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五十一回:重置

“你猜得没错,大量的棋子被暗中制造,目的就是为了改变亚斯蓝领域内的空间格局。而能够有能力改造这一切的,我相信你也知道是谁。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你们要进入魂塚的时候,你们需要前往雷恩城中的那个密闭甬道,而进入甬道的方式,是需要穿过一面能够过滤所有非王爵使徒的墙壁,对吧?”苍白少年看着银尘和鬼山缝魂,轻轻地问到。

银尘和鬼山缝魂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说——我只是说如果,我现在还不确定,因为我没有时间去那里查看,那面墙壁是一枚‘巨大’的棋子,当你在触摸的时候,你就已经被转移去了另外一个空间,那个空间是按照曾经的甬道原尺寸比例和细节一比一重建的,你能够感觉得出来你已经无形中被转移了吗?”

“不能……”银尘的喉咙陡然收紧,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所以,很可能,雷恩城里那个通往魂塚的甬道,已经毁灭了,或者已经被转移到了另外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它还在原地。你们通过那面墙壁进入的空间,很可能已经不在雷恩城里,很可能已经远在帝都格兰尔特,或者是已经被转移到了心脏内部,甚至……甚至有可能,隔着甬道里那一面没有雕像的墙壁背后,就是白银祭司的水晶房间……”苍白少年的呼吸渐渐急促,“整个亚斯蓝的空间关系,都在按照一个精妙的计划进行重置,刚刚我所举的例子,只是在空间维度上的重置,银尘,你应该知道,有一些魂力巨大的远古遗迹中的棋子。是可以在连接两个空间的同时再附加一个‘时间位面’的,如果在空间的维度上再加上一条时间的坐标轴……可以说,此刻的亚斯蓝,正在逐渐变成一个无序的混沌空间……”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银尘渐渐意识到了问题的核心所在。

“为了将‘那个东西’,更加彻底地隐藏起来。”苍白少年缓慢地回答道,“在一个堆满杂乱物品,归类无序的房间中找一样东西,永远比在一个所有物品都分门别类按序排列的仓库中寻找,要困难得多。”

银尘转头看向鬼山缝魂,他的表情坚毅。但是没有太多意外,显然,苍白少年早就告诉了他同样的话。

“最后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个问题很重要。”苍白少年轻轻擦掉从内唇线渗出来的殷红血液,他的牙齿和嘴唇,都晕染着这种又迷人又危险的鲜红,仿佛嘴里咀嚼着玫瑰,芳香四溢。“你已经有了自己的使徒,这一点我知道。但是,你在赐予他灵魂回路的时候,给予他的。是你第一层的【七度王爵】的回路,还是封印在你身体深处的,上代【第一王爵】的灵魂回路?”

银尘看着面前苍白的少年,表情渐渐寒冷下来。他没有回答,静静地站在飘浮着尘埃的束形光线里。

周围清冷的大雾,将四周的参天古木浸泡得潮湿一片。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

庞大的古城仿佛一座巨大的坟墓。

这座遗迹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鬼山莲泉仔细地辨别着残破建筑的轮廓,飞快地在脑海里搜寻着相关的记忆,但是几乎是一片空白,她从来没有在亚斯蓝的历史上听说过有这样一座巨大的古城存在。

脚下是一条巨大的铺满大理石的桥梁,千百年的光阴在道路表面刻下了无数的划痕。风化残缺的边缘不时簌簌地掉落碎石尘埃,探身往下望去,桥墩拱廊隐藏在下方庞大的黑暗里,隐约能够看到无数高大雄伟的建筑群,虽然都破败不堪,但是依然能够想象出这座遗迹曾经的繁荣。

昏暗视野里没有任何声音,寂静膨胀着像是产生了重量,压迫着耳膜,让人太阳穴发涨。

隐隐地,总觉得远处甚至是身边的黑暗里,有什么东西在缓慢地游走,有那么几个瞬间,麒零感觉黑暗中有东西静静地站在自己的身边,不动声色地呼吸着。

听觉和视觉都被压抑到了极限,麒零感觉毛骨悚然。

“这到底是哪儿?”天束幽花看了看麒零和莲泉,又看了看这座巨大陵墓般的古城,声音像被寒风吹打后的落叶。

“这就是你把我推进来的‘死亡’。”莲泉冷冷地说。

“可是我明明摸的是另外一颗棋子啊,为什么我也会……”说到这里,幽花停下来不敢说下去。

莲泉转身环顾着周围,她将魂力感知能力提升到了最大程度,企图捕捉黑暗中潜在的危险。她意识到,银尘和缝魂他们说的“死亡”并不是指只要触摸了棋子就会死,而是指这棋子会通向一个邪恶之地,也就等于通向了死亡。棋子只能把人送往不同的空间,而不能直接夺人性命。

“往前走吧,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莲泉转头对小脸儿已经吓得惨白的麒零说,然后回过头看了看天束幽花,“如果不想死,就跟着我们走。”

道路往前延伸,黑暗愈加浓厚,几乎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行进极其困难,但三人又不敢冒险在黑暗中快速前行,于是他们前进的速度极为缓慢。

天束幽花有点不耐烦,她挥动右手,十几只巨大的雪雕在空气中幻化成形,在前面开路,雪雕身上发出的柔和白光,把遗迹的空间照亮。

在柔和的白色光芒下,庞大的遗迹看起来多了几分高贵的感觉,少了些许恐怖的气氛。无数精雕细琢的巨大石柱四处横倒,一些仿佛地基一样的坑洞里,隐隐能看见残碎的白骨。随处可见奢侈的汉白玉石雕刻成的残缺拱门和恢宏的台阶,一切都预示着这个城市曾经不可一世的繁华和尊贵。

“噗。”

“噗噗噗噗。”

一连串仿佛吹灭蜡烛的声响在黑暗里短促地划过,飞在前面开路的十几只雪雕接二连三消失不见了,仿佛是陡然吹起的锐风凿破了白色的灯笼。

黑暗再一次从天而降,笼罩在他们三人头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