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三十七节:惊鸿一面

他冲到她的面前,单膝蹲下来,按着她的肩膀,他的脸上是一种仿佛发现了巨大宝藏般的喜悦光芒,他难掩满脸的兴奋,郑重地问她:“你以前进入魂塚拿取过魂器么?”

天束幽花咬着牙,琥珀般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恨意。她不明白银尘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

银尘挥挥手,她膝盖上的冰块应声而碎。天束幽花突然站起来,朝后飞掠而去,同时,她甩出双手,空气里突然出现一整片巨大的水滴交织成的雨幕,咝咝作响地朝银尘射去。银尘撩起袖子一挥,所有的雨滴被打得改变方向,全部歪向一边淋到墙壁上,瞬间墙壁被腐蚀出无数坑洞,带酸味的白烟蒸发出来,弥漫在甬道里。天束幽花已经转身朝甬道尽头跑去。

银尘厌恶地皱起眉毛。

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这么美丽的少女下手竟会如此狠毒。

银尘伸出手朝前方逃走的天束幽花五指一撑,天束幽花身前突然拔地而起一面巨大的冰墙,仿佛一座浑厚的山脉般把她的退路堵死,结实的冰体在狭窄的甬道里迅速膨胀着上升,摩擦着两边的高墙发出尖锐的声响。

她满脸惨白地看着银尘,“你想干什么?我是帝都的郡主!也是六度王爵的使徒,如果你敢伤害我,六度王爵会把你碎尸万段!”

银尘看着面前强装镇定,其实脸上已经掩饰不住恐惧的小姑娘,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作为使徒里唯一一个具有皇室血统的人,她会有这种飞扬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性格也就不奇怪了。可能她从小就是在众星捧月的宠爱里长大的,身处温室摇篮一般的帝王之家,并不清楚魂术的世界到底有多么险恶,也不知道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座之下。到底有多少尸骸奠基,她并不知道人心的险恶,也不知晓命运的残忍。

不过,这些自然有她的王爵来教,又或者说,总有一天她会吃尽苦头,轮不到自己操心。

“我不会伤害你,我只问你……”银尘走近她,盯着她的脸,天束幽花在银尘直接而又急迫的目光里显得非常不自在。“你以前有没有进过魂塚?你能再进去么?”

天束幽花咬紧嘴唇,没有回答。

“你能再进去么?”银尘那张冰雪般英俊的面孔上,目光滚烫发亮,仿佛寒冷的夜空里两颗闪烁的星辰。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麒零在山崖边上小心地挪动着脚步,一件一件地观察着周围山崖上的各件魂器。各种见过的,没见过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形状各异。实在是千奇百怪无从下手。

此刻,他正盯着一把仿佛水银般光滑的细身剑,一股隐藏着的幽然魂力突然涌动在他的背后。他猛然转身,看见一个人影在他眼前一晃。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黑暗里一把巨剑就朝他砍了过来。

麒零大叫着猛然朝身后一退,却忘记了身后是万丈深渊,于是一脚踩空。整个人朝着翻涌的云海坠落。

半空里,苍雪之牙砰的一声从空气里爆炸而出,它巨大的雪白翅膀在空中一转。轻轻把麒零拍到自己的背上,然后翩然飞起,重新降落在山崖峭壁上。

麒零看见拿着巨剑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年轻女子,突然想到这个地方是只有使徒才能进来的,于是他大声地朝对方说:“不要动手,我不是坏人,我没有恶意,我也是使徒,我不是敌人啊!”

对方的表情依然是笼罩着杀气的严肃,但是已经把剑轻轻地放低了。

麒零松了口气,从苍雪之牙的后背翻身下来,他把苍雪收回自己的体内,然后惊魂未定地说:“我叫麒零,是七度王爵的使徒。我不骗你!我有爵印可以作证!不过……不太方便给你看就是了……”麒零突然想起自己爵印的位置,脸刷地一下红了。

对方没有回答。

麒零挠了挠头发,有点儿尴尬地继续说道:“我真没有恶意,我是不小心闯进来的,正发愁呢。”

对方从黑暗里慢慢地朝他走过来,头顶蓝色海水洒下的粼粼波光照在她的脸上,看清楚了,是一张异常美丽而精致的脸,但是,她精美的五官却镶嵌在一张太过严肃和冷漠的脸上,显出一种让人难以亲近的距离感来,但这种距离又和天束幽花的傲慢倨傲又不一样,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感觉像是盛开在雪山巅峰上的莲花,很美,但是美得遥远,美得寒冷,美得难以触及。

“你不用给我看爵印,我知道你是使徒,不然的话,你也不可能进到这里。我叫鬼山莲泉,五度王爵的使徒。”她高贵而精致的铠甲和披风上,是斑斑的血迹。

“你受伤了?”麒零走近一点,看着她脸上的伤痕问道。

“这里魂雾浓度很高,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莲泉回答。

“哇,你也知道黄金魂雾啊?太了不起了!”麒零真诚地说道,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类似于“哇,你也知道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啊”的问题。莲泉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清俊的大男孩,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多么傻的话,莲泉不由得轻轻苦笑了一下,渐渐放下心理防备。

可能麒零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切气质,仿佛是一种芳香而又清淡的味道,让人很容易亲近。

“你刚说你是一不小心闯进来的,是什么意思?”莲泉问他。

“本来银尘,哦,我的王爵,他叫银尘,他告诉我先不要进魂塚的,因为有好多事情他都还没有交代我。可是我被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女孩子追着,逃到棋子那里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摸到了……然后我就在这里了。哎,我连自己需要拿什么魂器都不知道。”麒零有点儿沮丧地摸着自己脖子上一圈光滑的狐狸毛,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哎对了,你的王爵告诉过你进来拿什么魂器么?还是说使徒可以自己随便挑选?如果是随便选的话,那我选错了也不会被银尘骂了。”

“当然不能随便选啦!每个王爵和使徒,都只能拥有一件魂器,这是非常慎重的一件事情,开不得玩笑。我得到的【白讯】告诉我,我需要拿取的魂器,叫作【回生锁链】。”莲泉说。

“什么是……白讯啊?”麒零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魂术世界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他现在连半只脚都还没跨进大门。

莲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高大而挺拔的年轻男孩子,他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个对魂术世界一无所知的普通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