都觉得她太过严肃,生命少了些趣味。

作为亚斯蓝帝国的第三大都市,雷恩一直扮演着帝国出口咽喉港口的角色。超过半数的海运船只,都经由这个港口,卸货,载货,再次。加上远离四国边境,少有战火,气候和地质结构都相对稳定,没有太多天灾,因此雷恩得以持续平稳的发展积累,成为了亚斯兰领域上足以比肩帝都格兰尔特的富饶之城。同时每一年的寒暖洋流也在雷恩海域交汇,将深海的富足藻类和鳞虾都翻涌上浅海,周围的鱼群都蜂拥而来,几股巨大的鱼汛能够从秋天持续到冬末。因此运输业和渔业一直都是雷恩城的支柱。

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

但雷恩一直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只在魂术世界流传,几乎被大部分魂术师所共知的。

那就是,它是【魂塚】的入口。

莲泉就是为【魂塚】而来的。

走进恢宏的城门不久,就听见城外远处一阵喧闹的声音。鬼山莲泉转过身,然后皱起了眉头。

刺目的阳光下,一队马车从白色大理石铺就的街道上飞快地奔驰过来。两边的摊贩行人纷纷避让,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低头做人,彼此心照不宣。

应该是城里某个显赫的贵族。

莲泉把兜帽戴起来,遮住半张脸,往路边站了站。双眼藏在兜帽的阴影里,微微警惕地看着肆无忌惮的车马队伍叫嚣着逼近。

拉车的马匹肌肉结实,毛色润泽发亮,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名贵马匹。每一个马蹄都镶嵌着刻纹繁复的秘银金属蹄底,踏在白色大理石的路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显然是被人常年精心照料。

道路的中央,一个行动迟缓的年老妇人,正在弯下腰捡起她因为惊吓而打翻的篮子,而车队正朝她飞快地奔驰过来。

周围的人来不及救助,只能大声呼喊提醒年老妇人,她听到周围路人的高声呼喊,刚刚转回头,还维持着那个佝偻弯腰的姿势,下一个瞬间,砰然一声,老妇人的身体就像是一枚枯萎的落叶一样,没有重量般地从地面飞起,然后轻飘飘地抛离出去,撞在道路边的城墙上,黏稠的鲜血从她的发髻里流淌出来,烈日灼晒之下,很快就凝固了。

莲泉的眼睛从兜帽下闪动着光芒,她皱着眉头望着老人趴在墙角一动不动的尸体和飞快离去的车队——他们丝毫没有任何停顿与迟疑,对他们来说,也许和撞倒一个箩筐或者一把椅子没什么区别。

车队跑出去两百米左右,缓缓地停下。

领头的马车停在一个高大的白色岩石修建而成的宫殿门口,台阶两边已经站满了迎接车队的佩剑护卫和垂首侍女。

莲泉动了动步子,身影在烈日下晃动了几下,两三个起落,就静静地站在了车队的面前。如果不是她的披风依然飞舞,否则,看起来还真像她一直就站在这里等待着。

马车里的人撩开沉甸甸的华贵垂帘,刚准备下车,就看见了站在马前的莲泉。这个男人用冷漠的眼神看了看她,轻蔑地把目光移开,从牙齿间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让开。”

莲泉没有动,似乎也没有看到身后正朝她走来的、拿着沉重链锤的壮硕武士。

车里的男人冷笑了一下,坐回车里。而后,莲泉身后的那个武士用力地挥舞起黑铁打造的链锤,他的双臂肌肉怒涨,沉重的长满尖刺的黑铁锤头,朝着莲泉的脖颈处死命地砸下去。

骨头碎裂的声响和铁刺插进血肉的混浊声。

莲泉的身体“砰”的一声飞出去,坠落在几米远的地面,在岩石的地面上滑出去很远,地面一条斑驳的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