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四十五回:黑暗记忆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

银尘和鬼山缝魂此刻沉默地站在苍白少年的面前,气氛有些怪异。四周太过安静,甚至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一缕金色的阳光穿透头顶浓郁的树冠,穿过空气里黏稠流动的雾气,将苍白少年的脸庞勾勒出一圈光晕,他在柔光里显得更加孱弱,整个人透出一种一击即溃的脆弱美感。

银尘微微有些皱起眉头,他刚刚似乎隐约看见苍白少年的额头上,有一道细得几乎难以察觉的缝隙,像是薄如纸片的刀锋切割后的伤口,隐隐朝外一直渗血——说是渗血,但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那道细缝中挤出来似的。但现在银尘仔细凝神看去,少年额头又是平滑完整的洁白肌肤,没有任何异样。

是幻觉吗?

银尘转过眼睛,不易察觉地看了看身边的鬼山缝魂,他看起来也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是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苍白少年用他仿佛琥珀般的瞳孔,看着缝魂:“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

缝魂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头,小声说:“如果银尘是上一代天之使徒,那么,他就应该拥有和上代一度王爵同样的灵魂回路,魂力也应该远远超越我们才对……但是就我所感应到他身体里的魂力和他的运魂方式,都不具备这种压倒性的优势……”

“他和你们不一样。”苍白少年的声音轻得像一阵雾,仿佛一吹就散,“你所能感觉到的,只是他身体表层的灵魂回路,也就是属于他的七度王爵的魂路,但同时在他的身体深处,封印着上代一度王爵的灵魂回路,在适当的触发条件之下。他完全可以重新恢复一度使徒的力量。”

“他……他身体里有两套灵魂回路?”鬼山缝魂转头看着银尘,内心充满了震撼。

“对……也因此,他同时具备了两种不同的天赋。”苍白少年把目光转过来,银尘沉默地站在他面前,仿佛一座雪山,寒冷而遥远。银尘的眉眼间似乎吹动着足以切割峡谷的寒风,瞳孔里像是密集翻滚着白色风雪,他的视线隐藏在风雪的深处。

“两种……天赋……”鬼山缝魂的喉咙有些发紧,他低沉的声音微微尖锐起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银尘领口处露出来的脖子肌肤上,金黄色的刻纹隐隐浮现出来。鬼山缝魂不动声色地朝前方移动了几步。他转过身,站在苍白少年的面前,和银尘对峙着。

“因为三年前,当你浑身筋骨粉碎、肌肤被千刀万刃淋漓切割时,当你心跳全无呼吸停止地躺在格兰尔特【心脏】冰凉的地上时,是我们封印了你一度王爵的灵魂回路,同时赐予了你一种全新的、亚斯蓝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灵魂回路,让你成为七度王爵……当然,这一切你不会有记忆。你最后残留的记忆,应该是那只已经进入【黑暗状态】的【饕餮】吧……”

银尘的瞳孔突然急剧地收缩,仿佛看见了鬼魅般惊骇的神色在他苍白的脸庞上翻滚着,“你是……你……”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被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吓到了,然而他明白,这种可怕的想法应该就是事实……

“如果你已经基本猜到了我是谁,那么……”苍白少年抬起他琥珀色的眸子。他额头上那条若隐若现的血缝似乎渗透出一种血腥的甜味,“你还在我面前站着干什么?”

苍白少年的声音,幽幽地回荡在空旷的深渊回廊。

一群黑色的寒鸦从古树深处蹿起。飞向沉甸甸的云絮深处。回廊远处传来不知名的魂兽嘶吼,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

银尘弯下僵硬的膝盖,他缓缓地在苍白少年面前跪了下来,他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唇齿之间像干涩的沙粒般挤出:“七度王爵银尘,听候您的指令,白银祭司。”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麒零此刻正小心翼翼地攀爬在陡峭的黑色山崖上,苍雪之牙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悬停在他几米远的空中,它不时发出一两声焦虑的低吼,它的爪子紧张地蜷缩着,看起来非常紧张不安。

在麒零头顶上方遥远的位置,天束幽花和鬼山莲泉正站在闇翅宽阔的羽毛后背上。天束幽花的眼睛里满是忌妒的神情,从她的位置看过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麒零正在靠近的那把仿佛古银色泽,浑身布满精密花纹雕刻的骑士长枪周围翻滚着的一股股浓稠的金色巨浪,金色光芒围绕着枪身不断旋转,仿佛风暴一样把周围的魂器席卷得如同飓风中的蒿草般摇晃不止。那柄长枪似乎是飓风的风眼,持续不停地吸纳着周围的黄金魂雾,偶尔有一两道金色的闪电在枪身上一闪即逝,随后就是一声清晰而锐利的轰响。

刚刚一路飞行过来的路上,都没有见到过魂力如此狂暴的魂器。

“麒零,你小心了,不要太靠近雾气。”莲泉在上方对麒零说,在说话的同时,她已经把回生锁链释放了出来,闪动着光泽的锁链仿佛是灵动的长蛇,在她的身体周围警惕地游走着,似乎随时准备面对不可预知的突然危险。

莲泉隐隐觉得有一种压迫感,但周围又感应不到明显的魂力异动。可能是因为那把魂器的位置实在是太靠近深渊下部了吧。自己在进入魂塚之前,鬼山缝魂就反复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过于靠近魂塚的底部,至于为什么,他也没有清楚地交代。

从鬼山莲泉的位置往下看下去,麒零几乎已经被翻涌不息的浓雾吞没了,他的身影偶尔从雾气里露出部分,然后又迅速被涌起的白色雾海吞没。

麒零抬起头,他的头发已经被浓稠的雾气吹得湿漉漉的,额前的细碎头发紧紧地贴在肌肤上,让他看起来有点狼狈,也有点紧张。此刻他的耳朵里全是呼啸的风声,头顶传来的莲泉的声音被周围浓厚的雾气阻隔着,完全听不清楚。

麒零调整了一下身体的重心,继续艰难地朝那把骑士长枪攀爬过去,苍雪之牙离麒零更近,因此也被不断爆炸开的黄金魂雾震得摇摇晃晃,但它依然用力地挥动翅膀,勉强维持着和麒零的距离,小心地守护着他。

麒零牢牢地抓着每一把从岩石上穿刺出来的魂器,一步一步朝那把震动越来越强烈的长枪靠近。同时,他眼睛里的“希斯雅”果实汁液渐渐失去效力了,周围的黄金魂雾正在逐渐变得透明,周围旋转扭曲的气流卷动着寒冷的云雾,让长枪的位置渐渐变得无法分辨,越来越多暴戾的魂力变得隐形,麒零不小心撞上一股,差点儿让他摔到山崖下去。

当麒零终于用手握住了骑士长枪的枪柄时,苍雪之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喜悦的嘶吼,麒零转过身抬起头,微笑着对上空的莲泉和幽花挥了挥手,做出一个“拿到了”的手势。

莲泉引动着闇翅朝下面飞去,准备接应麒零。

麒零在手上运满魂力,然后一拳重重地砸向枪眼的位置,在碎石爆炸碎裂的同时,那柄古银色泽的长枪,突然消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