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五十六回:时间位面

“这是漆拉的天赋。”银尘望着麒零,几天没见,麒零的脸瘦了一圈,不过并不显得病态,精瘦的面容反而减弱了以前的那股少年气,多了一些成熟男子的英气和硬朗,感觉长大了,“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天赋是什么,天赋就是……”

“我知道我知道!”麒零一跃从床上跳起来,走到银尘面前,拉出一张凳子坐在银尘对面,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牢牢地盯着银尘,脸上是得意的表情,“天赋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所拥有的独特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因为我们的灵魂回路而产生的,不同的灵魂回路会产生各种不同的天赋,对吧对吧。”麒零看着银尘,一脸得意的表情。仿佛在照着书背诵上面的文章。

银尘停下来,抬起眼睛看着麒零,麒零挠挠头,被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于是支支吾吾地补充道:“我听……听莲泉说的……是不是不对啊?我下回不乱听别人的了。我只听你的。你教我吧。”

“莲泉说得没错,就是这样。三度王爵漆拉的天赋,使得他可以成为【棋子】的制造者。刚刚我们几个人站立的地面,在你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已经悄悄地被漆拉制造成了一枚通往格兰尔特的棋子,所以,我们才可以瞬间到达这里。”

“天啊……他的天赋竟然是制造棋子!”麒零把下巴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搁。

“不对,不能这样说。制造棋子只是他的天赋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其中一种运用。他的天赋,准确地来形容,应该是对时间和空间超越极限的控制。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我们每一个人对魂力的运用,都需要有想象力。想象力的高低往往决定了能力的强弱。能够将这种天赋物化为棋子这种使用形式,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第一颗棋子的制造者,对这种天赋的运用和理解,都超越常人。极为熟练也极具想象力。当然,亚斯蓝的第一颗棋子,并不是漆拉制造的。这种天赋应该是从很古老的时代就有了。漆拉只是其中一任继承者。”银尘望着麒零,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对魂术的渴望,于是他接着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可以不断提高自己的速度,在魂力不消耗完的前提下,他的速度可以一直提高。高到没有极限――当然,这个前提是不存在的。”

“为什么不存在啊?如果他站在你说的那个深渊回廊里面那个黄金湖泊里面,黄金魂雾可以源源不断地吸收进他的身体,那就可以做到魂力永远消耗不完啊。”

“不是,我们虽然可以通过在高浓度的黄金魂雾中吸收魂力补充消耗,但是,我们吸收魂力的时间,却比我们消耗魂力的时间要多数倍。可能激烈战斗中一秒钟魂力的巨量消耗。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恢复。根据所处周围黄金魂雾浓度的高低不同,我们的恢复速度也不同。但最快,也不会超过二比一的倍率。也就是说,每消耗一个单位的黄金魂雾,最快也需要两倍的时间才能吸收。如果周围魂雾稀薄,可能需要十倍百倍的时间。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平时我让你不要随便使用魂力。没事儿就把你的狮子放出来溜达,它是苍雪之牙,是一群冰雪狮翼兽的首领,你老把它当狗遛……”

“啊?原来释放魂兽也是需要消耗魂力的啊?”

“不然呢。魂兽在魂术师体外以能量体的形式存在,也是持续消耗魂力。同样。它们在爵印中恢复的速度也很慢。在外面待一天,爵印里得睡好几个晚上。”银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深呼吸了一口,感觉太阳穴又有一点紧绷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要无时无刻都储存满满的魂力,这样以后我遇见魂力还没补满的敌人,我就能打过他了!”麒零恍然大悟。

“不是这个意思……”银尘感觉有点胸闷。

“又错啦?”麒零一脸“踩到屎”的表情。

“每一个魂术师对魂力的使用是不一样的,像漆拉他们那前三度的上位王爵,对每一丝的魂力使用都堪称精湛,如同雕刻艺术品一样,有机会如果你能够见识他们战斗,你能够看看他们对魂力的使用,不会浪费一丝一毫。同样以一滴黄金湖泊里的魂力为单位,也许你只能把一杯茶冻起来,但是,漆拉也许可以冻结一整面湖泊。”

“真的假的?这么欺负人?他们怎么做到的?”

“所以,我们才会说,虽然王爵从七度到一度越来越强,但只有前三度王爵被称为上位王爵,是因为三度和四度中间,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说回漆拉,他可以在战斗中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快,因此,也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穿越远距离的空间,甚至理论上来说,在瞬间消耗巨大的魂力前提下,他也能短暂地穿越时间――不过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因为我们都只能存在在一个【时间位面】里。”

“什么是【时间位面】?”

“就是一种我现在没办法和你解释,解释了你也听不懂的东西。”

“……你知道你长得没漆拉好看吗?!”麒零气炸。

“这和我长得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银尘额头跳起一根血管。

“你一再攻击我的智商,我就只能攻击你的长相了!”麒零鼓起腮帮,一脸不高兴。

“……我……”银尘深吸一口气,懒得和他计较,“漆拉拥有的这种天赋摆脱了水元素的属性,因此也决定了他是亚斯蓝领域中,唯一一个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制作出【阵】来的王爵。”

“那什么又是【阵】啊?”麒零皱着眉头,大叹了一口气。跟银尘在一起的日子以来,每天都能听到各种各样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入门了,但瞬间又会被打回原形,麒零不由得有些沮丧。在这之前,他以为自己成为了使徒,很快就能变得和银尘一样厉害了,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到百分之一。

这个仿佛运行着另外一套法则的世界,在自己以前的生命里,完全是不存在的,而现在,自己却成为其中的一个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