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四十六回:血控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郡王府】

银尘的睡眠一直就很浅,些许的响动都能让他从睡梦里惊醒。

一开始他只是隐约听见一两声非常轻微的金属撞击声,然后,夜晚就又恢复了宁静。

然而,很快,金属撞击的声音渐渐频率高了起来。

他翻身从床上坐起,紧绷的肌肉在最初几秒钟的本能危机预警之后,就完全放松了下来。爵印里传来的清晰的灵犀感应,让他明白,此刻庭院里魂力异动的来源,是麒零。

银尘披上斗篷,走到床边,皎洁的月光从窗棂透进来,把他淡雅清透的面容勾勒出一圈泛着柔光的轮廓,肌肤上那些细小的绒毛,被月光浸泡后泛起晕泽。

空旷的庭院里,麒零正在一个人独自练习着控制兵器。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笨拙,兵器在空中悬浮得很不稳定,看起来并不是很得心应手。地面上四处散落着盾牌和长剑。麒零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嘴里大团大团地呼出白汽。

凛冬的寒夜从来就不温柔。

银尘看着麒零的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水,在月光下像是闪亮的粉末,他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

麒零手背上的血管因为用力而突起得根根分明,金色魂力在他的皮肤下快速地流动着,他的身体里像是翻涌着一条光河,仿佛无数的金色萤火虫在他的身体里游动着。

他前方的空气里,悬浮着一面沉重的盾牌,然而,盾牌在空气里不停地晃动,看起来不是很稳定。他咬了咬牙,脑海里尽量回想着银尘操纵那么多武器时得心应手的样子,那些魂器仿佛有灵性一般,跟随着银尘的意念在天空里肆意飞舞,流光溢彩。然而当自己亲自操作的时候,才会发现,虽然这些武器内部都是自己的魂力,然而,中间却像是隔着一面厚厚的毛玻璃,无法感应,无法控制,如同要隔着一块巨大的寒冰辨认清楚对面的景物。

盾牌摇摇晃晃了几下之后,最终还是从空中坠落下去。

然而,盾牌掉落在离地面几寸距离的时候,突然轻盈地悬停了。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麒零的背后绕过来,扶住了自己的小手臂。那只手很凉,带着一种冰雪的气息。身后传来熟悉的气味,是那种衣服浆洗之后还会洒上淡雅香料的味道。

麒零没有回头。

但他非常确定。

是银尘。

源源不断的魂力从修长白皙的手指间传递进自己的手臂,牵引指导着自己身体里的魂力汩汩流动。

悬浮的盾牌缓慢上升,开始稳定而飞快地围绕着麒零旋转起来。

麒零忍不住侧过头,在自己的耳际,是银尘倒映着月影星辉的眸子。他的睫毛低垂着,让他的目光显出一种毛茸茸的柔软。

皎洁的圆月爬上了夜空的最高处。

月光像是流淌的泉水,从庭院地面上四处掉落的各种武器上抚过,光泽闪烁着,像是一地的碎银。

“银尘,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得像你这么厉害啊?我是不是没什么天赋呢,感觉怎么都学不好。”麒零抬起袖子,把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擦干。他看了看银尘光洁的面容,没有汗水、没有喘息,甚至连呼吸都如同夜色一样静谧轻柔。他有点沮丧。

“等你变成王爵了,你就会和我一样厉害了。也许比我还要厉害呢。”银尘微微侧过头,看着面前的少年,他的样子和刚刚认识的时候,已经有了些许的不同。少不更事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沉重的东西,像是鸽子的灰羽,笼在他的眸子里。

“真的啊?!那太好了,那到时候我就能变得和你一样厉害了吧?我也会变成银色的头发吗?嘿嘿。”麒零的面容生动起来,眼睛里放着光芒。他这个年纪,本来就不应该有持续沉重的心事。快乐和痛苦,都是如此地轻浅,令人生羡。

“应该会吧,喜欢吗?”银尘看着麒零舒展的笑容,不由自主地也露出了微笑。

“喜欢!我一直都觉得很好看!”麒零摸了摸自己脑袋后面的发髻,“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变成王爵呢?”

“我死了,你就可以变成王爵了。”银尘淡淡地笑着,目光里没有任何伤感。他对死亡像是没有任何的畏惧。

“啊?那算了算了……那我还是一直做你的使徒吧。黑头发也挺好的。嘿嘿。”麒零连忙摆手,忍不住挠了挠头。

风从阳台吹进没有关上的窗户,将窗帘吹动起来,窗帘摆动出的阴影,在莲泉脸上来回扫动,像是一个影子的手,在抚摸着她的面容。

壁炉里的火已经熄灭了,只剩下零星的火星发出暗红色的光芒。窗户是莲泉入睡前打开的,她不是很习惯这种贵族的生活,炽热的炉火让她觉得干燥闷热。她习惯了寒冷,习惯了冬日旷野的冰屑雪尘,习惯了在深渊回廊的参天古木下入睡,伴随着虫豸的鸣叫和月光的清辉。

她的呼吸均匀而低沉。

紧闭的房门下的缝隙里,突然游动进来几股黏稠的黑色血浆般的液体,黑血似乎有生命一样,像一条细小的黑蛇,它左右摆动扭动了一下,然后就沿着门框边缘往上攀爬。

黑血灵活地找到门上的锁孔,挣扎着游动而进。

咔嗒。

门锁轻轻打开的声音。

莲泉翻了个身,从侧躺变成了正面仰躺的姿势,她依然在睡梦中,没有醒来。如果她此刻可以稍微睁开一点点眼睛,就可以发现,四柱床撑起来的床顶上,一个瘦削修长的少年,正仿佛蝙蝠一样倒挂在她的上方,少年的面孔和她的脸几乎正面相对,他的呼吸甚至都能够轻轻地扫过她的鼻梁。

呪夜伸出他的左手,他的掌心苍白得像是清晨的新雪,然而他的右手却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手套看起来坚硬无比,像是某种哑光的金属,又像是被焚烧之后的焦骨,手套的指尖部分锐利而又细长,仿佛是猎鹰的尖爪。他用右手锐利的指尖,轻轻地划开他的左手掌心,漆黑黏稠的血液从伤口处涌出来。

他轻轻地翻转手掌,几滴黑血掉落在莲泉白皙的面容之上。

她在睡梦里轻轻地皱了皱眉。

黑血仿佛线虫,蠕动着,缓慢地爬进了莲泉的耳孔里。

呪夜轻盈地翻转身体,在空中做出一个人类几乎难以完成的转身动作,他的骨骼似乎没有限制般地扭动着,无声无息地落到地上。他站起来,轻轻地走向窗台。

“砰——”

一枚锋利的匕首飞快地射进莲泉床头的床板上,整根匕首没进厚厚的木头里。刀锋离莲泉的耳际只有一寸的距离!

莲泉立刻从熟睡里惊醒,她从床上坐起来之后的两秒钟之内就感应到了房间里魂力的异常,然而,她只来得及看见此刻正蹲在窗台上,两个瘦削少年逆着月光的剪影。

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

一双炽红如炭的眸子。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的知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