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四十七回:那个你们需要防备的人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郡王府会议室】

“这不太可能。”银尘打破了会议室内的压抑,他的眉头轻轻地皱着,感觉像是有一团胡乱缠绕的线塞在他的脑子里,他想要找到这团乱麻的线头,可以捋顺一切看似不合理的变故,然而,所有的思绪都像是被困在一个处处都是死路的迷宫里,“你说你看见两个小男孩,其中一个就是我们曾经在深渊回廊里见到的那个苍白少年?也就是——”

“没错,就是他。”莲泉轻轻地打断了银尘的话,她低着头,目光隐在低垂的眼帘之下,她的面容看起来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但是她非常巧妙地阻止了银尘即将说出口的“白银祭司”四个字。

麒零和天束幽花有些一头雾水,但是不论如何,昨晚发生的变故让大家的神经都紧绷起来。麒零看着天束幽花,他脑子里浮现出那晚他在图书馆看到坐在地上的她,她的脸上那种震惊、哀痛、麻木的神情,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是他没有问她,也没有告诉银尘。

“如果一切都是如你所说,那么这就非常不合逻辑。”天束幽花看着莲泉,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怀疑和猜忌,“如果你当时正在熟睡的话,他们完全可以直接把你杀死在睡梦中,没有必要用一把匕首射向你的床头板把你惊醒,然后也不动手和你打,就立刻逃之夭夭,这听起来不是有病吗?”

“这听上去确实非常不合理,但昨晚的状况确实就是这样。”鬼山莲泉双手撑在会议桌上,目光停在空气里某个地方,看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但又随即摇了摇头,不自觉地苦笑了一下。

她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是引起了银尘的注意。银尘看着她,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有一个地方,确实非常奇怪……”鬼山莲泉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究竟怎么才能表达清楚自己的一处疑惑,因为确实不是很好表达自己所看到的那个瞬间,“我的感知,在惊醒后看见那两个小男孩之后,有非常短暂的一个瞬间,像是被抽取了……就像是……就像是中间有几秒钟,我的记忆甚至是生命完全没有存在过一样……”

“什么意思?是昏迷了,还是失去记忆了?”银尘的面容有些凝重起来。

“不是,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不是昏迷,因为从昏迷到醒来,你一定会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知是知道自己有一段时间失去知觉了,比如你上一秒还在和别人说话,但是下一秒你就已经躺在另外一个地方,重新醒过来,这种状况能够定义为昏迷或者失去知觉。我昨晚的经历,更像是……更像是……”莲泉的眸子微微颤抖着,她像是极力回忆着昨晚那种诡异的感觉,“更像是我生命中有几秒钟的时间被窃取了、偷走了。中间没有任何停顿、昏迷、失去知觉的罅隙,我的意识完全是从清醒连接到清醒,中间没有任何被打断的地方,可是,中间却一定有几秒钟不见了。”

“我不太明白……”麒零看着莲泉的脸,思考着,“如果你的意识一直是连续清醒的状态,那你是如何觉得你中间有几秒钟的时间被偷走了呢?”

“因为那两个男孩的动作的不连续性。”鬼山莲泉抬起头,“我尽量把我的感觉描述得清楚一些,但可能听上去还是有一些怪异。我从睡梦里被惊醒是一阵巨大的响动,后来我睁开眼睛之后知道是一把匕首被射进了我床头板里。虽然匕首离我的耳际很近,但是我并不认为是他们的攻击失去了准心,没有射中我。如果他们要杀我,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所以,他们的目的,是唤醒我。当我坐起来之后,我清晰地看见了蹲在窗台上的两个少年。然后,怪异的事情就发生了,下一个瞬间,两个少年同时从窗台上消失了,我的视野里,只剩下他们的披风残留的一个瞬间,很显然,他们是跳下了窗台,但是,从他们蹲在窗台之上,到他们消失,中间硬生生被抽走了一个瞬间,就算动作再快,也不可能做到这种效果。而且,除了他们两个人的动作之外,周围所有的环境,窗帘的摆动,甚至床板上那枚匕首颤动的声音,都是连续的,没有任何被打断的痕迹……”

“听起来完全不合逻辑……”银尘的眉头锁得更紧,“我们先假设他们真的可以抽取某一段时间好了——虽然这听上去根本不可能,如果我们假设他们抽取掉这个片段,是为了隐藏他们的行踪,那么为什么只抽取他们离开的这个瞬间?为什么不干脆整段抽走,让你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到来,既然已经被你看见,那隐藏离开的这个瞬间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就算要隐藏他们的离开,难道不应该做得更彻底一些吗,还要残留下最后一点点披风依然飘荡在窗台上的瞬间,让你明显感觉到这段被抽走时间的存在?”

“还有更怪异的事情……”鬼山莲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继续说道,“当我看见他们的披风朝窗外下坠之后,我立刻朝窗边跑过去,以我对自己行动速度的估算,从我起身到看见窗外的视野,前后差不多也就一秒钟的时间,然而,空旷的庭院里,已经没有任何他们的踪影了……”

“所以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天赋也是类似漆拉那种对时间和空间的控制?超越极限的速度?”麒零忍不住问道,“可是这有点不合理吧,这样的话不就和漆拉的定位重复了吗?银尘,我记得你之前和我提到过,亚斯蓝的每一位王爵之所以能够成为魂力的巅峰,就是因为他们独一无二的天赋吧?”

银尘看着麒零,他突然发现,平日里嘻嘻哈哈,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他,却经常能够直接触碰到问题的核心,只是,这个核心对现在的他来说,未免有些残忍,他犹豫着,考虑该如何对他解释。还没等银尘开口,天束幽花就直接接过了麒零的话。

“没有什么不合理的。两种可能都存在,第一就是,他们并不具有漆拉类似的天赋,鬼山莲泉所感受到的‘时间被抽走了一个瞬间’和他们瞬间消失在庭院里并不是对时间和空间的控制而造成的,而是别的某种天赋造成了目前看上去有点像改变时空的表象;第二个可能,那就是,两个小男孩中确实有人具备了和漆拉类似,甚至是超越漆拉的天赋,而白银祭司不可能浪费仅有的七个爵位去容纳两个拥有近似天赋的人,那么,白银祭司的目的就很明显了……”

“……取代漆拉吗?”麒零的声音很轻,他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胆怯。

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但是,每一个人脸上凝重的表情,都是对他这个问题的默认。

“其实这样的情况,在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了……”鬼山莲泉开口,打破了会议室里压抑的沉默,“幽冥和特蕾娅两个人的使徒,拥有的天赋和他们完全不同,所以,他们应该不是和我们一样的,通过赐印继承相同灵魂回路所产生的王爵使徒的关系。他们应该是属于另外一套我们所不熟悉的魂术体系。但是,他们的天赋虽然不同,却有一种极其微妙的联系。幽冥和神音的天赋,一个是主动进化,一个是被动进化,虽然看上去背道而驰,但实际上却是殊途同归,区别只在于实现的方式,一个是通过制造伤害,而另外一个是通过承受伤害。而特蕾娅和霓虹,一个的感知极其敏锐,范围之大,精准度之高,亚斯蓝领域内无人可与之匹敌。但是霓虹却是另外一个极端:完全无感。据我所知,亚斯蓝目前存在的很多天赋都是可以进化出新的能力的,那么霓虹未来很有可能,成为特蕾娅的命门……”

“命门?你是指?”麒零隐约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一些关键的核心,然而,却还隔着最后一层朦胧的玻璃。

“如果霓虹能够将自己的无感,强制施加给别人,也就是说,如果他的天赋能够从‘自我无感’进化为对他人进行‘感官剥夺’,那么他的存在,对特蕾娅来说,就是最大的噩梦。”

“虽然不清楚那两个小男孩行径如此诡异的原因,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郡王府不再安全了。”银尘看着窗外翻涌的黑云。

“所以我们必须提前出发,没办法等到月圆之夜再行动了。可是一旦走出郡王府,我们就一定会被发现行踪。所以,我建议我们先乔装出行,避免使用魂力快速行进,也不要使用魂兽飞行。直到我们安全地抵达雷恩港口,然后我们再乘坐闇翅,往海洋前进。”

“嗯。”麒零点点头,他看着银尘,银尘的目光依然看着窗外的暮色。

几只尖声鸣叫的黑色寒鸦,在郡王府的屋檐下瑟瑟发抖。风里夹杂的细小冰碴儿,让它们忍不住把脑袋缩进厚厚的黑羽之下。

亚斯蓝的冬天,总是非常漫长。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似乎春天永远都不会到来了。

麒零看着银尘不安的面容,心里升起一些难过。他见过银尘舒展的笑容,温柔地带着暖意,像是被阳光晒了一下午的松柏落叶,带着烘焙的芬芳。正因为他见过这样美好的笑容,所以,他就更想让这样的笑容,一直停留在他长年都像是霜雪般冷漠的脸上。

我要保护他。

麒零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天束幽花已经起身,悄悄地离开了会议室。

她安静地走在走廊里,面容淡然,甚至有些冷漠。

然而,她的心脏已经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她牢牢攒紧的拳头,掌心里已经是细密的汗水。

汗水包裹着一个正在持续振动的秘密。

一个白银雕刻的小巧铃铛,此刻正在她手心里嗡嗡作响。

铃铛发出一种别人听不见的声音。

但是她却可以听见。

还有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