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三十九节:鲜血激活

“收起你的敌意吧,我不是来与你为敌的。”鬼山缝魂的神色看起来非常坦荡,不像藏有任何秘密的人,他的五官带有一种骑士的正义感,仿佛血液里天生就流淌着尊贵的荣耀。“你知道我的使徒鬼山莲泉需要拿取的魂器,也是回生锁链吗?”

“这不可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银尘难以相信自己从鬼山缝魂嘴里听到的话。

“而且不止鬼山莲泉,六度使徒天束幽花,她得到的白讯,同样是拿取回生锁链。”鬼山缝魂的话听起来越来越不合理了。

“如果白银祭司真的这样下达白讯,那就意味着什么……”银尘的声音隐隐有些颤抖。

“那就意味着,这三个使徒,将在魂塚里自相残杀。”鬼山缝魂平静地说着,他明白,此刻银尘也意识到了同样的严重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就可以知道所有的真相了。”

“什么真相?”银尘问。

“为什么‘获取回生锁链’这样一条白讯会同时传达给不同的使徒的真相。”鬼山缝魂盯着银尘,“以及,我和我的使徒,被杀戮王爵幽冥和杀戮使徒神音追杀的真相。”

“幽冥?”银尘凝重地点点头,“如果幽冥要杀你,你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他和你的爵位差距……”

“我当然不可能活到现在,相信你也可以从我的脸色看出,我现在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失血过多,而且魂力大量耗损,这当然就是拜幽冥所赐,如果幽冥不是遇见了另一个更厉害的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更厉害的人?”银尘的瞳孔变得越来越细,他隐约意识到。事情比他想象中更为复杂,更为严重,“比幽冥更厉害的人,只有当今的【一度王爵】,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从被封号为一度王爵起,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格兰尔特的心脏,从来没有离开过白银祭司的身边。”

“所以说,让你跟我去见一个人,你见到他,你就都明白了。正好。这个人此刻就在深渊回廊。反正你也要去深渊回廊的不是么?就当是顺路好了,你也不吃亏。来不来,随便你。”说完,鬼山缝魂转身离去。

银尘低头沉思了一下,跟了上去。

走出墙壁后,银尘用力跃上旁边的高墙,鬼山缝魂已经卷动着呼啸的白光,甩开了自己很长一段距离。银尘没有犹豫,追随而去。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随着闇翅一声尖锐的鸣叫。鬼山莲泉斜斜地往岩壁上一处平地降落下去,麒零一拍苍雪之牙的脖子,也追随着她的方向而去。闇翅化成魂力,收回莲泉的身体。莲泉的身影几个起落之后。就钻进了岩壁上一个不起眼的洞穴。

麒零将苍雪之牙收回体内,然后跟着钻了进去。

越往深处走,光线越暗,最开始还能分辨出脚下的地面。渐渐的,周围已经接近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度,不知道这个洞穴会通往何处。麒零感应着前方鬼山莲泉的魂力。小心翼翼地跟随着前进。

麒零渐渐意识到这个魂塚远远比他想象得要大很多,刚刚莲泉和自己,驾驭着魂兽已经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苍雪和闇翅飞行的速度都不慢,可是依然没有看见这个巨大峡谷的尽头。

“到了。”前面传来鬼山莲泉的声音。麒零快步走上前去。

洞穴突然变得开阔了一些,这里已经是石穴的尽头,暗无天日的洞穴被朦胧的金色光芒照亮,足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和脚下的地面了。

鬼山莲泉此刻正抬起头,看着镶嵌在洞穴顶部被金黄色光芒笼罩着的一条盘旋着的锁链,轻轻地说:“就是它了。”然后她跃到洞穴上方,用手拉紧锁链,从石壁上用力地扯出来,在锁链脱离石壁的瞬间,整个洞穴突然回荡起一阵巨大的共鸣,脚底甚至能感觉到隐隐的震动,过了一会儿,这些都消失了,剩下鬼山莲泉手上像呼吸一样一起一伏发亮的魂器——回生锁链。

而这个时候,麒零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有点疑惑地问:“莲泉,刚刚我被你震下悬崖的时候,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记得你手上是拿一把巨剑的吧?那个巨剑应该就是你的魂器啊,那你怎么能在已经有了魂器的情况下,再次进入魂塚来取魂器呢?这和银尘告诉我的不太一样啊……”

鬼山莲泉看着面前的麒零,虽然他表面看上去傻傻的,像什么都不知道,却从很多的细节,都能意识到他的天资聪颖,比如此刻,他就能看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鬼山莲泉点点头:“你问得很对。那把巨剑,是五度王爵鬼山缝魂的魂器,鬼山缝魂是我的亲生哥哥。也许是我们天生具有的共同血缘产生的影响,在两年多以前,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我和哥哥发现了,我不但可以驾驭他的魂兽,同时也可以使用他的魂器。你知道,虽然所有人拿到魂器都可以使用,但是,随着对魂器的使用,魂器内部储存的魂力会渐渐消耗,如果得不到及时的补充,最后就会变成一把普通的武器,不再具有强大的力量,和街头集市上购买的铁匠打造的普通兵器没有区别。然而,只有魂器的拥有者才可以将魂器收进自己的身体内部,在爵印里恢复力量,和魂兽的概念差不多。当魂器不再具有魂力时,也就失去了容纳魂兽的力量。魂器和魂兽,都有严格的排他属性,只可能归属于一个宿主。但是我和鬼山缝魂,却可以互相交换魂兽和魂器。我曾经查阅过大量历史记录,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其实亚斯蓝领域上也诞生过很多具有共同血缘关系的王爵和使徒,父子、母女、兄弟、姐妹……然而,这种共享魂兽和魂器的例子,却从来没有出现过。所以,我也不确定是因为我们的血缘关系导致了这种罕见的特例。我的第一魂兽【海银】,其实是我哥哥鬼山缝魂的魂兽,我的巨剑,也是他的魂器,同时也是刚刚我骑乘的闇翅的居所。我可以毫无阻碍地将海银收回自己的爵印内,也可以将这把巨剑和巨剑里的魂兽闇翅使用得得心应手。但对我自己来说,我还没有捕获自己的魂兽,也还没有取得自己的魂器。我没猜错的话,魂塚对进入者的识别标记,应该是以是否进入过魂塚来进行判定,而不是以是否拥有魂器为识别标记,因此,我才可以在已经拥有魂器的前提下,依然来到这里。”

麒零听得目瞪口呆。

莲泉看着他,说:“你稍微退后一点儿,我现在要把这条锁链收纳进自己的体内了。在这期间,你千万不要靠近我。初次收取魂器的过程非常不稳定,稍有不慎就会造成魂术师的重创。”

麒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朝后退了几步。

鬼山莲泉把锁链一震,金光陡然亮了一度,巨大的长锁在空气里像是一条活蛇般盘旋游走,看起来如同失去了重量般穿梭在空气里,几秒钟之后,锁链突然调转方向,朝着鬼山莲泉的脖子闪电般地刺去。麒零吓得倒退一步,他想要上前,却被周围激荡的魂力拉扯得摇摇晃晃,如同身处在飓风之中,麒零勉强稳住身形,他抬起头,看见十几米长的锁链像游窜归穴的大蛇一般汩汩地蹿进莲泉脖子,莲泉耳朵背后的爵印发出刺眼的金光,但是,闪烁的光芒依然掩盖不住锁链刺穿的血洞,鲜血从****边缘流淌下来,浸润了她的领口。

莲泉整个人如同被击溃般跪倒在地上,她的脸色看起来极其苍白,瞳孔比正常时要放大很多,看起来视线已经无法聚焦,她半张开的嘴里含混地发出一些沙哑而痛苦的低吼,那张冷冷的精致面孔,此刻扭曲得格外丑陋骇人,暴起的血管在她的皮肤下隆起,仿佛暗青色的蚯蚓在太阳穴下挣扎。

坚硬的岩石地面被巨大的魂力涌动震出大量的裂缝,破土而出的强劲气流朝洞穴顶部卷起,将她的头发吹散得像是一个鬼魅。整个洞穴被一种似乎要将太阳穴击穿的尖锐声响笼罩着。麒零恐惧地一步一步后退,靠在洞穴的岩壁上,看着面前仿佛地狱一般的恐怖景象。

从地面破土而出无数急躁的气旋,愈发狂暴地朝上空汹涌,处在气旋正中的鬼山莲泉面如死灰,神色扭曲恐怖。

而这时,洞穴入口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怒吼:“给我住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