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四十一节:天赋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幽暗的洞穴里,一切都平静了下来,淌在地上的鲜血,在空气里慢慢冷却凝固,变成胶状的血浆。

鬼山莲泉静静地站在原地,脸上恢复了冷漠而高贵的表情,麒零松了一口气站在她身边,看着她脖子上的伤口像是奇迹一般地飞速愈合。

鬼山莲泉面前,是躺在地上的天束幽花,此刻,她的嘴角正在往外涌出鲜红的血液。

就在刚才她扑向毫无还手之力的鬼山莲泉时,她太过轻敌,完全没有作任何防御,结果,莲泉身体里突然释放出来的闇翅,将她重重地震飞开去,砸在洞穴的岩壁上。

鬼山莲泉手里的巨剑此刻抵在天束幽花的脖子上,“你的王爵难道没有教过你,除了杀戮使徒之外,身为使徒本身,企图杀害另外一个使徒,是重罪么?”

天束幽花眼睛里隐隐有些泪光,但是她倔强的脸上依然是不服输的怨毒,让她动人俏丽的脸显得有些扭曲,“我是郡主,我想杀谁就杀谁!”

“就算你是亚斯蓝的帝王,你也不能想杀谁就杀谁。”鬼山莲泉内心叹了口气,她不知道眼前的少女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竟然会在内心有着如此任性且毫无顾忌的想法。

“冰帝在格兰尔特,离这里远得很,这里是雷恩。我想干吗就干吗。”天束幽花冷笑着,擦擦嘴角的血痕。

鬼山莲泉看着面前的她,“你无药可救了。你就继续吧,总有一天,杀戮使徒会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杀戮。你要是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飞扬跋扈了。”她收起巨剑,“你说你也是进来拿回生锁链的。这个有点奇怪。我虽然不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错误,但是,现在回生锁链已经成为了我的魂器,这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我们现在要出去了,在出去之前,你最好自己去寻找一件魂器,要知道,你出去之后就再也无法进来了。至于为什么会发生白讯传递错误的事件,你不用问我,我也不清楚。你最好回去问问你的王爵。”

说完。鬼山莲泉转身对自己身后的麒零说:“现在我们去帮你找一件厉害的魂器,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麒零看着受伤倒在地上的天束幽花,隐隐有些不忍。毕竟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肯定从小到大都是被父母宠爱着,不像自己从小是条贱命,摸爬滚打,学着各种和人接触交往的基本礼仪,甚至是油腔滑调、阿谀谄媚。

麒零走到她身边,轻轻地蹲下来。低低地声音听起来糯糯的,很温柔:“莲泉她不是个坏人,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了。你赶快找个黄金魂雾浓度高一点儿的地方先疗伤吧。”

天束幽花轻蔑地笑了笑,站起来。她闭上眼睛,然后,金色的刻纹迅速地从她的脖子上爬满了她的脸庞。很短的时间内,她全身都笼罩起一种全然新生的力量。她脸上的那些被岩石划破的伤口,也全部愈合起来,她抬起手擦掉干涸的血块。光洁的肌肤上,一点儿都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麒零惊讶得目瞪口呆。

鬼山莲泉转过身来,对麒零说:“不用惊讶,那是他们六度王爵和使徒的【天赋】。”

麒零不解地问:“什么是……【天赋】啊?”

天束幽花睁开眼睛,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哼。”

鬼山莲泉看着脸红的麒零,耐心地解释给他听:“我们每个王爵和使徒体内所具有的灵魂回路是不一样的,每种灵魂回路都能通过循环流动的魂力从而和外界的水元素发生相互作用,而产生巨大的能量,这是所有回路的基本属性。在此之上,不同的灵魂回路拥有千差万别的纹路组合,因此魂力在其中流动的路径和节奏都会不同,不同的灵魂回路会带给我们不同的专属能力,这种独特的能力就叫作天赋。据我所知,六度王爵的灵魂回路所具有的【天赋】,是一种接近极限的再生能力。无论是在黄金魂雾浓度多么低的地方,他们**的愈合与新生速度,都可以维持一种让人惊叹的速度和强度。还有比如四度王爵,就是负责传递讯息的天格的领导者,她所具有的天赋,是对魂力大范围精准感知的能力,虽然我们也具有对魂力的感知能力,能够判断出附近的敌人魂力强度,或者捕捉魂力流动的大概方位,然而,四度王爵的感知能力和我们有着天壤之别。她能够在极大范围,几乎接近一座城市面积的区域内,同时感知多线魂力的流动,能够从千里之外,就提前感应到危险的临近。而在近战对阵时,她甚至可以从你身体内最细微的魂力流动中,洞察你力量的弱点和你的优势,预判你的动向,这几乎等于是一种接近神的预知能力。”

“这!么!厉!害!”麒零舌头都快打结了,这些都是银尘还没来得及告诉自己的东西,“莲泉,那你呢?你和你王爵的天赋是什么啊?”

鬼山莲泉笑了笑,对激动的麒零说:“难道你没有发现,你那头那么爱攻击别人、不让任何人靠近你的魂兽苍雪之牙,对我却表现得很平静么?”

“唉——你这么一说,对哦!”麒零挠挠头,一脸疑惑。

“我的天赋是对魂兽的控制,如果要说得更厉害一点儿的话,我能够在极大范围内,对魂兽进行催眠,而且我的天赋不是针对单体,而是群体控制。也就是说,我能够同时催眠蛊惑一整个领域内的魂兽,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只要周围魂兽足够多,我就能够为自己组建出一支临时的一次性的魂兽军队,为我战斗。”

“……”麒零看起来像是呼吸都要停止了,“那我呢?你知道我和银尘的天赋么?为什么我觉得自己一点儿天赋都没有啊?”

“抱歉。”莲泉摇了摇头,“亚斯蓝排名前三度的王爵,他们的天赋属于权限极高的机密,普通王爵使徒是不允许知晓的。除了他们之外,唯一一个不被人知道天赋的,就是你的王爵银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