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三十一节:杀戮恶魔

神音手腕上发出的幽蓝光线照亮了洞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的尽头,幽冥狭长的双眼从他垂在额前的浓密头发中显露出来,碧绿的瞳孔让他显得像是一个凶残的野兽。他的右臂整个消失不见,甚至连大半个肩膀,连同锁骨部位都粉碎了,几根肋骨从支离破碎的血肉里刺穿出来,暴露在空气里,大块大块半凝固的黑色血团,包裹在胸腔的边缘,隔着一层肌肉隔膜,甚至隐约能看见心脏跳动的形状,如果再深一些的话,胸腔腹腔里所有的内脏就会“哗啦啦”地涌出来掉在地上了……

整个洞穴里都是伤口腐烂发出的腥臭味道。

神音颤抖着声音,满脸惊恐:“谁能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不可能啊……”

“带我去深渊回廊的山谷尽头,那个黄金湖泊。”幽冥的声音在洞穴里回荡着,听起来像是一头垂死的恶魔,“我要再生我的手臂,不过这周围的黄金魂雾已经被我吸收消耗得差不多了,无法支撑我再生需要的数量。”

“好……”神音压抑着心里的恐惧,“不过,我不能肯定我能走多远,我刚刚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些魂兽,已经快要超越我的魂力等级了……再往前的话……”

“就凭你当然不行。”幽冥冷漠地打断神音,“要不是我把你沿路走来的魂兽斩杀了三分之二,呵呵,你连这个洞穴都走不到,更别说刚刚一直徘徊在这个洞穴门口的那几只了……呵呵……你看见那根巨大的白骨了么?那只是其中一只魂兽的小腿骨。”

神音望着面容邪傲的幽冥,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惧和惊讶。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以自己杀戮使徒的身份,就算不及幽冥厉害,但也不会和他相差太多,但现在看来,伤势如此严重的幽冥。依然能够把如此多的高等级魂兽消灭干净……洞穴外的那些破碎尸块,俨然是证明幽冥实力的勋章似的,发着森然的白光。

“那我……”神音看着幽冥,不知道他到底做何打算。既然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再朝黄金湖泊前进了,那么……

幽冥抬起头,把身子坐直一些。他看着神音,脸上邪邪地笑了笑,然后突然用他修长的手指,划开了自己喉结处的皮肤,鲜血沿着他雪白修长的手指往下淌。而他保持着邪气而俊美的诡异笑容,不断地用手指在喉咙里探找着什么,手指插进喉咙深处,发出血肉摩擦的汩汩之声,听起来说不出地诡异。

“拿着。”幽冥喉咙处那个血洞呼呼地漏着风,让他的声音更加嘶哑晦涩。他从喉咙里挖出一颗贝壳般大小的幽绿色宝石,扔到神音手上,然后他眯起眼睛,几缕金黄色的魂力沿着身体的回路汇聚在血肉翻开的喉咙伤口处。那些翻开的筋腱和皮肤像收缩的花瓣般愈合在一起。

“你的……魂器?”神音捧着手上那颗发出朦胧绿光的宝石,声音颤抖着说。

“是的,呵呵。”幽冥虚脱般地靠向身后的岩壁,“这就是即使放在亚斯蓝全领域内。古往今来所有出现过的魂器里,依然能够排名非常上位的【死灵镜面】,我想你肯定听过吧……你往它内部注入魂力试试看。”

神音压抑下自己心里的激动,金黄色的纹路在她的纱袍里若隐若现。她的手臂上“毕剥”几声电光火石,随着几缕金色魂力注入到那颗幽绿色的宝石后,一声巨大而尖锐的、仿佛鸟类濒死时的声音在洞穴里响起。一面巨大而通体剔透的暗绿色透明盾牌幽灵般悬浮在神音面前的空气里,盾牌看起来极其沉重,但是又如同云朵一样悬浮,看上去说不出地诡异,像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

盾牌由一块完整的黑绿色透明宝石铸造而成,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盾牌内部,是密密麻麻复杂而又精美的刻纹,阳刻阴刻交错编制,纹路交叉的地方,点缀镶嵌着各种颜色的璀璨宝石。

“死灵镜面在魂器里虽然被划分到防具的类别,但是,它和其他那些比如【战神怒意】、【龙渊回响】等拥有超高防御力的防具不同,它其实更像是一件具有攻击性的防御武器。它能够根据使用者的魂力高低,而投影出一个和敌人一模一样的复制品,无论对方是魂术师、魂兽,甚至是王爵,只要对方的魂力在你之下,你就能投影出一模一样的【死灵】,这些死灵幻象会代替你去战斗,而死灵镜面最强大的地方在于,从理论上来说,只要你的魂力不中断,那么它能制造的投影就是无限的,也就是一个死灵被对方杀死之后,还可以继续投影下一个死灵,也因此,敌人将陷入和无数个自己无休止战斗的深渊困境,直到和最后一个死灵同归于尽。”

神音看着面前的幽冥,她终于意识到,他是一个真正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杀戮恶魔。

这是自己成为他的使徒之后,第一次知道他的魂器,没想到竟然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不愧是仅次于一度王爵的终极杀戮者。此刻躺在一摊污血里的幽冥,看上去依然浑身笼罩着那层仿佛源自地狱的不可靠近的强大气场,就像一把泣血的利刃,森然而又无情。

“拿着死灵镜面开路吧,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幽冥挣扎着站起来,他摇摇晃晃的半边身体上,依然不断掉落下细小的血肉碎块,“不过,如果不是我的身体状态如此糟糕,不足以驾驭我的魂兽的话,又怎么可能需要靠卑微的使徒来救我。”

幽冥慢慢地走过来,他英俊而邪恶的脸靠近神音,用剩下的那只手捏起神音的下巴,把她那张此刻布满恐惧表情的精致面容,拉向自己。他充满盈盈笑意的眸子,仿佛两汪幽绿的毒药,闪烁着致死的光泽,他用刀锋般薄薄的嘴唇,咬住神音的嘴唇温柔地摩挲着,仿佛在亲吻娇嫩的花瓣,他嘴里充满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包裹着神音的鼻息,他那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温柔地呢喃着:“就算需要你使用【黑暗状态】,你也得保护我顺利走到黄金湖泊,你也知道,你是离不开我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