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三十四节:黄金湖泊

他赤身**地从湖心走向湖岸,浑身被金色的光芒笼罩着,光滑的肌肤仿佛镀金般地发出亮光,修长的身躯、宽阔的肩膀和胸膛,双腿和胳膊结实的肌肉下是滚动不息的力量,之前垂死的重创仿佛消失了一般,他英俊而邪恶的面容上是淡然而略带讥诮的笑容,两道斜飞入鬓角的浓密眉毛下,是笼罩在狭长阴影里的碧绿瞳孔,他浑身笼罩着无法抗拒的力量,那是****、生命、邪恶和杀戮的象征。

他缓缓地走向神音,****的身体上渐渐萦绕起柔滑的黑色雾气,黑雾温柔地围绕着幽冥浮动,缓慢地变化成了他那件代表着杀戮和死神的黑色战袍,整个身躯再次裹进了像用地狱黑墨晕染而成的斗篷里。

他走到神音面前,蹲下身子,轻轻地摘下自己的兜帽,五官轮廓从金黄色的雾气里显现出来,像是完美的天神。他伸出手,对神音说:“现在,还给我吧,我的死灵镜面。”

神音捏着手里的绿色宝石,没有说话,也没有递给幽冥,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下一个瞬间,她突然看见幽冥的瞳孔急剧收缩成线,然后空气里一声尖锐的弦音刺痛她的耳膜,随后她的视线里,无数血珠缓慢地飞扬在空气里,像是整个时空都变得缓慢起来,飞扬四散的血珠中间,是那块发着幽光的碧绿宝石,以及自己握着那块碧绿宝石的右手。

“什……什么……”神音低下头,看见自己齐腕断处的那个整齐的圆形伤口不断往外喷血,自己的手刚刚已经被幽冥无形的魂力瞬间斩断了。

幽冥轻轻地在空中接过那枚宝石,然后用他修长的手指划开自己的喉咙,把宝石放进自己的血肉,仿佛在佩戴一枚领花般优雅动人。之后,神音的头发被幽冥抓起来,提在手里。然后朝黄金湖泊里一扔。

随着湖水漫进喉咙的同时,仿佛汪洋般没有尽头的魂力朝神音身体里席卷而入。她闭上眼睛,流下眼泪的同时,咬牙开始重生自己的手掌。

咯吱咯吱――

从手腕断处重新穿刺出来五指白骨,白骨之上,开始汩汩交错生长出血管筋腱,尖锐而巨大的痛觉一阵一阵地划破脑海。然而,神音却仿佛感受不到痛觉般地面无表情。她眼睛里的眼泪混合在金色的湖水里,泛出透明的微光。

她**地从湖里爬上岸边,抬起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裹在黑色雾气般缥缈长袍里的幽冥。她看着自己撑着地的双手,刚刚再生出的右手,光滑洁白,没有一点儿瑕疵。

头顶传来幽冥的声音,沙哑而又动人:“你应该知道,如果你想要复仇,还远不是时候吧。”

神音低着头,没有说话。

幽冥转身离开了,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周围浓厚的雾气里。

“快点儿跟上来吧。否则,等其他的怪物来,你只能死在这里了。”

神音站起来,擦掉脸上不知道是湖水还是眼泪的痕迹。跟了上去。

“而且,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粉碎我一条手臂的人,我现在要去向他讨回点儿代价了。”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苍雪之牙在夜空中用力地扇动翅膀,它像是一颗白色的流星飞快地划过夜空。月色和云朵都仿佛被它吹散了。

麒零低头俯视脚下的雷恩城,街上游行的灯火已经渐渐稀少,偶尔还会有一两朵焰火从不知名的广场蹿上天空。在自己身边绽放,然而焰火的声响反衬得夜空更加静谧。

麒零稍稍降低了飞行的高度,沿着各个建筑之间狭窄的缝隙拐了好多个弯,不时地回头,张望着是否有人追来。直到他确认身后没了动静,才稍稍送了口气。然而,他刚转回头,就忍不住大叫了出来,此刻苍雪之牙正迎面撞向一堵高耸的石墙,但它却没有任何减速的意思,它朝着那面墙壁直飞而去。

麒零吓得双手抱头,只等着稍后头破血流地从高墙上摔落。

然而,没有任何撞击发生。

麒零突然反应过来,刚刚那面高墙,就是白天银尘带自己看过的甬道入口。麒零稍稍松了口气,他放下抱头的双手,却突然感觉到身下一空,苍雪之牙已经没有了踪影,而自己已经从墙壁中穿出,整个人从高空直坠而下,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上。

麒零痛得龇牙咧嘴,他踉跄地站起来,揉了揉摔痛的膝盖和肩膀,打量着这条甬道。

右边那排带着兜帽的神像,在幽暗的光线下看起来更加阴森了。之前和银尘一起来的时候,并不觉得有这么可怕,然而,此刻独自一人处于这条诡异的甬道之内,麒零心里觉得有些发毛。

他回过头看了看刚刚穿进来的那面墙,意识到,苍雪之牙应该是被这面墙阻隔了,他想起银尘说的话――只有王爵和使徒,可以穿越这面墙。

“还是先赶紧出去吧。”麒零心里嘀咕着,转身离开。

刚回头走出几步,麒零就看见前方远远的空气突然扩散出一圈透明的涟漪,平整垂直的墙面像是被投进了一块石头的湖面般扭曲荡漾起来,而随即,一个白衣身影从墙里走了出来。

“你也是使徒?”白衣身影一边说着,一边快步朝麒零走过来。麒零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是一个妙龄少女,皮肤娇嫩细腻,一双大眼睛笼在浓密的睫毛下,闪烁着清澈的光芒。她的嘴唇带着樱花般的淡粉色,柔软润泽,嘴角微微翘起,有一种微妙的弧度。然而,她的脸上却没有少女的温柔和天真,反倒有一种让人难以亲近的霸道。

“呃,你好,我是七度使徒,麒零。”麒零挠挠后脑勺,伸出手,打算和她握手。因为他意识到,面前的少女能够穿越那面墙,不是王爵也是使徒,而且,自己是七度使徒,对方的地位只可能比自己高不可能比自己低。

“我管你是几度使徒,你刚刚冒犯我,我要把你的手砍下来。”少女面色冰冷,麒零毫不怀疑她真的会将自己的手砍下来。

“姐姐你没搞错吧!我都没见过你,我怎么就冒犯你啦?”麒零腮帮鼓起来。

“姐……姐姐?!”少女倒吸一口冷气。

“你看着也没比我大几岁,总不能叫你阿姨吧?”麒零把胳膊抱起来。

“你!”少女脸色发白,“放肆!刚刚我的护卫邀请你,你竟然敢拒绝我,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正在满城找男人结婚的天束幽花郡主啊。”麒零突然恍然大悟,然而,他没有意识到他这句话彻底把天束幽花惹毛了。

空气里一阵清脆的结冰声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