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

爵迹

更新时间:2021-07-27 19:52:33

最新章节: 洞穴在前方骤然放大,迎面一个巨大的空间,银尘挥舞着双手,护心镜朝前方飞快激射,他瞳孔一紧,护心镜的光芒瞬间汹涌而出,将整个黑暗的洞穴照亮,在银白色的光芒下,银尘看见,空旷的洞穴中央,一个双臂被钉在石柱上的熟悉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视线里。那人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楚,看起来仿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然而,不需要

第一百四十三回:寒意渗透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郡王府】

麒零看着窗外高悬的月亮,再一次翻了个身。

再过一会儿,也许天就要开始亮了。他整夜都无法入眠。将那九件曾经属于天束幽花家族的魂器收回爵印之后,他又被幽花带去了郡王府的兵器库。

兵器库里堆满了各种武器,大部分都是守卫士兵使用的长枪和盾牌,少部分高级士兵将领使用的锋利宝剑,虽说不能和那九件魂器相比,但是,这些武器至少能够在战斗中派上些用场。起码不至于自己打来打去都只有手里那把叫不出名字的半刃断剑了。

无数的兵器化成魂力的状态,储存进了自己的爵印。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些魂器的存在,他甚至觉得能够听见自己身体里不断地发出刀光剑影的撞击声,仿佛有一整个军队在深邃的峡谷里浴血战斗。

所有的武器都变成沸腾的魂力,在爵印里翻涌着。

唯独那九件魂器,像是一堆炽热炭火中的寒冷冰块。

这种来自爵印的寒冷让他一整晚都无法入睡。他睁着眼睛,看着外面浑圆的皎月。

而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说是脚步声,却并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被子被什么东西在床下扯了一下。

麒零迅速地爬起身,然后就看见了在自己床边的地板上,此刻正用钳子夹住自己的被子,一下一下拉扯着的雪刺。

“雪刺,这么晚了不睡觉,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麒零胡乱地把衣服裹到身上,然后,借着月色,跟在雪刺的后面,一路朝走廊尽头走去。

雪刺走得很快,不时地回头,看看麒零有没有跟上来。

麒零心里觉得有些怪异,这个时候雪刺不应该在银尘的爵印里吗?银尘大半夜把它放出来干吗?那银尘呢?银尘此刻在做什么?雪刺这又是要带自己去哪儿?

麒零思索着,脚步慢了下来,等到他抬起头,雪刺已经从走廊的尽头转楼梯下去了。

没办法,麒零只能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也许是银尘让雪刺来找自己的呢。这样想着,麒零不再怀疑,快步朝楼下追赶而去。

雪刺停在一扇巨大而沉重的木门前,不再前进,它转过身,等待着麒零。

麒零抬起头,疑惑着打量了一下,大门虚掩着,没有关死,但是,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他知道这个地方。

“雪刺,你大半夜的,带我来图书馆干吗?你是觉得我睡不着,要我看书吗?我不喜欢看书。”麒零蹲下来,看着挥舞着小钳子的雪刺,嘟囔道。

雪刺摆了摆尾巴,然后冲图书馆里指了指。

麒零站起身,小心地推开虚掩的大门,迎面一股陈旧的书页和卷宗油墨的气味扑面而来。开阔的图书馆里漆黑一片,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仿佛矗立在黑暗中的沉默的巨人,看起来让人有些害怕。麒零刚要开口,就突然发现,远处书架间,突然有一丝几乎难以觉察的光亮闪烁了一下,然后迅速消失不见了。

有人。

麒零突然明白过来。

他慢慢地朝那团若隐若现的光亮走去,他控制着自己的脚步,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把身子藏进狭窄的书架之间,从一排排图书卷宗的缝隙里,朝光亮处看去。

一盏灯芯被掐得很短的油灯,此刻正在地上发出极其微弱的光亮,火苗不时被风吹动着,在黑暗里闪烁。

有书页翻动的哗哗声。

麒零踮起脚尖,探过头,他的视线越过书脊,然后,他看见了在幽暗的光线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天束幽花。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白银祭司房间】

特蕾娅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幽冥和漆拉,没有说话。她等待着白银祭司下达命令。

巨大的水晶墙面沉默着,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压抑的沉默让特蕾娅心里渐渐升起一丝不安,她看了看身边的幽冥,他碧绿色的眸子藏在眉弓深邃的阴影之下,刀锋般薄薄的嘴唇稍微有些用力地抿着,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特蕾娅越来越觉得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因为一般的任务,都是分别把他们召集进不同的房间分别告知,像这种同时将二三四度王爵集中召唤的情况非常罕见,而且,很明显,白银祭司在等待什么。

特蕾娅感受到身边幽冥的急躁,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幽冥的手背。幽冥没有回过头看她,仿佛没有感觉到特蕾娅的触碰一样,但是很明显,他的表情安静了下来,他重新恢复了冰冷而不羁的样子,他斜斜地抬起视线,等待着白银祭司打破沉默。

倒是他们身边的漆拉,一直安静地站立着,无声无息,像是一道没有厚度的影子,他的视线掩藏在他低垂的睫毛之下,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特蕾娅,天格派出的所有人,有获取到鬼山莲泉等四人的行踪吗?”

白银祭司的声音从坚硬的水晶墙面里响起,打破了沉重的压抑。

“目前还没有。他们最后一次被发现行踪,就是在他们大部队离开雷恩城之后。浩荡的马车队伍在出城之后分成了三路,驶向不同的城镇。然而,这三路我都有派人持续追踪,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四人没有在任何一路车队里,他们一定中途找机会逃逸,从而脱离了监视的范围。”特蕾娅低声汇报。

“既然这样,那么特蕾娅,你立刻使用天赋,感应追踪鬼山莲泉等四人的下落。”白银祭司的声音冰冷而坚硬,像是一把刚刚从冬天的冻湖里取出来的剑。

“白银祭司……”特蕾娅顿了顿,眼神微微闪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略带疑惑地看着水晶墙面里天神容貌般的躯体,“我的天赋虽然是大范围的魂力感知,但是,再大的范围,也有个限度,在魂力全开接近峰值消耗的状态下,我的感知范围勉强能够覆盖格兰尔特已经是极限了……要知道,他们四个此刻可能在亚斯蓝国境内的任何一个地方,我总不能漫无目的地随便搜索吧?而且,我又没有对鬼山莲泉进行标记,没有牵引线的辅助……”特蕾娅突然停下话语。她斜过视线,看着身边沉默的漆拉。她意识到自己刚刚透露的信息有点多了。因为很明显,在自己刚刚说到“标记”和“牵引线”的时候,漆拉身体内部的魂力几乎弱不可辨地波动了一下,仿佛春天最细的雨丝,在湖面打出的涟漪——但即使如此细微的波动,在特蕾娅精准感知的天赋下,依然如同汹涌的海啸一般明显。

“我当然知道,所以,你需要和六度王爵一起,开启‘天网’,进行超越极限的搜寻。”

“六度王爵?西流尔不是已经死了吗?”幽冥忍不住问道,他把目光看向特蕾娅,但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答案,和自己一样,充满了不安和疑惑。

“是新的六度王爵,寒霜似。”

身后传来沉重的石门开启的声音。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朝房间里传来。

特蕾娅终于明白,刚刚白银祭司在等待什么。

她和幽冥漆拉三人转过头,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走进房间的,就是之前刚刚从极北之地凝腥洞穴里出来的小男孩,只是之前他身上浸泡着血浆肉末的破败粗布袍子,已经换成了黑色金属皮革交错编织的华贵装束。他的皮肤白皙透亮,带着冰雪的气息。

他朝着三人缓缓走来,像是一座无形的冰川正在朝他们靠拢,凛冽的寒冷气息甚至让特蕾娅的肌肤上起了一些鸡皮疙瘩。他那双红宝石般透彻的眸子,依然如同火焰般闪烁着,像是瞳孔里盛满了芬芳的鲜血,猩红色瞳孔的边缘,一圈无法解读的古老文字仿佛是用最鲜红的蔷薇花刺出的红色咒语。

特蕾娅的手心渗出冰冷的汗水。

她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声音,镇定地转身,看着白银祭司,问道:“白银祭司,你说我需要和寒霜似一起进行极限搜寻,请问‘一起’的意思是指什么?他的天赋和我一样吗?也是能够大范围精准地对魂力进行感知捕获吗?”

空旷的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寂静。

寒霜似也在特蕾娅身后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三个目前亚斯蓝的高位王爵,眼神里完全没有丝毫的畏惧。

随着寂静的持续,特蕾娅内心的防线正在逐渐瓦解,因为,她非常明白,白银祭司不会浪费一个重要的王爵名额,在已经拥有了的重复类似天赋上面。如果寒霜似和自己的天赋相同甚至只是近似,那么,对特蕾娅来说,他蔷薇般闪烁的红瞳,就是对特蕾娅的红讯。

“不是。”白银祭司的声音在沉默许久的房间里再次响起,“他的天赋和你完全不同。”

特蕾娅突然松了一口气,胸膛里刚刚剧烈跳动的心脏渐渐平缓下来。但是,那种扭曲的不安感并没有消散,她很想探知感应一下寒霜似的魂力程度和天赋,然而,她不敢……

幽冥不动声色地朝特蕾娅身边移动了一步,他从沉甸甸的黑袍下伸出骨节分明的手,默默地抓起特蕾娅颤抖的手掌,他合起修长的手指,将特蕾娅娇小的手,包裹在他宽大而炽热的掌心里面。

他突然觉得此刻站在身边美艳动人的特蕾娅,像是又变成了曾经凝腥洞穴里那个娇弱的小女孩。

他忍不住把她颤抖的手,握得更牢了。

凛冽的寒冷就在他们身后,不用特蕾娅提醒,他也能感觉得到。(未完待续。)