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二十九节:陪伴

“啊……原来魂器和魂兽是这么来的。”麒零挠挠头,笑着,“所以苍雪之牙本来只是一头无忧无虑吃喝玩乐的小狮子,有一天一个脚滑,不小心掉到黄金池子里洗了个澡,等它爬到岸上的时候,它就长出了翅膀然后就跩得不要不要的了,是这个意思吧?银尘,我们改天也去那个黄金湖泊洗个澡,等到起来之后,哇,我们肯定就变成【一度王爵】和【一度使徒】啦,那个时候多拉风呀!想想就觉得很带感,不是吗?”

银尘看着面前兴奋的麒零,果断地泼下一桶冷水:“没有那么简单。灵魂回路的形成是一个非常复杂同时又极其缓慢的过程,并且黄金魂雾和生命之间的作用也非常微妙,它更像一把双刃剑。有些生命力弱的动物如果抵抗不了高浓度的黄金魂雾,别说变成厉害的魂兽了,可能连生命都保不住,会产生很多不受控制的剧烈变异,大多数这些变异都有害,类似肿瘤细胞,会将宿主的生命疯狂吞噬。大多数的动物,都无法在浓烈的黄金魂雾里长时间存活;然而,要是黄金魂雾的浓度太低,又会导致无法产生足够明显的异变,也就无法形成高等级的魂兽。所以,这个大陆上存在着的那些远古顶级魂兽,都是非常特别的命运宠儿,它们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和黄金魂雾保持了一个非常微妙的关系,并且经过了极其漫长的相互渗透依存,才得以诞生。所以说,你这个澡,还是暂时别洗了。”

麒零一脸傻眼的表情。

“不过,当我们受伤或者魂力消耗过大的时候,处于高浓度的黄金魂雾环境中,是会让我们的魂力得到迅速恢复的,身体的伤害也都能加速治愈,肌肉骨骼组织的再生能力都会随着黄金魂雾的浓度加大而增强。所以一般魂术师身上都放着一两枚这样的‘希斯雅’果实,在受伤的时候迅速找到附近黄金魂雾浓度高的地方休养。”

麒零把玩着刚刚银尘给自己的那颗黄金果实,揉揉眼睛,发现面前的黄金魂雾已经看不见了。“这个果实的汁液效果,只能持续一会儿。”银尘对他说。

“哦,这样。”麒零把果实放进自己衣服的口袋里。

这时,窗外传来阵阵欢呼声和歌唱的声音,麒零探出头看了看,然后回过头来对银尘说:“窗外好多人呢!怎么这么热闹啊?”

“今天是‘越城节’,是祭祀海洋之神塞恩斯的节日。因为雷恩是一个港口城市,人们的生活大都和渔业有关。所以,掌管海洋的塞恩斯在他们心目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神。”

“真的啊?!那我可以去看看吗?”麒零眼里放着光芒,银尘微微有些皱眉,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麒零看着银尘的表情,有些失落:“我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福泽小镇,我们镇上也就新年的时候大家会穿上自己最新的衣服,几户人家围在一起唱唱歌,喝喝蜂蜜樱桃酒什么的……我从来都没看过这么大的庆典呢……”

看着面前头发漆黑如墨的少年,他清澈的瞳孔里闪烁着未经世事的光芒,他还很纯真,还没有被这个看起来光芒神圣但实际上充满了血腥罪恶的世界侵染。鲜血尸骸,纷争杀戮都离他很远。

银尘轻轻地笑了笑,冰雪般的面容像是在一阵和煦的风里微微融化开来:“你去玩吧。回来后我再和你说进入魂塚后要注意的事情。哦对了……”

“嗯?”麒零望着银尘。

银尘没说话,转身走向床边,他捧起一叠崭新的衣服,上面还有铠甲、护手、护膝、皮带和胸针领扣。

银尘把这套衣服递给麒零。

“给……给我的?!”麒零有点难以置信,他抚摸着手上崭新高级的面料,上面镶嵌的灰白色狐狸皮毛和白银绲边的袖口,以及脖子上点缀的灰色水晶……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脏兮兮的福泽驿站的店小二衣服。

银尘微笑着点点头。

“太好了!”麒零抱着衣服,脸上难以掩饰开心的表情。他雀跃着冲到门口,刚走了两步,停下来,回过身走到银尘面前,他看着比自己高小半个头的银尘说:“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会不会无聊啊?要么,你和我一起去吧?”

“不会啊。你去吧。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银尘笑着伸出手摸了摸他头发浓密的头顶。

“哎,走吧!”麒零站起身,抓起银尘的手往外面拽。

“呵呵,我和你说,我真不去。”银尘微笑着,面容像是灿烂的桃花,但同时,他的衣服里嗖嗖作响,一只小蝎子从他的手臂上一路敏捷而矫健地跳过来,跳上麒零抓着银尘的手背,然后扬起尾巴迅速地一扎。

“哇啊啊啊啊啊!你要不要脸啊,把魂兽放出来扎自己的使徒!”麒零缩回手,冲着此刻正在银尘肩膀上跳跃的雪刺怒目而视,而雪刺毫不畏惧,挥舞着小小的钳子,“吱——”地大吼一声,然后嚣张地摇晃着双钳,冲着麒零扎了个马步,做出一个“你放马过来”的嚣张姿势……

麒零气得脸红,指着雪刺:“你你你……你这个小玩意儿你不要太嚣张我告诉你!”

麒零转身离开,刚拉开房间的门,又回过头来对房间里的银尘说:“如果你有事就在窗户上叫我,我听觉特别好,我马上就回来。”

“要是真有什么我都对付不了的事,你回来也没用。”银尘一边拿着一小块咬下来的苹果碎片喂雪刺,一边忍不住好笑。

“那可不一定!好歹我身体里还有一头狮子呢!”麒零眉毛一挑,不服气地白银尘一眼,“那我就先走了哦!”

银尘点点头:“你身上和我有一样的爵印,所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比如我生命消失,或者突然离开你太远,你的爵印都会有感应的。”

“那太好了。”麒零稍微安心一些。

银尘温柔地微笑着:“你去吧,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麒零的脚步声从楼梯下去,渐渐消失了。

银尘转身把窗户关上,外面欢庆的声音变得隐约起来。

月光透过窗户的格子洒进房间,把他冷峻的面容勾勒出一圈柔软而毛茸茸的光芒。

习惯这样的寂寞已经多少年了?好像已经想不起来。

这些年来的自己,跋涉在茂盛的远古森林,出没在雾气缭绕的死寂沼泽,穿过雪原、越过沙漠,路过无数尘封在岁月荒漠里的各种壮阔遗迹。习惯了身边只有魂兽陪伴的自己,在这段潦草的岁月里几乎没有和人交谈。

心怀一种微弱的期待,像在大风里捧着一朵孱弱的烛火。

人世间的欢乐和喧闹,都离自己很远。没有节日的喜庆,也没有平凡的尘烟,远离了对权力的争夺和对魂力的饥渴。

他活着。但也仅仅只是活着。

只为了手心里那一朵依然孱弱不熄的烛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