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五十回:扭曲空间

麒零眼看着莲泉进入了代表死亡的那枚棋子,胸口一痛,仿佛被一把巨锤钝击,他内心陡然升起一股恐惧的寒意,然后立刻转换成怒意,他一把将幽花推倒在地上,“唰”的一声,半刃巨剑从空气里幻化成形,巨剑指着幽花的喉咙,麒零双眼通红,声音嘶哑:“你怎么这么歹毒!你杀了她!”

“你怎么不说她歹毒?是她先要杀我的!”天束幽花看着面前用剑指着自己的麒零,心里像被刀刃切割,这个片刻之前还温柔地凝望自己,勇敢地保护自己的英俊男孩子,现在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对自己刀剑相向。

“她又没有真的要杀你!”说完,麒零把剑瞬间收回体内,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向那枚死亡的棋子,抬起手毫不犹豫地拉住了铜环,一瞬间消失在空气里。

天束幽花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空旷的石壁,她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无法想象麒零竟然就这么为了莲泉去死。

她的眼泪无声地流了满脸,而她自己完全不知道。

过了半晌,她虚弱地站起来。脸上渐渐笼罩起来苍白的哀伤、凄凉,还有不甘和怨恨。

“既然你那么想死,你们就一起去死好了。”说完,她红着带泪的眼眶,转身走向左边通往深渊回廊的棋子,伸手抓紧了铜环。

剧烈的扭曲之感消失,她的视线慢慢恢复,面前的环境却难以辨认。

因为此刻她正置身在幽黑空间里,微弱的光线只能让她依稀可以感知周围是高大的看起来像破败的古城一样的建筑。她思索着深渊回廊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地方,就算是深夜,也不可能如此暗无天日。

突然,她听见身后的黑暗里,发出了缓慢的脚步声。脚步声渐渐靠近自己。

她警惕地回过头,然后她忍不住在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绝望的低呼。

她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同样面如死灰的麒零和莲泉。

“什么意思……”天束幽花的心脏骤然收紧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

鬼山莲泉和麒零从她左右走过,莲泉侧过头,冷冷地说:“不想死的话,就跟着我们走。”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

“如果只有我们,根本不可能完成你所说的这个任务,要是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包括四年前那场浩劫,那么,你就应该和我们一同前往。你的力量,至少可以威慑幽冥,否则,仅仅依靠我和鬼山缝魂……”

“我撑不到那个时候了……”苍白少年靠在巨大的树根上,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虚弱,像是渐渐消散的雾气,“我和你们不同,只要你们所处之地周围有黄金魂雾,你们就可以随时随地自由地恢复魂力。我们三个白银祭司。虽然在世人眼里,贵为天神,然而,我们却只能待在十字回廊三个房间墙面上那块巨大的水晶墙面之中。才能恢复魂力,一旦脱离那块水晶,我们的魂力就会随着时间不断耗损,就算完全不使用任何魂术。魂力也会从我们的身体里无可阻挡地外泄,难以储存,更别提恢复。甚至不仅仅是魂力。连同我们的生命与灵魂,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失。在遇见你之前,为了对抗幽冥的猎杀,我已经消耗了大量的魂力……天之使徒银尘,能够在死前找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

“我如何能相信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甚至都……”银尘望着苍白得仿佛要和空气融为一体的少年,语气温柔下来。

“你不用现在就相信我,从现在开始,你只要慢慢地留心整个亚斯蓝的魂力格局,曾经我们费尽心血小心翼翼维持的魂术系统平衡,正在渐渐瓦解,无形的天平正在倾覆,很多隐藏在黑暗里的细小变化都在持续累积,当这些异变累积到一个临界点时,这个国度,将迎来最终的裁决……”苍白少年的目光渐渐柔软而朦胧起来,带着一种虚脱后的平静,仿佛将悲哀和释然混合在了一起,他晶莹的眸子看着银尘。

“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现任【一度王爵】身上被赐予的,是一种亚斯蓝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恐怖灵魂回路,那么我又应该如何去改变当下的一切呢?你要知道,对所有王爵使徒来说,一度王爵,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更别提是在亚斯蓝历代一度王爵中,都显得如此独特而诡异的修川地藏了,再加上时刻围绕在他身边的天、地、海三使徒,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机会,除非……”

“银尘,一切都不是绝对的,这个世界的构成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千万倍,所以,哪怕只是一个很微小的改变,只要它被放置在了最适当的位置和最巧妙的时间节点,那么,这个微不足道的努力,也会带来彻底的颠覆变革。而且你我都清楚,上代一度王爵――也就是你的王爵――吉尔伽美什,他还活着。因此,未来的一切都还未锁死……”

银尘沉默着,把目光轻轻移开。

“银尘,我需要提醒你的是……”苍白少年稍微挪了挪身体,他的呼吸听起来更加急促,“目前整个亚斯蓝的力量格局已经全面紊乱了,看上去风平浪静的魂术体系之下,各方势力的暗涌对峙错综复杂,而且,最需要你们注意的一个问题,已经不是亚斯蓝的人,而是亚斯蓝的空间。”

“空间?”银尘的瞳孔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大概意识到了苍白少年指的是什么。

“以后你们出入所有封闭的空间,当周围没有可以参考的系坐标时,你们一定要警惕,可能你们所处的地点,根本不是你们认为的地方。因为,据我所知,过去几年的时间里,亚斯蓝领域上新增的【棋子】数量呈几何倍数的上升,短短几年内新增加的棋子数量甚至超过了过去一百年来亚斯蓝存在的数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亚斯蓝领域内的空间关系,已经被打乱重置了?”银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