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二十二节:不离不弃

【西之亚斯蓝帝国·福泽镇外森林】

愈渐浓郁的暮色,将无边的森林笼罩进深灰色的暗影里,渐渐黑下来的夜空,看上去静谧而又温柔,几颗孤零零的星光,点缀在穹顶之上。

麒零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闭上眼睛眼前不断闪现出刚刚回到福泽镇看到的景象,整个小镇看起来像是被一场罕见的暴风雪摧毁了。四处爆炸耸立着巨大冰柱,地上堆满了碎石和瓦砾,路边坠落着一些廊檐上掉下来的油灯,还剩下残喘的微弱火焰,把福泽镇照耀得更加凄惶。驿站整个塌毁了,变成了一片木头和石块堆砌成的残破废墟。镇上的几条主干道,也都基本上被摧毁了。沿路都可以看见很多人推着手推车,运着行李离开福泽。他们额头上,衣服上,都能看到凝固的血迹。屋檐下坐着一些孤寡老人,他们因为无处可去,所以只能留了下来。他们的目光看起来反倒有一种平静,仿佛眼前的浩劫并不曾发生。

整个福泽充斥着让人窒息的破败和寂静。

麒零睁开眼,依然没有看到银尘的身影。

周围是空旷的森林,连头野兽都没有。无数巨大的参天古木仿佛一个个黑色的巨人,矗立在自己的周围,它们低下头怜悯地看着孤单的自己。风吹过树冠,沙沙的声音仿佛他们的窃窃私语。

麒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零。

“我回来了。”银尘的声音突然响起。

麒零跳起来,忍不住伸手抱了银尘一下,他脸上的笑容特别真实,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我还担心你会不会……”麒零说了一半,摇了摇头,打住了,他的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像是里面有几颗闪烁的星光。

“担心我会不会丢下你自己走了?”银尘问。

“算是吧……”麒零有点不好意思。

“那你可以放心,王爵一旦对使徒赐印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无法逆转也无法被取代,也就是说,我既不能解除和你的关系,也不能再对其他人进行赐印,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使徒,所以我是不会丢下你不管的。”银尘认真地解释着。

麒零用力地点头,然后笑了,他看着银尘的脸,虽然他几乎没什么表情,无时无刻脸上都冷冰冰的,但是,此刻麒零心里,却有些感动。他低下头,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你。”

“你说什么?”银尘侧了侧头,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哦,我说……真神奇。”麒零的脸颊有点红红的,还好夜色正浓,不太看得出来。

“你饿了么?”银尘问。

听到银尘这么一说,麒零才意识过来,自己好一阵子没有吃过东西了。不提醒也罢,这一说,麒零立刻觉得自己能生吞一头牛。

“生堆火吧,你自己抓几只鸟,或者从溪水里捉几条鱼,烤一点儿吃的,顺便取暖。”银尘在一堆软绵绵的厚苔藓上坐下来,“入夜后又会很冷的,我懒得再帮你搭建一座冰屋子了,一晚上都得留些魂力来维持,很累的。”

麒零听了有些感动:“你说你这人吧,每天一张冷冰冰的臭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尿路堵塞呢,实际上吧,你还挺会关心人的,我们镇上有句话叫做茅坑里的……嘶呜呜呀哇呵哇哩……”麒零嘴里瞬间塞满了冰碴,两只腮帮子鼓起来,像是一只嘴里塞满了栗子的松鼠。

银尘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森林里清新的空气,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

真好,整个世界,安静了。

天彻底黑下来之后,月亮就从云里出来了。

皎洁柔光下的森林显得多情而又静谧,像个婉约的少女。

苍雪之牙依然乐此不疲地围绕着麒零,昂首挺胸缓慢踱步,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全方位立体式地展现自己的高贵帅气飒爽英姿,而麒零也非常狗腿地配合着一直对它赞不绝口,感觉两人主仆的位置有点颠倒……

苍雪之牙抬起毛茸茸的脚掌,伸出锋利的前爪——“哎呀,你看你看,这爪子简直就是完美的匕首啊,锋利闪烁,削铁如泥,太帅了!”

苍雪之牙“唰”的一声从肩膀释放出那对宽大的羽翼——“哎呀妈妈呀,这简直是一双天使的翅膀啊!”

苍雪之牙甩动尾巴,亮光一闪,尾尖上那三根尖刺轻轻地就把一根腰围粗细的树木拦腰削断了——“天啊,你这就是传说中斩妖除魔的神之宝剑吧?”

两主仆你唱我和,没完没了,彼此都很享受……

不远处坐在树下的银尘,皱着眉头,表情有点复杂。

看起来这俩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消停,银尘转过头决定不再看他们,眼不见为净。银尘把手上的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碎渣,然后喂给此刻正趴在他肩头的雪刺。雪刺那张小嘴一直“吧嗒吧嗒”地,都没合拢过,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在脑袋上支棱着,两只钳子左右挥舞,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摇头晃脑高兴得不得了的小狗。

“吱吱吱——”雪刺吃完,仰面躺倒在银尘的肩头,露出它的小肚皮,翻来翻去的。

“呵呵,好吃吗?”银尘看着雪刺,微笑着。

“吱吱吱——”

“我不饿啊。”银尘温柔地摇了摇头,用手指轻轻在它肚子上挠了挠。

雪刺尾巴一甩,翻身从他肩膀上坐起来,然后几个蹦跶,矫健地跳下银尘的肩膀,一溜烟地消失在茂密的草丛里。

“你听得懂它说话啊?”远处麒零走过来,疑惑地问。

“嗯,相处久了,自然就懂得了。”银尘看着麒零,脸上留着淡淡地微笑。

麒零刚要说话,一阵“咕隆咕隆”的声音响起,草丛深处的黑暗里,突然飞过来几十个野果,像是下雨一样咚咚咚地掉在银尘脚边,然后就看见小小的雪刺一路蹦跶着跳过来,跳上银尘的肩头,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小钳子,叽叽喳喳的。

银尘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冲雪刺笑了笑。

麒零弯腰捡起一个,咬了口,酸甜可口的果汁流进他的口腔里,“雪刺你真棒……”还没说完,就听见身后一声巨大的闷哼。麒零转过身去,看见苍雪之牙甩了两下尾巴消失在森林的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