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二十七节:棋子

银尘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他狭长的眼睛笼罩在高高耸起的眉弓投下的阴影里。

可以很明显地感应到四周依然残留着的还未消散的魂力残迹,看起来打斗发生的时间离现在不远。空气里飘浮的魂力余丝,精纯度极高,不可能来自一般的魂术师,以这种精纯程度的魂力来说,至少是来自使徒,甚至王爵。

可是,使徒或者王爵之间发生争斗,绝不是一件小事。

银尘隐隐有些担忧。

甬道右边一字排开的雕像背后,都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将甬道里的一切照得毫发毕现,光线里浮动着微小的石屑碎片和粉末尘埃,依稀能够分辨出血腥气味。

“你不是说我们要去海底么?来这里干吗呢?”麒零等了很久,看银尘始终静立着不说话,于是忍不住问道。

“这里就是魂塚的入口。从这里数过去,第十七个神像,就是去魂塚的【棋子】。”

麒零揉着太阳穴,一脸痛苦的表情:“我说银尘先生……请问这【棋子】又是什么劳什子的东西……”

银尘白了麒零一眼:“棋子本质上来说,还是一种阵法,属于阵法的变体。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使用魂力在物体上凝结出封印,从而打通连接两个相隔很远的空间。棋子可以是任何东西,一颗石头、一棵树、一扇门、一把武器、一个雕塑,都可以成为棋子。棋子分布在奥汀大陆上的各个地方,从远古时代就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已经失效,有些依然在使用。而雷恩的这枚棋子,连接着魂塚,是王爵使徒拿取魂器的重要入口,因此也是最出名的棋子之一。”

“噢……”麒零望着墙壁上这一排戴着兜帽,面容笼罩在黑色阴影里的雕塑,很难想象能够通过它们到达另外一个空间。

“那,是我一个人去吗?”麒零突然想起来,直摇头,“不不不不,我不敢,太吓人了……银尘你陪我去啦。”

“在我还是使徒的时候,我就已经进入过魂塚了,我没办法再进去一次。”银尘望着这条冗长的狭窄区域,目光笼罩在阴影里,他依然维持着冷冷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里,有不易觉察的颤抖,听起来像是遥远的地方,有冰块碎裂的声响。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麒零盯着面前一排阴森森的神像,口中“啧啧啧”个不停,不时伸出手,想要去抚摸神像,但是又不敢真的碰上去,一伸一缩一伸一缩,像弹簧手一样,自己玩儿得不亦乐乎,丝毫没有准备离开的迹象,银尘不得不上前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把他从神像面前拖走。

麒零死命地挣扎着吱哇乱叫,但还是没办法脱身,于是只能转为语言的攻击:“放我下来!你这样提着我简直像欺负小毛孩儿一样,被街上的花季少女看见的话,我太没面子了!我毕竟也是福泽镇出了名的美少年!”“老头子,我告诉你,我也就才十七岁,我还会长个子的,你别仗着现在比我高小半个头就可以把我提来提去了,等我以后……哎哟哇我的腰啊……”“……啊呜呸呸呸……”

——麒零被拖出狭窄的甬道,一路吐着冰碴子,随着银尘来到了一个精致的驿站门前。

驿站门口挂着两面白色的旗帜,旗帜上用金银两色丝线刺绣着山茶花的图案。两盏雕刻精致的铜灯悬挂在门廊的两边,虽然是白天,但铜灯依然点亮着,看起来温馨而又奢侈。而且走上大门前的台阶,麒零就闻到了一阵淡雅的山茶花香味,看来筒灯的灯油里应该是添加了山茶花提取的香料。“城里的人真是讲究啊。”麒零心里啧啧感叹,“回头我也可以和老板娘说一下,把驿站门口也挂上这样两盏油灯,再在灯油里加上福泽镇最出名的香料,肯定……”想到这里,麒零意识到,驿站已经没有了,他的心情不由得又低沉了一些。

银尘已经走进驿站的大堂,麒零跟上去,看见里面坐着一些看上去地位不低的锦衣华服的人在喝茶聊天,他不由得缩到银尘身后,有点紧张起来。

“你刚刚不是说要让我去【魂塚】么,怎么现在跑来住店了?”麒零跟进去,对着正在询问店家还有没有房间的银尘,问道。但银尘没理他,只是皱着眉,显然,好像不太顺利。

“只剩下一间房了。”店家指了指插满木签、只剩下一个空位的青铜告示牌说。

“不行!得两间!”麒零看了看银尘雪山般挺拔而冷酷的侧面,唰地一下涨红了脸。他支吾着,对店家要求:“麻烦,两间。”

银尘斜眼看了看麒零,懒得理他,伸手接过店家递过来的房间铜牌,然后转身走上楼梯去了。他没有回头,冲身后的麒零冷冷地说:“跟我上楼。不然我就把你提上来。”

麒零哭丧着脸,一路小跑利索地跟上去了:“那请问这间房间是一张床还是两张床啊?”

房间在驿站的四楼,推开窗户,雷恩壮阔的城市景观迎面扑来。驿站的位置离港口不远,远处的海岸线翻涌着白色的海浪,很多的海鸟围绕着渔船的桅杆盘旋,风把海港的喧闹声和海洋的气味,一起吹进麒零的鼻子。

“哇!大城市!”麒零趴在窗户面前,半个身子都探在外面,看起来几乎要掉出去了。他转过头,手舞足蹈地,正准备说话,就看见银尘手上拿着两粒金黄色的果实朝他走过来。果实小小的,看上去像是金黄色的透明樱桃。

“哎哟,这么客气干什么,还准备水果。”麒零伸出手拿过一颗,往嘴里一丢,吃了下去。

银尘目瞪口呆,愣了几秒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虽然他已经渐渐习惯了麒零的鬼马乱弹,但显然这次又刷新了高度。

“这……不是用来吃的……”银尘揉了揉太阳穴。

麒零猛地扶住胸口:“哦天,我会不会英年早逝?”

银尘:“……”

“这到底是什么啦?”麒零哭丧着脸,感觉很想把刚吃下去的果实呕出来。

“这是一种叫作‘希斯雅’的树木的果实。这种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果实,传说中是白银祭司的眼睛。”

“哇……是不是吃了就能魂力突飞猛进,瞬间达到像你们那么厉害的境界?我小时候听故事,总是有这种神奇的果实,或者说药之类的!然后故事里总有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少年,掉下悬崖,然后就吃到了这种果实。”麒零双眼放光,一脸认真而严肃地直瞪着银尘手里的金色果实,脸上写着三个字“快给我”!

银尘翻了个白眼。

麒零猛然意识到:“哦对,你刚说了不是吃的。”

银尘点点头,脸色稍微欣慰了一些。

“那应该是用来敷脸。”麒零低头思考着。

银尘一张脸冷若冰霜,反手往麒零头上一拍:“你帮帮忙好吗!”

说完,他走过去,伸出手捏着麒零的下巴,把他的脸拉近自己。

银尘:“……你闭眼睛干吗?有病啊。”银尘翻了个白眼,看着面前面红耳赤紧闭着眼睛的麒零那张英气勃发的脸,叹了口气。

“条件反射呀!再说了,我哪知道你又想干吗?”麒零睁开他透亮的眼睛,睫毛激动地上下扇动着,像两片柔软的黑色羽毛。银尘看着离自己鼻子只有几厘米的麒零的脸,愣了愣,心里想,不知道他长大之后,有多少少女会被这张英俊的脸给迷死。银尘的脸色缓和下来,对麒零说:“睁大你的眼睛,不要动。”

说完,银尘捏着一颗“希斯雅”的果实,移到麒零的眼睛上方,向他的瞳孔里,分别挤入了几滴金黄色的汁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