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十七节:血雨重临

激越的风声,将空气撕扯着发出尖锐的啸叫。

漫天飞舞的银色羽毛、七个流星般急速上下飞掠的身影、惨烈的鸟鸣、鞭子凌空划破黑夜的抽响……整条甬道在排山倒海的魂力彼此对峙之下,像是被大手揉捏着一样四分五裂,两边高大的宫殿摇摇欲坠。

鬼山莲泉仰倒在地面上,满脸是血,闇翅把她护在自己的身下,同时振动着双翅,用翅膀上那些如同利刃般的长羽,勉强应付着七个围绕着自己闪电般持续攻击的白色鬼影。

闇翅庞大的身躯上伤痕累累,胸口上一道巨大的创口,往外汩汩地冒血,莲泉眼里充满了滚烫的眼泪,但是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动了……她眼睁睁地看着七个“神音”的鞭子呼啸着从空中甩下,撕开闇翅坚硬的羽毛,把皮肉掀起,血浆四处飞溅。悲痛的鸟鸣在空气里像一首凄惨的战歌。

最后一声凛利的鸣叫划破雷恩城沉睡的夜空。

有城民从睡梦里惊醒过来,小心地点燃油灯,推开窗户看了看月光下白色的城市。整座雷恩看上去依然静谧而祥和,空气充满海港夜晚的潮水气味。

闇翅全身上下被银白色的鞭子紧紧捆住,如同被一条白色的细蟒缠绕着。

七个神音渐渐会合成一个,当最后两个神音的身体重叠到一起的时候,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手上轻轻握着鞭柄,看着倒在脚下的莲泉,和被捆绑得无法动弹的巨大闇翅。

“你看,我还是可以不释放魂兽,就了结你的性命啊。所以说,下位使徒永远就是下位使徒。”说完,她轻轻地扬了扬手,从鞭子的手柄处开始,一连串锋利的倒刺从鞭子上刷刷刷地生长出来,顺着鞭子快速蔓延到捆绑着【闇翅】的地方,然后就是一连串血肉被撕开的模糊声响。

闇翅眼睛里是难以忍受的痛,但它仅仅在喉咙里发出了压抑的低鸣。

“你这个畜生……”鬼山莲泉的眼泪滚出来掉在地面上。她的手指太过用力,已经深深地陷进了地面的岩石里。

游蛇般的银白色细鞭,终于慢慢从闇翅的身上游动下来,松开了这只已经不能再动弹的巨大魂兽。

神音朝莲泉走过来,轻轻地甩了甩鞭子,“啪”的一声抽在莲泉的腿上,一条血口在腿上绽开来,她像是享受着这种居高临下的虐杀游戏,脸上是优雅而又娇俏的表情。

鬼山莲泉翻过身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她的喉咙里开始发出一阵低沉而诡异的笑声,“呵呵……呵呵……”她的五指紧紧地插在岩石里,满是鲜血。

“你笑什么呀?”神音饶有趣味地低头看着她。

鬼山莲泉没有说话,神音正想再问,突然隐隐地感觉到大地的震动,遥远的海域上,一声巨大的嘶吼震荡在天地间,轰隆隆的声音从地底由远及近。“什……什么……”当神音感觉到一阵庞大的魂力突然从地底喷涌而出的时候,她全身突然爆炸开的无数白色光芒拉扯着她朝后面倒掠而去,与此同时,沿路地面上,轰、轰、轰,不断破地而出的巨大尖锐冰柱拔地而起,朝着倒退的神音凶猛地刺去,倘若神音退得慢些,此刻早就被这些冰柱洞穿身体了。

“……这是你的第一魂兽【海银】?不可能……它怎么可能从海里来到这儿……”

而就在神音恍神的刹那,鬼山莲泉突然爆发出仅剩的残留魂力,冲向倒在一边的闇翅,她把巨剑往地上一撞,巨大的剑鸣声里,闇翅挣扎着双翅一展,化成一团烟雾卷进剑身,而下一个瞬间,莲泉没有任何迟疑地冲向墙壁上的第十七个神像,当她的双手接触到神像的一瞬间,她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

连同她整个人,都消失了。

这是她唯一能够逃脱的方法。

空旷的甬道里,只剩下神音孤零零的身影和四处的残碎石块和锋利冰柱。

神音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鬼山莲泉,脸上是怒不可遏的表情,很快,愤怒的表情变成了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魂器,却还能通过【棋子】再一次进入【魂塚】?”

神音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眯起眼睛,把鞭子一挥,所有的冰柱在一瞬间爆炸成碎片,四散激射。无数细小的冰晶弥漫在天空里,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映照着神音充满恨意的杀戮表情。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四处旋转的斑斓光芒,把幽深而巨大的空旷洞穴映照出一片游离的璀璨。

鬼山莲泉浑身鲜血地倒在一块悬崖边突出的岩石上,她的巨剑横落在一边。

涣散的意识,失去焦距的瞳孔,她的胸腔剧烈地起伏着,喉咙里充满了黏稠的血浆,像要窒息般地掠夺着她的生命。她像是一只垂死的兽一样,发出凄惨的低声哀号。

周围拔地而起的山崖,围绕成了这个巨大的像是远古遗迹般的洞穴。

四周岩壁的山石上,钢针般密密麻麻插满了成千上万把发亮的【魂器】。

这些强力的魂器彼此感应着,发出剧烈的共鸣声,像是划动在耳膜上锋利的爪子,撕扯着鬼山莲泉最后的意识。

她涣散的视线里,是那张风雪里坚毅而充满浩然正气的面容,整齐浓密的眉毛下,是深邃的眼眶,和眼眶中深蓝色的瞳孔。

他的目光永远都像是一片月色粼粼下的寂静大海。

“缝魂……”

莲泉耳背后的爵印,发出预警的尖锐刺痛。

神音刚刚的话语,仿佛依稀还残存着飘荡在耳边:

“王爵杀王爵,使徒杀使徒咯。”

——这么多年过去,一片安静沉寂的亚斯蓝,终于又要血雨重临了。杀戮的腥甜气味,再一次笼罩这个古老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