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十九节:死亡边缘

尽管福泽并不属于北方,但是,初冬的早晨,依然带着不轻的寒意,特别是在刚刚破晓不久的黎明,阳光还没来得及把这座被黑暗笼罩了一夜的幽暗森林照耀得暖和。麒零的皮肤暴露在风里,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银尘把自己的麂皮披风脱下来,丢给他,示意让他先披着。

麒零接过银尘的披风,一阵清冽的气味扑鼻而来,有点像混合了薄荷的积雪的味道。麒零大咧咧地把披风冲腰上一围,然后胡乱扎了扎。银尘张了张嘴,半吊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没说。麒零饶有兴趣地站在溪涧边上,看着银尘洗衣服……嗯,“洗衣服”……勉强可以这么定义吧。

只是对比起自己之前在驿站,每天要清洗大量客人交付的衣物来说,银尘简直太过轻松了。他完全不需要像自己一样,先挑几桶沉甸甸的水注入硕大的橡木洗衣桶,也不需要倒几茶杯由刺槐皂角的果实榨成的浆液用来去除衣服上的油污,更不需要像一匹喝醉的马一样,用脚大力地在厚重衣服上跺来跺去。

银尘看上去就像是在花园里闲庭信步,背抄着双手,微笑着赏花。在他面前,一大团清澈的溪水凌空悬浮着,仿佛一个没有重力的翻滚不息的巨大水球,水球里面卷动着麒零的衣服,大大小小的水流仿佛一群缠绕在一起的游鱼一样以极快的速度交错流动着,发出“哗啦啦”的水声。

麒零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银尘转身一言不发地走进森林里,过了一会儿走出来,手上拿着一把看起来像是芦苇的黄褐色草茎。他挥了挥手,把草茎丢进那颗大水球里,“哗啦啦”枯草跟着衣服一起卷动起来。

“你丢把草进去干吗?”麒零挠挠头发,不理解,

“这是千香柏,你们西南方的特产。港口贩卖的出产自你们福泽镇的香料里,最主要的其中一种香料,就来自这种植物,你不知道么?”银尘抱起手,看着麒零的衣服在水球里滚来滚去。

“不知道……”麒零拎起围在自己腰间的银尘的披风,凑近鼻子闻了闻。

“千香柏太甜太腻,我一般喜欢加薄荷。”银尘淡淡地说。

“果然是薄荷……”麒零小声地自我琢磨着,然后他把眼睛一抬,“不过你洗衣服干嘛丢香料进去?又不是做菜。”

“因为你太臭了。”

“……银仔,这么说话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也不想想,我被一头怪物打得浑身是血,又在雪水泥浆里狼狈地逃命,踉踉跄跄连滚带爬,我能干净到哪儿去?啊?”麒零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忍住悄悄地抬起自己的胳膊闻了一下,“不是我自我吹嘘,我们镇上好几个女孩子都觉得我香着呢,她们说我砍柴的时候连汗水都是香的!”

“是啊,特别香,你看,这水……都变成酱油色了呢。”银尘开心地微笑着。

麒零转头看着那团转动着的水球,从最开始的晶莹剔透,现在几乎已经快变成一团泥浆了。他叹了口气,哭丧着脸,垮了。

太阳升得更高了,光线的角度变得更加垂直,亮度也比清晨时分来得剧烈,森林在饱满的日照下,终于脱去了那一层被夜里寒露打湿的冰冷外衣,变得暖烘烘起来。

真是个让人愉悦的初冬早晨。

此刻,银尘的脸离麒零的鼻尖,只有几寸的距离。他长袍上的兜帽耷拉在肩膀上,兜帽边缘上的银线勾边紧靠着他的脸庞,他冰雪般英俊的面容此刻有大部分隐藏在树叶的阴影之下,波光粼粼的溪涧反射而来的明晃晃的光斑照耀在他的宝石般透亮的瞳孔里,像是暗影里闪烁的星辰。

他看着面前的麒零,将洗好的袍子重新穿上少年的身体。片刻前还**的衣服裤子,刚刚被他随手一抖,就全部“哗啦啦”结成了冰,然后再一抖,所有的冰块都碎成粉末,纷纷扬扬地掉了下来,手上只剩干燥而芳香的衣服了。

麒零一边用手系着腰带,一边看着自己面前一脸认真表情的银尘,他正在帮自己整理衣领,顺便把卡在脖子里的头发撩出来。如果此刻麒零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他就能发现,自己的脸充血涨红得就像一颗大番茄。他此刻的脑海里,不断闪烁着昨天晚上残留在记忆里的零星画面。最后的片段是银尘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然后自己就昏迷了……这不是标准的那什么的戏码么?麒零满脸通红,心里充满羞愤。但又不敢问银尘,万一是自己的梦呢……很容易被尖酸刻薄地银尘反咬一口,容易得不偿失……

银尘看了看麒零的表情,心里大概也清楚他在想什么了。虽然仅仅只是几天的王爵和使徒关系,但是对于对方的想法和情绪,也多少是能捕捉到的。这种独属于王爵使徒彼此之间的灵犀,仿佛一棵快速成长的植物,渐渐地伸展开了新绿的枝叶。

不过同时银尘也顺便且意外地感受到了一些其他的,这个年纪血气方刚的男孩脑海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不由得有些尴尬,脸色微微有点变红,但又不好挑明,于是只能继续假装镇定地帮麒零整理着衣服。

心怀鬼胎的两个人,彼此沉默相对着,假装各忙各的……

“你看起来,确实很迷人……”麒零咳了咳,认真地说,“你妈有说过你长得很帅吗?”

银尘:“……”

然而,麒零完全不知道,昨晚两人几乎贴着死亡的边缘走过。银尘自然也不想告诉他关于【诸神黄昏】的事情。因为就连银尘自己,都难以相信,它会出现在如此远离魂力中心的福泽郊外,甚至到底是不是诸神黄昏,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不过说起来,这个福泽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苍雪之牙,到诸神黄昏,越来越超出预料的高等级魂兽纷纷出现在此处,这种感觉,就仿佛看见一个又一个锦衣华服的贵族,沉默地陆续出现在贫民窟里。他们一定在寻找什么……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