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四十二节:膝下之殇

莲泉招呼着麒零,往洞穴外走去。麒零回头,看着孤零零留在洞穴里的天束幽花有点儿不忍,他用少年好听的嗓音对她说:“你也赶快挑选一个厉害的魂器之后离开这里吧,我总觉得这里不安全,你一个年轻女孩子,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对了,我这里有‘希斯雅’果实,如果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或者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用不着你可怜我。”天束幽花倔强地转过头,但是她的目光也柔和了下来。

“我没有可怜你。你看这个魂塚,多大呀,那么多的魂器,你要找到一把合适的,得花多少时间啊。你跟着我们一起,三个人找,总归快一点吧?”麒零的面容在幽暗的光线里,透着一种让人亲近的温暖。英俊的少年把浓黑的眉毛轻轻地皱着,让他的面容像一只温驯的小猎豹,目光从他柔软的黑色浓密睫毛下投射出来,有一种带着热度的关心。

天束幽花突然觉得心里一个未知的地方跳动了几下。

天束幽花突然看着麒零开口说道:“等一下……”

麒零看着欲言又止的天束幽花,有点疑惑,他用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她,等着她继续开口。

天束幽花的脸在黑暗里轻轻地红起来,“其实我进来不光是为了拿回生锁链的,而是银尘拜托我进来告诉你们……”

突然,仿佛脑海深处的黑暗里,一枚蓝色罂粟花般的光晕闪了一下,一个念头浮现在天束幽花的脑海里,她突然轻轻地笑了,“他让我来告诉你们,离开魂塚的棋子,已经被人改动过了,左右的顺序作了调换。之前代表死亡的那个棋子,现在才是通往深渊回廊外围祭坛的出口。”

莲泉听到这里,回过头来,面色凝重地望着天束幽花。麒零看了看沉思的莲泉,又看了看表情看起来很诚恳的天束幽花,然后说:“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银尘拜托你的?”

“当然了,我骗你干吗。”天束幽花突然变了脸,冷冷地笑了笑,“而且,你如果不相信我。岂不是辜负了跪下来苦苦哀求我的银尘么?”

天束幽花说完,表情非常得意,她甚至在脑海里又重新回忆了一下那个看起来高贵得仿佛是冰雪之神的银尘跪在自己面前的低贱样子,完全没有看见自己面前的麒零满脸通红,双手握紧了拳头。

“你刚才说银尘什么?”麒零的脸上突然笼罩起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可怕神色,他走过去一把抓起天束幽花的衣领,“你再说一次?”

天束幽花被他突然的变化吓住了,下意识抬起手,一把冰刀就刺进了麒零的胳膊。但是,在鲜血顺着冰刃流下来的同时,麒零却仿佛没有知觉般地一动不动,只是继续盯着她问她刚才说了什么。

天束幽花被激怒了。充满怨恨地吼道:“不就是你的王爵么?有必要为他这么激动么?而且是他自己求我,又不是我逼他的,你把怒气发在我身上干什么?要怪就只怪他自己贱,那么轻易就下跪!而且让他这么做的人不就是你么?谁叫你自己不长脑子随便就冲进魂塚的。你以为这是随便进来玩儿的地方么?!”

麒零咬了咬牙,他胸膛里是翻涌不息的屈辱,为了银尘受到的屈辱而产生的内疚快要把他的心撕裂了。他丢开天束幽花。转过脸去,眼眶在黑暗里红了起来。眼前浮现出银尘寂静地跪在地上的身影,一种恨自己不争气的情绪化成眼泪积累在他的眼眶里。他不好意思让莲泉看到,于是用力憋着。

莲泉善解人意地转过脸去不看他,免得让他更加难受。

天束幽花看见麒零俊美的面容笼罩着的伤心,心里也微微有些不忍,于是她硬着头皮说:“到底相信我么?相信我的话,就跟我走。”

走出洞穴的门口,他们重新站在巨大的峡谷面前,远方山崖上密密麻麻的魂器闪动着漫天繁星般的微光。

莲泉看了看天束幽花,问她:“你的魂兽有飞行能力么?”

天束幽花突然涨红了脸。

莲泉看她沉默不回答,于是明白了,“你还没有魂兽是吧?”

天束幽花轻蔑地冷笑了一声,不愿意回答,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娇贵。“我刚才就是一路从悬崖上跳跃过来的,这点儿路程还难不倒我。”

“我们现在去的地方,如果等你跳过去的话,不知道要跳多久。没有魂兽绝对不行,你和我一起吧。”莲泉背后的空间里,闇翅巨大的白色羽翼在莲泉身后伸展开来,看上去仿佛莲泉身后长出了天使的翅膀。

与此同时,麒零的苍雪之牙也呼啸着,从空气里显影出来。

“谁要和你一起?!我要和麒零一起。”天束幽花冷冷地说。说完,就朝苍雪之牙的背上爬。她的脚刚刚踩上苍雪之牙的背,就被一声巨大的狮吼震了下来,苍雪之牙高傲的眼神轻蔑地看着她,充满了厌恶。天束幽花低声恨恨地骂道:“一个畜生,神气什么!”

麒零没有听到她低声喃喃地在说什么,他轻轻拍着苍雪之牙毛茸茸的头,揉了揉它巨大的耳朵,对它温柔地说:“你堂堂一个大丈夫,欺负小姑娘就太没面子了,她也是使徒,是我们的朋友。她是进来救我们出去的。你不要闹脾气啦,不然我下次游泳不带你玩儿了。”

苍雪之牙虽然满脸不情愿的表情,但是也顺从地低下了头。

天束幽花爬起来,得意地看了苍雪之牙一眼,于是用镶嵌着锋利金属片的靴子在它毛茸茸的后腿上用力一踩,翻身骑到苍雪之牙的后背上去了。

“它其实很温驯的,就是对生人比较有敌意。等一下你抓紧我,别掉下来,放心,没事的。”麒零转过头来,在天束幽花耳朵边上说道。

天束幽花看着面前的少年,锋利得仿佛宝剑般的浓黑眉毛斜斜地飞进他茂密的鬓角里,幽深的眼眶里,仿佛小鹿般温润纯净的瞳孔,此刻正暖暖地望着自己。她不由自主地把手环抱向少年的腰,隔着布料,麒零滚烫的体温传递到她的手上,少年健硕的腹肌在布料下轮廓分明,同时还有此刻从麒零脖子肌肤上传来的,充满了年轻生命气息的男子汉的味道。

天束幽花的脸像是在阳光下被晒烫的花瓣一样,娇艳欲滴。

【西之亚斯蓝帝国·深渊回廊】

森林峡谷中的雾气越来越浓,几乎像是黏稠的乳白色液体荡漾在整个幽绿色的峡谷之中。光线照不穿厚重层叠的树冠,只有少数像是光剑的束状光线从高处树叶缝隙里笔直地刺进长满苔藓的泥土里。

鬼山缝魂和银尘,此刻正站在一棵巨大的古树之下,树荫下的树根攀枝错节地翻出地面。树根中间凹陷的一个位置,坐着一个看起来孱弱无比的苍白少年。

“我把银尘带来了。”鬼山缝魂对苍白少年说着。

苍白少年慢慢地睁开了他的眼睛,纯净的充满光芒的瞳孔,像是两面被大雨淋湿的湖泊。他的声音虚弱极了,听起来仿佛是透明的蝉翼,稍微大一点的风都能吹破。

“你知道为什么,我必须找到他么?”苍白少年轻轻地对鬼山缝魂说,他白皙的脸在周围绿色的光线里,看起来就像是一碰就会碎的精致瓷器。

“我不知道。”鬼山缝魂单膝跪在地上,低头恭敬地说。

“你可知道,你们其他的王爵,和一度王爵,有什么区别么?”

“一度王爵从来都不会在众人面前现身,大家也都不知道他是谁,传说中他甚至就几乎是神的转世。所以,我们都接触不到,也无从知晓他和我们的区别。”鬼山缝魂继续回答。

“一度王爵除了拥有足以称霸天下的独特灵魂回路之外,他还有一个和你们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他同时拥有三个使徒,每一个使徒都继承了他那种具有压倒性的、凌驾于一切万物生灵之上的灵魂回路和他的至今未被人知道的天赋,并且,没有人知道哪一个使徒是他的继承者,不到一度王爵死亡的最后一刻,或者说他主动退位的那一刻,谁都不知道下一个一度王爵是谁。他的三个使徒分别被称为【海之使徒】,【地之使徒】,以及地位最高最核心的,【天之使徒】。”

说完,苍白的少年抬起头,用他仿佛水晶般透彻的眸子,凝望着银尘,说:“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上代天之使徒,银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